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主(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小公主(中) 作者:雅蒙

两名警员破门冲入林妙娟房间,只见地上躺着一具臭气熏天的男尸。但不见林妙娟踪影。



案子交由“破案神探”老麦侦查。他初步推测是林妙娟不知何故手刃阿狼后逃逸,他发出文告寻找林妙娟“协助查案”。

老麦也很快查出阿狼是社会败类的一份子,是无赖痞三,大恶没本事干,专门偷鸡摸狗欺凌弱小逼良为娼。受调查询问的人都说,阿狼常称林妙娟是他的女人。


但也有同情林妙娟的“女公关”说,林妙娟一直在逃避阿狼,只是阿狼坐牢4年后出狱,还是马上找到她。

老麦有点同情林妙娟,她一定是饱受阿狼欺凌后,忍无可忍杀他泄愤。

警方在阿狼的裤袋中,发现一件与他身分不相配的可疑物件。那是一个纯银制的椭圆形小相框,有成人半个巴掌大。这个银相框手工精致华美,是欧洲成品,不是阿狼这种流氓舍得买懂得欣赏的。

最奇的是银相框内的是一张小女孩的小照片,她约3岁,是眉目如画的小美人,身穿一件身后有翼翅的白纱蓬蓬裙、头发上一顶小皇冠,活脱脱就是一名人间天使,更像一名小公主。

阿狼为何带着这个相框呢?这小女孩又是谁呢?老麦的助手小雷去调查后回来说,阿狼是曾和林妙娟同居共宿好几年,但两人并没有孩子。

不过林妙娟一名欢场姐妹说,林妙娟一度珠胎暗结过,那是阿狼入狱前后的事,因为她向人打听那儿有手术收费好的黑市医生,她毫不隐瞒要打掉。

割脉自杀未遂

小雷说∶“至于林妙娟是打掉了,还是生下了,就要找到她来查问才知道详情。”

麦有一个蒙眬的感觉∶那眉目如画的小女孩,也许与此案有关联。

这时有一家小旅店打电话给警方,有一名单身女房客,很像警方要找的林妙娟。

警方赶到时,看到割脉自杀未遂的林妙娟衰弱的躺在床上。她不知道正确割脉自杀的方法,只流了少量血,死不了。

送入医院输血治疗后,林妙娟已无大碍,但她已打定主意,什么都不说。她拒绝回答老麦询问∶“为什么杀阿狼?”只无精打采说∶“杀人偿命就是了。”

麦静静的说∶“为阿狼这种败类人渣偿命,你甘心吗?”

林妙娟发怔,然后无言的流泪。

老麦掏出银相框问∶“照片中的小女孩是谁?与你们有什么关系?”

林妙娟一看,伸出手答非所问叫道∶“给我。”

老麦说∶“不,是从阿狼的裤袋中找到。”

林妙娟大叫∶“是我的,他偷去。”

老麦说∶“我们相信是你的,这个相框不是入口货,是人家在欧洲买的。你从那里得来?这小女孩是谁?”

老麦仔细观察,看到林妙娟脸色大变,半晌她说∶“我在--街头捡到的,觉得很美,就收着玩。”

老麦紧逼着问∶“那阿狼为什么要偷去?”

林妙娟紧闭双唇,然后说∶“我不知道。”

老麦盯着她,试探说∶“我猜阿狼偷了这只银相框,大概要对照片中的小女孩做些什么坏事,所以你一怒杀了他。”

林妙娟这时失控的大叫∶“你胡说,不是这样,不是这样。”

林妙娟卖女儿

林妙娟并不是个聪明的女人,所以当年才会上阿狼的当任他摆布。她这种欲盖弥彰的争辩,反而令老麦更确信阿狼在出狱一个星期后即被林妙娟所杀,肯定与照片中的小女孩有关。

老麦吩咐小雷∶“想法查出这小女孩是什么身分?”

但茫茫人海中如何去找一名3岁小女娃?她甚至还未入幼儿园,更无从查起。

小雷回家,向美丽优雅的妻子小飞提及此事说∶“看这相框的质地与照片中小女孩的穿戴,她很可能在富贵之家,养在深闺人未识,要找她难矣。”

小飞想想建议∶“你索性开记者会发布寻人,说警方怀疑可能有匪徒企图绑架,促请小女孩的父母速速出面与警方联络,她的父母只要看到这则消息,一定会与警方联络。”

小雷笑说∶“这么肯定?”

小飞微笑∶“没听过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话吗?父母为了儿女,都肯牺牲。”

另一方面,老麦也马不停蹄进行调查,林妙娟有无生产过,日期订在阿狼入狱的6个月后开始查。

老麦不愧是“破案神探”,他推敲所得的日期十分准确,在阿狼入狱6个月后,林妙娟在公家医院生下一名女婴。

再查下去,林妙娟并未为女婴办理报生手续,老麦立即猜到∶林妙娟把女婴卖了。

小雷很谨慎遵守保护儿童的条文,他未向记者发布小女孩的图片,只是描述银制相框以及小女孩的天使衣饰打扮。

新闻一见报的早上,小雷就接到一位男士的电话∶“敝人姓蒋,我怀疑警方提及的小女孩是我的3岁女儿。我们还以为银相框不知是不是一时大意藏在那个角落了,没想到会落入坏人手中,
小女真的有危险吗?”

小雷说,“蒋先生,一切言之过早,请勿太担心,先过来查证一下相片中的小女孩,是否真的是令千金。”
(三之二,下期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如果市场上有电召摩哆服务,你会使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