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頭條◢本地小販轉租執照攤位 外勞小販 掃不盡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大城事頭條◢本地小販轉租執照攤位 外勞小販 掃不盡

(吉隆坡5日訊)外勞小販掃之不盡!



雪州外勞多,大街小巷可見到外勞蹤影,甚至有者自行當老闆,擺攤營業,雖然許多早夜市小販都埋怨外勞小販鳩佔鵲巢搶灘當起老闆,可是卻有許多合法小販將執照和攤位轉租給外勞小販,從中賺取利益。

每當執法組前往取締時,持有執照的小販會“現身”維護,執法組官員無法充公物品和發出罰單,甚至有者誤會執法組官員已被賄賂而未採取行動,導致執法組進退兩難。


若要取締外勞小販,基於權力有限,各地方政府是沒有權力扣留和逮捕外勞,僅能將售賣的物品一舉充公。

掌管雪州地方政府、公共交通及新村事務的行政議員黃思漢在甫結束的州立法議會,指州政府正擬定新條例,以有效監管非法小販,因外勞即使被禁擺攤,但地方政府的權限有限而無法有效管制。

《中國報》記者抽樣電訪雪州部分縣市議員時指出,外勞甚少在霸級市場或購物廣場購物,並選擇在巴剎和夜市購買,也因外勞有購物的需求,導致許多外勞直接擺攤做生意,外勞小販都以售賣食物和飲料為主,因食物和飲料容易準備,也可立即賺到錢。

“我們不能逮捕,不能扣留他們,除非有移民局和警方陪同,交由他們逮捕,我們只能充公他們的物品。”

他們指出,外勞小販確實帶來許多社會和衛生問題,尤其地方政府被迫動用納稅人的錢來協助外勞小販清理堆積的垃圾,可是也有許多小販自行將執照和攤位轉租。

也有縣市議員指出,除了外勞小販,本地小販也一樣帶來垃圾堆積的問題,因此不能將矛頭單方面指向外勞。

執法人員將外勞小販的帳篷拆除。(檔案照)

黃思漢:擬新條例監管非法小販

雪州行政議員黃思漢向《中國報》記者指出,非法外勞小販營業主要有兩種情況,包括是外勞小販當老闆,及本地小販非法轉租攤位給外勞,他們同時帶來許多問題。

他指出,外勞的環保意識與本地人尚有一段距離,因此製造了許多衛生問題,而外勞小販的出現也明顯與當地人搶灘,畢竟外勞比本地人更有搏殺、拚命和刻苦耐勞的心態。

他強調,地方政府在處理非法外勞的課題上權力有限,並不能逮捕和扣留外勞,只能交由警方和移民廳扣留。

他指出,為了有效監管非法小販,雪州政府目前已在初步擬定新條例,尤其在避免小販執照被濫用這環,以設下明確的標準作業程序(SOP)給各地方政府的執法組。

“畢竟目前各地方政府都有各自的地方政府條規(UUK),也有不同的詮釋,一旦設下統一的標準作業程序,也會方便執法組執法和避免爭執的事情發生,同時也嚴厲對付轉租攤位和執照給外勞的本地小販。”

黃思漢指出,有效控制和管理外勞實際上是中央政府的權力,以完善的一套方案來應對外勞小販,包括有執照或無執照的小販。

他也強調,並非所有外國人都非法經營生意,因部分外國人持有合法護照和合法經營准證。

他說,一些外勞小販也猶如游擊隊四處擺攤,因此難以有效執法。

“普遍上,外勞都是在批發巴剎營業。”

