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焚烧揭遭滥用 保留地成微塑料地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公开焚烧揭遭滥用 保留地成微塑料地

(巴生17日讯)污染问题没完没了,巴生惊现“微塑料地”!



一片约10英亩大的水利灌溉局湿地保留地,基于地点偏僻,长期沦为非法土埋场却无人知晓,直到最近频频发生非法公开焚烧活动后,附近厂家受不了空气污染顺着烟雾寻探,意外揭发这宗政府保留地遭滥用事件。

有关保留地距离巴生北港苏丹苏莱曼工业区“台湾村”约2公里,各类垃圾已被埋得极深,更让人震惊的是垃圾上层直接使用“微塑料”当沙石铺盖,估计至少1公呎深,形成一片状观的“微塑料地”。


李富豪根据土地局资料指出,该片“微塑料地”属于水利灌溉局保留地,如今却成为非法土埋场。
李富豪用手随地一抓,抓起来的全是微塑料,让人震惊。

据观察,这些铺在上层的微塑料和比较大的塑料碎,都与洋垃圾加工后的塑料相似,不排除就是洋垃圾的小碎片。

该非法土埋场近一个月来,经常发生非法公开焚烧活动,导致空气严重污染,附近一带能见度变低,形同一座“雾城”,而且还传出浓浓的烧焦味和扑鼻的难闻味道。

由于该工业区都是以外资为主,并素有“台湾村”之称,如今污染问题让外资厂家首当其冲,已经严重影响我国的投资声誉。

多名外资厂家今日向行动党雪州副宣传秘书李富豪投诉,并携同媒体前往实地采访该土埋场,该地非常隐蔽,必须通过甘榜区多次拐弯才能抵达,而该地的环境让人乍舌。

媒体一抵达现场,一阵阵扑鼻的味道便迎面而来,即使有记者戴上2层口罩,仍无法完全阻当臭味入侵。

现场所见一片白蒙蒙,远处能见度非常底,当媒体踏上“微塑料地”时,一开始还没察觉是微塑料,还以为是沙石,只是奇怪为何这片土地特别松软,直到李富豪抓起一把“沙石”让媒体查看,才惊觉原来地面竟然全是微塑料。

据了解,巴生市议会为了防止不法人士继续滥用这片保留地,因此在入口路段挖出一道“土沟渠”作为阻挡,从这片被翻动过的土地可见,微塑料目测至少1公呎深,下层都是各类垃圾,包括废弃塑料、布料、轮胎、工业废料等,至于垃圾被埋多深则无法得知。

(本报高志豪摄)

巴生县土地局挂上告示牌,警告擅闯者将面对10万令吉罚款或1年监禁,但是该告示牌已经掉落,并被忽视。

李富豪:无法分解 不要成为第二金金河

李富豪指出,这片“微塑料地”土埋场情况骇人,因此他呼吁州政府、环境局及地方政府务必关注有关问题,避免附近工业区,甚至是住宅区遭殃,变成下一个柔佛州巴西古当“金金河”。

他说,微塑料属于无法分解废物,利用其作为土埋物质,会严重污染当地土质,并直接污染当地水源和及危及河内的生物。

“这些微塑料若流入河内,会被鱼类吞食,人类再进食的话,同样会直接波及。”

他说,根据涉及的面积推断,该土埋场估计已经运作多时,若不是近期发生公开焚烧而惊动外资厂家,这宗滥用土地的大型污染事故,也可能一直被蒙在鼓里,继续违法作业。

他早前针对此事,与士文达区州议员达罗雅一起前往该土埋场了解详情,同时慰问在该地负责扑火的消拯员。

“根据执勤的市议会快速行动小组成员指出,他们必须使用推土机翻开地下泥土,以便扑灭地下火苗,避免火势死灰复燃,在他们执勤期间,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物闯入,但是,他们发现隔天还是会有新垃圾堆出现,因为不排除不法人士是漏夜作业。”

他促请当局更加“敏感”揭发和杜绝类似问题,避免污染问题持续上演,危胁国土安全。

保留地遭滥用事件,是随着该地接二连三发生焚烧活动后,遭附近厂家揭发。

须戴口罩上班

★林俊慧(音响制造厂)

由于一个月内烟霾2次来袭,严重影响员工健康,近期有不少员工被迫请病假,直接给公司造成资源损失,目前在户外工作的员工,都必须带上口罩上班,否则身体肯定受不了。

应禁公开焚烧

★许松兴(塑料制造厂)

厂方非常关注工业区环境素质问题,当局应该全力阻止类似非法公开焚烧活动,协助改善环境,厂商作为纳税人之一,理应获得更好的保障,而非在工作时,曝露在危险中。

正视污染问题

★李诗萦(音乐器材制造厂)

苏丹苏莱曼工业区的竞争能力向来欠佳,如今加上环境污染问题,可说是雪上加霜,当局若要推动和吸引新外资,就应该更加关注工业区的基设,包括工业环境污染问题。

外资厂方代表林俊慧(左起)、许松兴及李诗萦向李富豪求助,希望污染问题获得关注,避免外资却步。

★资料库LOGO★

威胁海洋生态

“微塑料”是指粒径很小的塑料粒或纺织纤维,现在在学术界对于微塑料的尺寸还没有普遍共识,通常认为小于5毫米的塑料粒,便可视为微塑料。

微塑料可分为初生微塑料和次生微塑料,初生微塑料是颗粒工业产品,例如如化妆品,含有作为工业原料的塑料颗粒和树脂颗粒,至于次生微塑料则是由大型塑料垃圾经过物理、化学及生物过程后分裂,形成体积更小的塑料粒。

微塑料对环境的危害程度极深,曾有监测发现海水、海底及海底沉积物中,都有微塑料存在,是一种造成污染的主要载体,由于体积小,因此表面吸附污染物的能力极大。

微塑料容易被贻贝、浮游动物等吃掉,由于不能消化,只能在胃里一直存在,直接威胁到海洋生物的生存和渔业发展。

达罗雅(右3)日前也在李富豪(右)陪同下,巡视“微塑料地”,并向消拯员了解详情。
根据这段挖出的“土沟”显示,目测微塑料已经被埋至少有1公呎深,下层的垃圾深度更是无从探究。
非法土埋场都是各类垃圾,包括废弃塑料、布料、轮胎、工业废料等,让人乍舌。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赞同华淡小纳入爪夷书法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