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主(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小公主(上) 作者:雅蒙

林妙娟相信命运一切是冥冥中安排好。



要不然一向睡到中午才起身的她,怎么会心神烦燥睡不下而一早起身,而且她不像平日在附近随便吃一餐,而忽然想到菜市场附近咖啡餐馆吃咖喱面。那小贩卖到正午就收档,一向迟起的林妙娟很少有机会光顾。

在她吃着香喷喷的咖喱面时,她竟然巧遇童年在家乡的好友丽珠。她们已有10年不见,林妙娟自忖自己的变化很大,但是茫茫人海中,她们竟然无意巧相逢,而且丽珠还认出了她。


看到昔年的好友,林妙娟也欢喜的,只是没有丽珠的兴奋。丽珠还有乡下人的直爽与“不世故”,一下就问林妙娟做什么工,林妙娟含含糊糊说在一家公司做公关。

她的确挂名做女公关,但那是在一家夜生活“娱乐夜店”,那儿有二三十名和她一样的女公关,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妓女。

然后她赶忙岔开问∶“你呢,在那儿做事?”

丽珠带一点得意洋洋的说∶“我打住家工,包吃包住一年13个月粮。”

又炫耀的说∶“是在山顶一幢大洋房,我自己住一间工人房。”

林妙娟说∶“我知道山顶那些大洋房,听说豪华得不得了,还有游泳池,可惜我们没去过。”

丽珠热心说∶“那吃完面你和我回去参观。”

林妙娟不置信的望着她。丽珠才解释说∶“平日我没有这个胆,不过主人夫妇刚好出门旅行去了,后天回来,所以我才先来买菜。”

发怔望着合照

林妙娟本来不想去∶人家的屋子再大再美关我屁事。不过转念想∶去一下也好,改天手头不便就可以去找丽珠借点钱用。

她装成很高兴的样子跟丽珠回去。

丽珠打住家工那幢洋楼的确很大,富丽堂皇是超乎林妙娟所能想像的,比电影中看到的洋楼还要漂亮得多。

洋楼别墅中没看到别的工人,丽珠解释说∶“他们放假去了,明天一早回,厨师、司机、园丁和包括我在内的二名女佣,一共有6名工人,我是唯一的华人,专门服侍先生和夫人。”

丽珠带林妙娟走了一趟,林妙娟说∶“我倒想看看你的主人是怎么样的。”

丽珠笑说∶“有照片。”照片中的男主人威严而潇洒,但两鬓已生华发,看来有50岁上下,女主人雍容华贵但顶多30出头。

林妙娟口微张,发怔的望着这张合照。

丽珠自动解释∶“蒋先生是比夫人年纪大一些,很宠爱夫人,老夫疼少妻嘛。”

又看到有3名青年男女照片,丽珠说∶“那是蒋先生和以前的妻子生的,都大了,外国工作读书,去年有回来。”

林妙娟回过神问∶“那现在的蒋夫人有孩子吗?”

丽珠笑说∶“有一名今年3岁的千金,真正的千金,先生和夫人爱如珠宝,夫人都不用保姆,亲自照料她。”

林妙娟望后∶“这对蒋先生夫妇很疼这名小女儿。”

丽珠笑说∶“是,她叫蒋诗,我们都叫她小公主。”

前世冤家阿狼

丽珠指着一张照片洋洋自得说∶“看,像不像小公主,很美丽是不?当然啦,夫人也美。”

照片中的小女孩穿着蓬蓬短纱裙,头戴一只钻石皇冠,背后有一对天使纱翼,的确非常美又非常可爱。

林妙娟看了又看,然后说∶“她真好命。”

丽珠说∶“可不是,人家厉害投胎嘛,哈哈哈。”

虽然丽珠再三挽留她多坐一会,吃完中饭才走,但林妙娟还是匆匆告辞。

后来丽珠不理睬林妙娟,她回家乡时对人说∶“她偷东西,好在也不是很值钱,幸好蒋夫人不知道我带陌生人回去,不然就炒掉我。”

大家七嘴八舌说∶林妙娟是个坏女子了,最好不要和她来往。

对林妙娟来说,那一天发生了很多事,白天她巧遇当女佣也洋洋得意的山芭妹丽珠,夜晚她又与不务正业又不负责任的前世冤家阿狼相逢。

对阿狼她感情矛盾又爱又恨,但这一天她心情不好,板着脸鼓着嘴坐下。

阿狼双眼鼓出不高兴的叱喝她∶“干吗摆出这副棺材脸给我看,老子前几天才坐完牢出来,一打听到你在这儿上班就来看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林妙娟反唇相稽∶“哼,有这么好死,你没有钱用没地方住才来找我,以为我不知道。”

阿狼大声说∶“你是老子的女人,老子和你拿点钱用有什么不对?老子睡你又有什么不妥。”

林妙娟这一晚还是让阿狼跟她回去。像阿狼这种痞三流氓,纵然谈不上有什么了不起的黑势力,却也有他一群狐群狗党,林妙娟对他无可奈何,只当前世欠了他。

林妙娟是与另一名叫咪咪的“女公关”合赁旧楼的一个2房单位。事发时咪咪刚好跟一名恩客到山上赌场,过了2个晚上才下来。回来后见不到林妙娟她也不以为意,以为她也与人客在外面过夜。

这时天气炎热,翌日咪咪就觉得屋内很臭,晚上回来更是臭气熏天,是出自林妙娟的房。拍房门没人应。到了第二天那臭味已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咪咪与其他姐妹商量后,害怕的报警,她怀疑林妙娟已死在房内尸体腐臭了。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認同希盟补选惨败,是華裔選票回流國陣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