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年3次變每月1、2次 沙沙蘭河流污染加劇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從1年3次變每月1、2次 沙沙蘭河流污染加劇

(巴生4日訊)從1年污染3次,如今演變成1個月1、2次,沙沙蘭河口漁民欲問:“污染何時了?”



《中國報》大城事於2016年3月11日曾報導沙沙蘭(Sasaran)漁民十多年來,長期面對“季節性”的河水污染問題,原本清澈可見魚蝦的河水,疑遭工廠廢料污染,呈現墨水色,甚至帶有濃烈化學藥劑臭味,讓人受不了。

事隔3年,問題不但沒解決,反而“惡化”,從1年污染3次,如今演變成1個月1、2次。


沙沙蘭河口河流的污染程度變本加厲,從以前一年約3次,變成一個月1、2次。

近來更頻頻爆發河流污染導致水供中斷的事故,再度挑起沙沙蘭河口漁民神經線,因為當地河流20多年來也經常從“青變黑”和傳出化學味惡臭,近期污染次數變得非常頻密。

漁民懷疑是上游地區工廠非法排污,導致該河污染,他們多次向水利灌溉局、環境局、雪州水供管理機構(LUAS)、州政府等求助,可惜問題卻沒獲改善,迄今依舊擺脫不了“墨水河”窘境。

該河是漁民出海捕魚的主要出入口,漁民原本還期待去年改朝換代後,可以為該河換來新貌,無奈事與願違,讓他們大失所望。

瓜雪縣議員林耀明受詢時向《中國報》記者指出,就在雪河受到污染的同時,沙沙蘭河口的該條“墨水河”近日也再度染黑,可惜該河並非提供食水的河源,因此污染問題備受忽視。

他說,該河三不五時便會染黑一次,近期越來越嚴重,往年1年約3次,最近卻幾乎一個月便會有1、2次,而且一旦河水染黑後,從數天至一週時間不等,完全黑不見底。

“當該河變黑時,並不只是一小部分,而是整條河從上游到下游,流水都是黑色,因此居民都稱之為墨水河。”

該河一旦變黑,有時還會有一層油出現,化學臭味非常濃,河邊一些樹木枯萎,相信也與污染有關。

漁獲銳減 河邊樹木枯萎

漁民向林耀明申訴,河流染黑次數越來越頻密後,當地的漁獲也大銳減,而且河邊一些樹木也枯萎,相信都是河流污染所致。

林耀明指出,該河一旦變黑,有時會有一層油出現,化學臭味非常濃,漁民聞了後,覺得非常不舒服,有者感到頭暈、想作嘔等。”

他說,該河上游主要是雙溪毛糯和依約,沿河一帶有不少工廠,相信這些工廠便是該河“山河變色”的禍首。

他希望執法當局,可以理解漁民的感受,而他本身自從改朝換代後,也以執政黨縣議員的身分多次投訴,結果走在最前線,卻無法為居民解決問題,導致漁民每次看到他,都會不斷追問進展,讓他感到十分無奈。

他指出,官員多次前來取水抽樣化驗,但是最後都不了了之,他於上個月再度針對此事,與掌管雪州環境、綠色工藝、消費人、科學工藝及革新事務的行政議員許來賢進行商討,獲得後者關注,惟官員表示還需要約5、6個月的時間,處理此事。

漁民形容河中傳出濃濃化學臭味,聞了非常不舒服,有者感到頭暈、想作嘔等。

林耀明促揪出肇因

沒有提供水源予濾水站的河流,污染問題就不用正視嗎?

林耀明希望執法當局,對河流污染問題一視同仁,早前士毛月河、雪蘭莪河、士曼丹河等受到污染,由於是供水河源,因此執法當局火速行事,揪出肇因,解決污染問題。

但是,他遺憾表示,同樣是河流污染,漁民卻默默承受了20年,這些年來一直遭到執法當局怠慢,猶如是“棄嬰”一樣。

他說,該河受到污染後,當地的生態環境已經嚴重受到破壞,執法當局不應該再繼續怠慢此事。

“該河受到污染並不是一朝半夕的事情,而是整整20年了,希望新政府不要再讓漁民失望,不能繼續以舊政府的方程式處理此事,而是應該更加正看待,不要再讓漁民失望。”

林耀明:該河受到污染並非一朝半夕的事情,希望新政府儘快解決問題,不要再讓漁民失望。

不排除工廠取巧避取締

林耀明指出,他不排除一些工廠取巧避開取締,導致當局無法揪出罪魁禍首。

他說,這些工廠相信都有安裝附合規格的排污系統,但是他們時不時就繞過有關係統,暗地直接把廢料排入河中,目的是為了節省成本,但當執法當局檢查時,他們可以展示排污系統,逃過責任。

他希望執法當局更加嚴謹調查,別再讓這些破壞環境者,逃過法律責任,否則污染問題將會持續沒完沒了。

報導:高志豪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距離華人新年不到一個月,你覺得紅包應該包多少?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