◤七月怪谈◢ 救命恩人(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七月怪谈◢ 救命恩人(上) 作者:雅蒙

天色已经完全漆黑了,忧心如焚的林玉丽赶紧走出家门,拿着早准备好的祭品到街头。



几个小时前,她接到一名警探的电话:“成嫂,阿詹下午行动时中枪,如今在急救中,我们一班人现在都在医院,医生暗示情况可能--”他声音哽咽说不下去。

林玉丽是恨不得即刻到医院探视詹立峰的,但考虑后她决定做完一件事再去。


今晚是农历七月十四,俗传今晚鬼门关大开,是阴魂一年一度可以上阳间的夜晚,天明前就要回去阴府。

林玉丽要先祭拜才到医院有一个原因,这是丈夫许振成去世后第一个七月半,她一定要祭拜,因为詹立峰在医院生死未卜,除了医院尽人事抢救外,林玉丽想趁在祭拜时哀求亡夫许振成保佑詹立峰能够逃离鬼门关活下来。

林玉丽走到街头时,已经有好些阿嫂阿婶在祭拜着。林玉丽刚才还赶到神料店去买更多金银冥纸。想到十个月因公丧生的亡夫,林玉丽仍然伤心不已,想到詹立峰中枪随时也可能步亡夫的后尘,她很忧虑。

詹立峰支助教育费

詹立峰与许振成是年纪相偌的警探,也是多年拍档。

警探出更都是双人组,视拍档如兄弟,比家人还要亲。因为办案时时常会遇到枪林弹火的时候,拍档对自己的生命安危很重要。

警察局的人都说许振成与詹立峰好比异姓兄弟,两人是同穿一条裤子的手足。

许振成与林玉丽相当年轻就奉子成婚,而詹立峰则风流成性,一直不肯成家,还笑说:“阿成,你的家就是我的家,你的儿女也都是我的干儿女,我还成家干什么?”

这是真的,许家就像是詹立峰的家,过年过节一定到许家欢度,平时一个星期最少有几个晚上是到许家享用林玉丽精心烹调的晚餐,詹立峰最欣赏她的家常便菜赞为五星级。

詹立峰没有家室,用钱疏爽,时常都买贵重礼物到许家给干儿女。

自许振成去世后,虽说有公家的抚恤金,家用仍然短缺,林玉丽更担心儿女日后的教育费,三个儿女排队的年龄是六四二,何时才等到他们长大。

詹立峰大力支助许家孤儿寡妇,他戒掉了乱花钱的坏习惯,省下来送到许家。

林玉丽起初婉辞,詹立峰生气说:“你不收就是不当我是阿成的兄弟,这些是给我干儿女当教育费的,还有屋期要供呢。你放心收下,钱我会找。”

林玉丽在街头点燃蜡烛时,默默向亡夫祈祷:“阿成,你九泉下有知要保佑阿峰平安无事呀,自你走后,他一直都在照顾你的孤儿寡妇,没有比他更好的拍档了。”

她烧金银冥纸说:“阿成,人家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现在烧这些阴间钱给你,你就拿去贿赂阴间的官员吧,求他们把阿峰送回阳间。”

这时突然起了一阵大风,把林玉丽的祭品都吹翻了,像翻腾的怒海,但一会这阵风就渐渐平息下来,林玉丽看到这阵风把那些焚烧的冥纸都卷走了,她想:一定是阿成显灵,带着这些冥钱去阴间为阿峰的性命行贿求情。

请阿成救回詹立峰

这个花园住宅区有好些警探家庭,他们住在一起方便守望相助,林玉丽把三个孩子带到其中一处托他们照顾,就急急赶去医院。

林玉丽没有听到这一家夫妇在谈论她与詹立峰的事:“唉,大家都以为再过一段日子,也许玉丽可以改嫁给阿詹,这是最好的结局。没想到阿詹会中枪,还是要害处呢。”

林玉丽赶到医院时,见到一班警探垂头丧气,是一片愁云惨雾的气氛。一名说:“仍然在紧急观察中,还没有脱离险境,医生说只要他能够恢复知觉就能生存下去,但阿詹至今还在昏迷中,真叫人担心。”

林玉丽流泪心底默祷:阿成,保佑阿詹吧,让他活着,他说过他会负担我们三个孩子的教育费用,直到他们大学毕业。我们需要他。

这时加重治疗室的门开了,一名医生走出来含笑说:“詹立峰好大命,他醒来了,虽然仍然衰弱,但他能活下来,你们不必担心了。”大家欢呼。

这时医生又说:“他的妻子玉丽在这儿吗?他想见她。”大家笑,林玉丽也脸红了。这时警探才笑说:“医生,你别乱讲啦,玉丽不是阿詹的老婆,是他以前的好拍档阿成的妻子。”

他们催促林玉丽:“你进去看他吧,告诉他、他的哥儿们在这里没吃没喝等他醒呢。”

詹立峰虽然脸色苍白,精神比林玉丽想像中的好。他神色古怪的对她说:“玉丽,谢谢你,多亏你,我才能活转回来。”

林玉丽微笑说:“我没做什么呢,是医生救了你。”

詹立峰说:“你不是要求阿成,要他让我回来阳间吗,我是真的差一点回不来了,刚才我真的吓坏了,以为自己死定了。”

林玉丽欢喜的说:“真的,那我刚才的祷告有灵了,今晚是七月半,我是在街头烧冥纸给阿成,请求他在阴间帮助你活转回来,我说你一直在照顾我们孤儿寡妇。”

詹立峰苦笑:“我只是做我应做的,但刚才不知是梦还是真在阴间,的确是阿成--帮助我回来,我签下条约,阴府的官员才让我回来人间。”

然后他再说:“等我出院才向你解释是什么条约。”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是否赞成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