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涂遮 有拆没安 双语路牌陆续拆除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有的涂遮 有拆没安 双语路牌陆续拆除

报导:林淑慧



(吉隆坡8日讯)雪州部分各地方政府已陆续拆除双语路牌,以换上纯国文的路牌,惟有的地方却面对双语路牌被拆除后,迟迟未安装新路牌的窘境。

更换路牌的风波是从去年开始延烧,雪州苏丹沙拉夫丁殿下谕令州政府须在苏丹华诞的12月11日前,撤下所有在莎阿南区的中巫双语路牌,换上只能是单一语文的国文路牌。


随后,莎阿南市政厅于去年11月,撤换梳邦新村共44个双语路牌,并在一周内全数换上纯国文的路牌。

昨日,有网民在面子书上传2张相信是瓜冷县议会工作人员,在更换丹绒士拔新村路牌的照片,瓜冷县议员洪友亮今日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除了丹绒士拔新村,县议会也同步在仁嘉隆新村进行撤换路牌的工作。

“仁嘉隆新村共有23条路,超过30个路牌,我们目前只换了6条路,12个路牌,其余会分阶段进行。”

同时,基于行动党万津区州议员刘永山已于7月22日致函雪州苏丹,要求殿下收回成命,洪友亮也向县议会提出,在上诉过程还在进行的当儿,希望县议会暂缓撤换双语路牌的行动。

另一方面,有的地区如加影仙水港重组村,则面对市议会执法员拆下双语路牌,或只是以涂鸦方式遮盖中文路名,却没换上新的纯国文路牌。

如今1年已过去,该村还是处于没有新路牌的状况,让外地人感到混淆。

丹绒士拔新村在周三撤换所有双语路牌。

部分新村仍未接通知

撤换双语路牌于2018年开始延烧,但至今一些地区以“未接获正式通知”,仍未展开撤换双语路牌的工作。

雪州政府是在2017年首开先例,在雪州的华人新村、重组村、渔村和马来甘榜,重新装置新的双语路牌,即华人新村、重组村和华人渔村,路牌会使用中文和国文;而马来甘榜地区,则会安装使用国文和爪夷文的路牌。

当时在州内,共有77个华人新村,包括渔村和重组村,更换涵括中文路名的双语路牌。

2018年,雪州苏丹沙拉弗丁谕令州政府必须提高国文地位,规定州内所有路牌,只能有纯国文路名,用马来文,引发各界关注。

虽然事后己有不少地方政府已陆续进行撤换路牌工作,但还是有一些地区,如呀吃十八哩新村、沙登新村还维持原状,等待进一步的指示。

仙水港重组村内的双语路牌被拆除后没有重新装上路牌,只剩下一根柱子。

★仙水港村村长方添桦(重组村):拆了1年没安装

我们于2018年梳邦新村更换纯国文路牌两周后,市议会前来更换大部分的双语路牌。

市议会只是撤换巷口路牌,主要道路的3个双语路牌还保留者。

巷口有7个双语路牌,其中4个已拆除,2个则是涂鸦有中文路名的部分,1个保留。

市议会拆除了原本的双语路牌后, 又不安装新的纯国文路牌已1年。

★呀吃十八哩新村村长张全发:未接获正式通知

我们这里还未有任何行动,据悉是未接获正式通知。

然而,一般县议会若要采取撤换路牌行动,会先知会村委会。

★新村村长曾正文:一周内换新路牌

我们路牌在很早期开始是国文和爪夷文,后在2017年换成马来文和中文,直至2018年因为雪州苏丹谕令撤换成单一的国文路牌。

当时全数的双语路牌被拆下后,一周内就换上新路牌。

★沙白安南县议员黄亚详:从大街开始拆除

我们已陆续从大街开始拆除双语路牌,并分阶段进行,但不知道真正完成拆除的期限。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是否赞成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