黃思漢:州政府已在擬定新條例,以便有效監管非法小販。

葉國榮:外勞小販四處擺攤

梳邦再也市議員葉國榮指出,外勞小販主要集中在人潮多的地方營業,尤其在巴剎、夜市和路邊等,並猶如游擊隊般四處擺攤。

他指出,他們並非租借本地人的攤位,而是猶如游擊隊般,若貨源充足就會直接擺攤營業。

他說,執法組取締時也只能充公他們的貨物,不能捉人也無法發出傳單,畢竟在巴剎的取締行動,我們很少與移民局和警方聯手,所以只能對付本地非法小販。

他說,外勞甚少在霸級市場或購物廣場購物,並選擇在巴剎和夜市購買,所以因為外勞有購物的需求,導致許多外勞直接擺攤做生意。

他指出,很多外勞小販都以售賣食物和飲料為主,因食物和飲料容易準備,也可立即得到現金,也有外勞是購買衣服褲子等的生活必需品,價錢也不會過貴。

他說,據了解,外國人是不能做小販,卻可以做生意,只要持有簽證就可做生意。

他指出,外勞小販擺攤後就會胡亂丟垃圾,並造成環境衛生的困擾,導致市議會必須額外進行垃圾清理工作,要知道地方政府的收入來自人民的稅收,所以要使用納稅人的錢清理垃圾,這對納稅人而言非常不公平。

“一些外勞的居留准證逾期後並沒返國,因此只能選擇做小販,因為只要一張桌椅和物品就可以當小販賣東西,這是最原始的販賣模式。”

地方政府權力有限只能充公物品不能捉人和發出罰款,另邊廂又得面對小販轉租執照。(檔案照)

只能充公物品

◆士拉央市議員黃偉強

無論是本地或非法外勞小販,市議會執法官員皆沒有權力逮捕人,只能充公物品,所充公的物品,主要是容易爛的食品,和不容易破壞的則是攤位的桌椅。

容易爛的東西包括食物和水果等可以馬上銷毀,至於不容易受到破壞的桌椅和擺攤的道具就必須開清單,讓外勞贖回,如果對方拒絕回來贖回就會直接銷毀。

由於我國外勞的數量龐大,因此生活上有一定的需求,也導致許多外勞選擇擺攤營業,所以我認為政府應正視外勞的人數,因全國有一半的外勞都聚集在雪州。

凡是工廠區、巴剎和廉價組屋都會看到外勞小販營業的情況,外勞在我國的人口很多,因此在飲食方面也會想念家鄉的味道,在有需求的情況下,就會有外勞小販自行經營餐館和擺攤營業。

我覺得問題不在於地方政府的權限,政府應考慮如何解決外勞的問題,而不是怪罪於地方政府。

無可否認,外勞的確製造了許多垃圾和社會問題,可是光顧的都是外勞本身,因此我個人覺得不存在搶灘的情況,何況本地非法小販也帶來問題。

衛生問題嚴重

◆加影市議員蘇仁強

非法外勞的攤位,無疑是市議會首要取締的對象,他們帶來很嚴重的衛生問題,垃圾四處亂丟,甚至有些地方成為了骨痛熱症的黑區。

若要取締外勞小販,地方政府通常都會聯合警方和執法組,不過地方政府只能充公所售賣的東西,外勞也可以贖回。

外勞小販除了會自己擺攤做生意,也有本地小販轉租執照和攤位給他們營業。

除了人潮多的地方,也會在公園和路邊看到許多小販非法營業。

對於外勞小販,我們真的很頭疼。

執法進退兩難

◆烏雪縣議員王添福

外勞小販目前集中在武吉柏倫東(Bukit Beruntung),主要賣雜貨為主,的確有許多本地小販將執照轉租給外勞,搶灘情況還不算嚴重。

執法組前往取締時就面對一大難題,要充公外勞小販的物品時,持有執照的小販會現身,導致執法組難以下手。

我們所充公的物品,尤其是不腐爛的東西是有限制日期讓外勞前來贖回,否則縣議會就會將物品拍賣。

令人感到無奈的是,本地人就外勞擺攤的問題而投訴多次,可是卻是本地人自己轉租執照,實在是進退兩難。

報導:劉淑美

⬇看更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無現金時代來臨,大家是否已加入電子錢包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