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怪談◢ 嫁給舊情人 作者:白合花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七月怪談◢ 嫁給舊情人 作者:白合花

這年七月十四晚,傍晚就下起牛毛細雨,但街頭巷尾還是有許多阿嬸亞嫂在燒紙衣與冥紙,給一年一度從地下上來地上陽間的“好兄弟”。



剛剛當寡婦不久的珍姐也不例外。

遠方傳來熱鬧鑼鼓聲已經有好一陣,珍姐好奇的問鄰居何嫂:“神廟有神誕嗎?”


何嫂笑答:“不是,是有人今晚嫁鬼丈夫!”

珍姐一怔:“有這樣的怪事,是被貪錢的父母壓迫的吧。”

何嫂笑:“不是,是自己自願的,哪,就是那個鬼樣風騷的銀姐呀。聽說是嫁她的舊情人喔。”

另一個愛講粗口的鄰居阿林嫂接口說:“聽說自去年銀姐的老公死了後起,她以前死去的那箇舊情人的鬼魂就一直來糾纏她。聽說鬼魂晚晚來壓她。然後聽說她死去的老公不甘戴綠帽,就在陰間告狀。據說銀姐被鬼壓得爽,不捨得他離開,就決定正式與舊情人舉行冥婚,她的死鬼老公就不能再干涉了。”

珍姐聽了發笑:“真是不死就一百年都有新聞聽。”

何嫂擔心問:“但是人嫁鬼,如果真有做夫妻那種事,會不會短命呀。”

阿林嫂粗俗的說:“也許銀姐認為男人身下死,做鬼也風流呢,哈哈哈。”

兩位阿嫂先進屋去了,珍姐默默祈禱一陣。

等冥錢燒完了正要進屋去時,聽到身後有一個男人聲音低沉的喚她:“亞珍,是我。”

珍姐一怔,那是一個叫她刻骨銘心的聲音,但怎麼可能呢。她急忙回身一看,嚇一跳:老天,正是他。眼前站着一個魁梧強壯的男人,不是她的舊情人阿森又會是誰。

珍姐心中有一陣恍惚:剛剛還與鄰居談對街銀姐與舊情人鬼婚的奇事,沒想到自己今晚也與舊情人相逢。

珍姐乍見舊情人是又驚又喜,她問:“你怎麼來了,真沒想到你真的會回來。”

阿森深情的望着她:“一聽到你老公死了,我就想辦法趕快來見你。”

珍姐說:“好了,進屋再說吧。”

鴛夢重溫

珍姐與剛死去不久的老公老王感情並不好,當年在歡場討生活的珍姐,是為錢嫁給這個名副其實的“老公”,因為老王比她年長卅歲。她是老王的填房。此時她早把老王丟在腦後了。

珍姐仔細的打量阿森,他仍然像以前如牛似虎般強壯。

今年39歲的她正好是如狼似虎的年齡,看到了阿森,她心中先想到的就是鴛夢重溫。她清楚的記得阿森以前床笫之間的好身手好本錢。她那時愛阿森入骨,是因為阿森突然離開,令她心灰意冷才會為生活胡亂嫁給老王。

今晚,突然與阿森重逢,珍姐喜之不盡。她根本不反抗阿森粗暴魯莽的熱情,這正是她多年來朝思暮想的情景,如今是美夢成真了。她癱瘓在阿森強壯的懷抱中……

天快亮時,阿森輕聲的叫醒珍姐:“我要回去了。”

珍姐急得快流淚:“不,不,我要你留下,你不能走。”

阿森微笑:“我那邊有工作,如果你真的要我來,晚上我再來,但你要把那位的靈位拆掉。”

珍姐深深點頭:“好的。你晚上一定要來。”

珍姐起來後,真的就動手把老王的靈位給拆了,還當天燒掉了。她才不怕老王,只有他畏妻如虎。因為他不濟事。

夜晚,阿森果然回來了,珍姐眉開眼笑投入他懷中。

從此,珍姐就如改嫁給舊情人阿森了。老情人終成眷侶,夜夜春宵,芙蓉帳暖更有說不盡的恩愛。

願意犧牲

珍姐家中夜夜傳出的騷聲浪語,自然瞞不過左右鄰居。珍姐我行我素,也不理會人家異樣的目光。珍姐能猜到別人在議論她什麼,但她才不在乎,只要她能與心愛的阿森長相廝守,她什麼都可以犧牲。

珍姐相信,阿森為了與她相愛,也承擔不少壓力。但阿森是負責任的男人大丈夫,他是不會把他那邊的磨難告訴珍姐的。

這一晚,阿森顯得強顏歡笑,對珍姐穿上新買的性感睡袍也像沒有發覺。珍姐知道他一定有重大的心事。

在她追問下。阿森才低聲說:“今早我回去那邊時,官府就叫我去問話。老王告了我一狀,說我強佔他的妻子。”。

珍姐一聽柳眉倒豎,大罵道:“老王這個老王八,他生前我沒讓他當活王八他還不知足,死了當王八竟然還敢多事,我明天就把他的墳墓給剷平了,看他還敢多事。”

阿森苦笑:“老王奈何不得你,也奈何不得我,但是官府說他有理,因為你的確還是老王的妻室。是有紀錄的。”

珍姐眼珠子一轉,計上心頭,笑說:“阿森,你別急,我有辦法。來,現在放開心懷,我們喝酒。”

再微笑說:“明晚,你有這麼漂亮就打扮得這麼漂亮過來。”

阿森還是不放心:“你有什麼妙計,不如現在就告訴我,好讓我回去也安心些。”

珍姐笑說:“也對,現在就告訴你,明晚我與你就辦喜事。明晚,我會嫁給你這位鬼丈夫。從此我與老王毫無絲毫瓜葛了。”

阿森一聽大喜,立即笑不攏口:“妙計,其實我們早就應該把喜事辦起來的。”

心中沒有掛慮後,阿森即時就看到珍姐那件性感新睡袍了,把她抱起來……

阿森是死去多年的異靈,那一晚珍姐與他“重逢”時就已經知道了。

當年阿森 死在江湖險惡的風浪中,是她為阿森辦後事的。

七月十四那一晚,她在屋前燒衣與冥錢給阿森時,聽到對街銀姐辦鬼婚嫁給死去的舊情人時,珍姐幽怨的喃喃低語:“阿森,你好忍心呀,人家銀姐在黃泉下的老情人都會來找她,你為什麼不回來看我,你知道我多麼想你嗎。”

就在珍姐心聲低訴完畢要去屋時,她聽到阿森叫她。她轉身就看到與生前沒兩樣的阿森。珍姐知道阿森不是人,但她一點都不害怕,她還很高興。阿森終於回來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會否光顧由外勞經營的小販攤?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