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欠阿窿跑路拖累 茶餐室10天被泼漆3次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女婿欠阿窿跑路拖累 茶餐室10天被泼漆3次

(吉隆坡20日讯)员工欠债跑路,茶餐室10天内惨遭大耳窿泼漆3次,业者无辜受灾而无法营业,直呼好冤枉。



该名员工也是茶餐室店主女婿,同在该店工作的太太更频频接获大耳窿来电,要求她偿还丈夫欠下的2万令吉债务。

茶室店主李林芳(68岁)女儿叶翠清(46岁)今日在甲洞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余保凭陪同,召开新闻发布会,指其丈夫即借贷者凌泰勇(50岁)仅是该茶室员工,她不知对方借贷事宜,并呼吁相关大耳窿勿再向他们追债,以及再对茶室做出干扰及破坏。


闭路电视拍摄到大耳窿在凌晨时分对茶室泼漆的画面。

 

大耳窿在本月19日凌晨在茶室大门泼红漆。

已报警备案

记者会进行期间,一名追债者拨电给叶翠清,由余保凭代为接听,并要求对方向借贷者追讨债务,而不是叶翠清及李林芳。

李林芳指出,该茶室经营18年,目前由女儿协助打理店面,借贷者(其女婿)仅是茶室员工,大耳窿所做出的破坏行径,已严重影响茶室的运作及声誉。

叶翠清指出,丈夫于6月26日离家出走,失去音讯,她已在本月2日报警备案。

茶室的档口被大耳窿泼红漆,导致茶室无法开门营业数日。

她说,其茶室外周围于7月9日被泼红漆,她较后收到一则短讯,告知其丈夫欠债,7月12日,其茶室店外被张贴印有其丈夫名字、大马卡号码及住址及照片及一组电话号码。

她指出,根据闭路电视录影,本月18日凌晨3时,其茶室大门被泼油漆、泥浆及粪便,他们于早上清理一番后照常营业,并在晚上到警局报案。

“岂料,茶室大门在隔日(19日)凌晨3时再次被泼红漆,以致我们无法营业,我们已就此事再次报警。”

她说,在这期间,她已接获2通不同号码的大耳窿来电,告知其丈夫有2万令吉债务未偿还,要求她解决相关债务,否则将再次“做事情”。

追债者碰巧在新闻发布会上拨电给叶翠清(左)追债,并由余保凭(左2)代接来电,并呼吁对方向真正的贷款者追债,而不是叶翠清。

叶翠清:夫妻关系冷淡少交流

叶翠清说, 她和丈夫结婚24年,育有3名孩子,惟夫妻关系在近5年来开始变得冷淡,尽管住在同一屋檐下,却甚少交流,且分房许久,甚至丈夫在外的活动和朋友,她都不知。

她指出,丈夫早前在茶室管理的账目不清,甚至是有巴剎小贩告知丈夫欠购买货品后,没有还钱。

她说,丈夫数十年前已有“前科”,欠下债务未偿还。

“大耳窿泼漆举动,对我们造成困扰,我们清理红漆及安装闭路电视的费用,及数日来因被泼漆而无法营业的损失,总额高达逾2万令吉。

她强调,向大耳窿借钱的是其丈夫,她此前对丈夫借钱的行径全然不知,并表示与丈夫已划清关系,希望大耳窿不要再来向他们追债。

大耳窿在茶室张贴凌泰勇的个人资料及头像照片,并留下一组电话号码。

余保凭促阿窿理智处理

余保凭说,该茶室属李林芳所有,借贷者仅是其员工,呼吁相关大耳窿理智处理相关贷款问题,如需调查清楚借贷人的身分背景、是否有能力还钱等资料。

他说,他已向甲洞警局反映事件,并表示若再有泼漆等事件发生,他将施压警方展开调查。

余保凭拨电告知相关大耳窿,希望他们能向真正借贷的人士追债,而不是李林芳及叶翠清。

余保凭(右)陪同叶翠清(左起)及李林芳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对大耳窿泼漆的行径表达不满。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如果市场上有电召摩哆服务,你会使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