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琪:只增加负担 “不如强制电脑班”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陈安琪:只增加负担 “不如强制电脑班”

(巴生2日讯)“强制爪夷文班,不如强制电脑班”!



教育部从明年起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班,开设“爪夷文书法”课程继续引发争议,继党团人士纷纷开炮后,巴生中华女校家教协会今早也为学校开出“第一枪”,炮轰教育部本末倒置,与其纠结于开设爪夷文班,不如关注学校开支入不敷出的核心问题。

该家协主席陈安琪今早在一场活动记者会上指出,教育部从今年开始削减许多学校津贴后,各校都面临难以运作的问题,雪上加霜的是政府也禁止电脑班,“砍断”学校原本用以维持运作的资金来源。


她说,自从取消电脑班后,学校资金不足的问题马上立竿见影,往往需要由家协“买单”,但家协如何承担这笔庞大费用?

“以我校为例,目前,家协1年需承担约10万令吉的学校额外开支,其中临教占了约一半,其余包括政府指定该校举办校际活动,老师带队外出,出席政府活动,保安员津贴,学校其他零零碎碎杂费等,积少成多”。

陈安琪(右)出示该校发予临教的临时薪水单,这一封封都是家协四处扑来的“血汗钱”;左为罗祥泷。

她说,许多家长不理解,以为学校是免费教育,其实政府津贴与资助非常不足,最终得由家协来承担。

她说,该校有1774名学生,原本需要88名老师,但今年开课,教育部只派来87名老师,加上老师产假,病假,退休等,目前该校缺少8名老师,只能以“廉薪”聘请准大学生。

“其他学校的临教费为1天80至100令吉,我们只能付60令吉,惟1个月也要约1万令吉,一旦这批准大学生今年9月开课,加上年底3名老师退休,我们便缺少11名老师“。

她指出,现在很难聘请临教,等教育部派人又得等长时间,若请不到老师,最终只能“折班”,一班学生人数从40多人“挤”成50多人,对学生的学习进度和影响,非常负面。

她说,各校正面临帅资不足和资金入不敷出的严重问题,教育部却没给予关注,反而关注无关痛痒的爪夷文课题。

“与其强制爪夷文班,不如强制电脑班,因为爪夷文对学生没帮助,只会增加负担,电脑班肯定让学生受惠,还可为学校的经费找到‘开源’管道,一举两得。”

学校必须增设一些舒适环境,增进学生的学习兴趣,这些开支同样落在家协身上。

小学非免费教育 勿误导题

陈安琪指出,除非教育部确保师资充足,并100%包揽学校的一切开支,否则不要再误导家长,小学是免费教育。

她说,教育部禁止家协向家长募款,又取消电脑班,却要学校自行负责所有杂费开支,这叫学校3机构非常为难。

“如果家协没设法‘找钱’,学校许多运作都会受影响,我们接下来会举办义卖会,希望可以为学校找到经费。”

“如果聘请不到临教,没老师教课,那学生又何必来学校?”

她续称,可笑的是,教育部经常还会指定学校承包活动,例如该校3周前举办一场校际活动,涉及巴生逾20间学校,300名学生及40多名老师,教育部只给予100令吉津贴。

“我们在非常节省的情况下,仅是膳食还是花了约1500令吉,还不包括其他费用,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她说,该校明年初,也指定举办一场巴生县各源流小学田径比赛,涉及百间学校,届时开支肯定非常庞大,估计至少需要六七万令吉,虽然教育部一般会发出支持信,允许家协寻找赞助商,但教育部真的认为赞助商这么容易找吗?

因此,她促请教育部为学校的经费着想,若无法100%包揽开支,就得允许家协向家长收费,并重开电脑班,确保学校顺畅运作。

削减校工后,举校被逼把大部份厕所封掉,禁止使用,否则没人进行清理。

校工减 被逼“封掉”厕所

政府消减校工后遗症,该校被逼把大部分厕所“封掉”!

陈安琪指出,该校属于大型学校,校工从原本12人直接“砍”剩4人,导致校方被逼把大部分厕所关掉,否则没人清理。

另外,她指出,保安员不允许加班后,家协也自费津贴保安员,每月300令吉,以便他们在上,下学时段,可以守在2个校门口,避免校门保安出现真空。

她强调,学校有很多费用,都是家长看不到的,而这些费用积少成多,数目非常庞大,一直以来都是家协在默默承担。

出席记者会的还有该校校长陈少强,董事长高添发,筹委会主席郑德良,及家协副主席罗祥泷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如果市场上有电召摩哆服务,你会使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