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怪谈◢ 嫁给旧情人 作者:白合花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七月怪谈◢ 嫁给旧情人 作者:白合花

这年七月十四晚,傍晚就下起牛毛细雨,但街头巷尾还是有许多阿婶亚嫂在烧纸衣与冥纸,给一年一度从地下上来地上阳间的“好兄弟”。



刚刚当寡妇不久的珍姐也不例外。

远方传来热闹锣鼓声已经有好一阵,珍姐好奇的问邻居何嫂:“神庙有神诞吗?”


何嫂笑答:“不是,是有人今晚嫁鬼丈夫!”

珍姐一怔:“有这样的怪事,是被贪钱的父母压迫的吧。”

何嫂笑:“不是,是自己自愿的,哪,就是那个鬼样风骚的银姐呀。听说是嫁她的旧情人喔。”

另一个爱讲粗口的邻居阿林嫂接口说:“听说自去年银姐的老公死了后起,她以前死去的那个旧情人的鬼魂就一直来纠缠她。听说鬼魂晚晚来压她。然后听说她死去的老公不甘戴绿帽,就在阴间告状。据说银姐被鬼压得爽,不舍得他离开,就决定正式与旧情人举行冥婚,她的死鬼老公就不能再干涉了。”

珍姐听了发笑:“真是不死就一百年都有新闻听。”

何嫂担心问:“但是人嫁鬼,如果真有做夫妻那种事,会不会短命呀。”

阿林嫂粗俗的说:“也许银姐认为男人身下死,做鬼也风流呢,哈哈哈。”

两位阿嫂先进屋去了,珍姐默默祈祷一阵。

等冥钱烧完了正要进屋去时,听到身后有一个男人声音低沉的唤她:“亚珍,是我。”

珍姐一怔,那是一个叫她刻骨铭心的声音,但怎么可能呢。她急忙回身一看,吓一跳:老天,正是他。眼前站着一个魁梧强壮的男人,不是她的旧情人阿森又会是谁。

珍姐心中有一阵恍惚:刚刚还与邻居谈对街银姐与旧情人鬼婚的奇事,没想到自己今晚也与旧情人相逢。

珍姐乍见旧情人是又惊又喜,她问:“你怎么来了,真没想到你真的会回来。”

阿森深情的望着她:“一听到你老公死了,我就想办法赶快来见你。”

珍姐说:“好了,进屋再说吧。”

鸳梦重温

珍姐与刚死去不久的老公老王感情并不好,当年在欢场讨生活的珍姐,是为钱嫁给这个名副其实的“老公”,因为老王比她年长卅岁。她是老王的填房。此时她早把老王丢在脑后了。

珍姐仔细的打量阿森,他仍然像以前如牛似虎般强壮。

今年39岁的她正好是如狼似虎的年龄,看到了阿森,她心中先想到的就是鸳梦重温。她清楚的记得阿森以前床笫之间的好身手好本钱。她那时爱阿森入骨,是因为阿森突然离开,令她心灰意冷才会为生活胡乱嫁给老王。

今晚,突然与阿森重逢,珍姐喜之不尽。她根本不反抗阿森粗暴鲁莽的热情,这正是她多年来朝思暮想的情景,如今是美梦成真了。她瘫痪在阿森强壮的怀抱中……

天快亮时,阿森轻声的叫醒珍姐:“我要回去了。”

珍姐急得快流泪:“不,不,我要你留下,你不能走。”

阿森微笑:“我那边有工作,如果你真的要我来,晚上我再来,但你要把那位的灵位拆掉。”

珍姐深深点头:“好的。你晚上一定要来。”

珍姐起来后,真的就动手把老王的灵位给拆了,还当天烧掉了。她才不怕老王,只有他畏妻如虎。因为他不济事。

夜晚,阿森果然回来了,珍姐眉开眼笑投入他怀中。

从此,珍姐就如改嫁给旧情人阿森了。老情人终成眷侣,夜夜春宵,芙蓉帐暖更有说不尽的恩爱。

愿意牺牲

珍姐家中夜夜传出的骚声浪语,自然瞒不过左右邻居。珍姐我行我素,也不理会人家异样的目光。珍姐能猜到别人在议论她什么,但她才不在乎,只要她能与心爱的阿森长相厮守,她什么都可以牺牲。

珍姐相信,阿森为了与她相爱,也承担不少压力。但阿森是负责任的男人大丈夫,他是不会把他那边的磨难告诉珍姐的。

这一晚,阿森显得强颜欢笑,对珍姐穿上新买的性感睡袍也像没有发觉。珍姐知道他一定有重大的心事。

在她追问下。阿森才低声说:“今早我回去那边时,官府就叫我去问话。老王告了我一状,说我强占他的妻子。”。

珍姐一听柳眉倒竖,大骂道:“老王这个老王八,他生前我没让他当活王八他还不知足,死了当王八竟然还敢多事,我明天就把他的坟墓给铲平了,看他还敢多事。”

阿森苦笑:“老王奈何不得你,也奈何不得我,但是官府说他有理,因为你的确还是老王的妻室。是有纪录的。”

珍姐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笑说:“阿森,你别急,我有办法。来,现在放开心怀,我们喝酒。”

再微笑说:“明晚,你有这么漂亮就打扮得这么漂亮过来。”

阿森还是不放心:“你有什么妙计,不如现在就告诉我,好让我回去也安心些。”

珍姐笑说:“也对,现在就告诉你,明晚我与你就办喜事。明晚,我会嫁给你这位鬼丈夫。从此我与老王毫无丝毫瓜葛了。”

阿森一听大喜,立即笑不拢口:“妙计,其实我们早就应该把喜事办起来的。”

心中没有挂虑后,阿森即时就看到珍姐那件性感新睡袍了,把她抱起来……

阿森是死去多年的异灵,那一晚珍姐与他“重逢”时就已经知道了。

当年阿森 死在江湖险恶的风浪中,是她为阿森办后事的。

七月十四那一晚,她在屋前烧衣与冥钱给阿森时,听到对街银姐办鬼婚嫁给死去的旧情人时,珍姐幽怨的喃喃低语:“阿森,你好忍心呀,人家银姐在黄泉下的老情人都会来找她,你为什么不回来看我,你知道我多么想你吗。”

就在珍姐心声低诉完毕要去屋时,她听到阿森叫她。她转身就看到与生前没两样的阿森。珍姐知道阿森不是人,但她一点都不害怕,她还很高兴。阿森终于回来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
51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