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的意旨(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上天的意旨(上) 作者:雅蒙

当然,刚刚从坟场出席葬礼回来的人们都在为她难过叹息。三个月前丧夫的创伤尚未痊愈平复,更大的痛苦几乎是立即接踵而至——她与亡夫的独生爱子急病不治。



亲友们起初还担心她会崩溃,结果她出奇的坚强,坚持负起主持葬礼的所有工作,她淡淡的说:“这是我为至爱的儿子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坚强面对
人们都承认她为爱子举行的葬礼是“完美”的。他们诧异的是,她与亡夫本是虔诚的教徒,但是爱子的葬礼却不在所属教会举行,而是在家里的小花园内。葬礼过后人客重新回到屋内,主人设有解秽酒,宾客三三两两的吃食谈天。不久也先后告辞。


一名亲友在走前安慰她:“这是上天的意旨,请节哀顺变。”

她却冷冷的说:“我会努力活下去,但我不能接受这是上天的意旨。”

亲友一愕,但不能说什么,只当她是哀伤过度。

她坚强得令人讶异,也平静得令人吃惊。葬礼过后第二天,任职护士的她就梳扮整齐回到医院工作,像没事人一般。

她的冷静异乎常情,医院的同事不安,她接受院长的建议与驻院的心理医生谈话,她微笑的答应也真的去了。

她对心理医生恳切的说:“我只是把痛苦收藏在心底深处,因为我不想展览我的哀伤,我经过失去丈夫的痛苦后明白哀伤无助于我,我必须坚强的活下去,那么我就一定要收起我的痛苦,重新生活。”

心理医生较后对院长报告:“她没有问题,她只是比许多人理智坚强。”

没有人知悉她已经踏入疯狂的第一级。然后她的疯狂会继续升级。没有人会觉得她疯狂,因为每个人的疯狂状态是不同的,平常人会形容她是“文疯”,心理与思想的疯狂。

她平日与常人一般正常,只有在一个特别的节日——上苍的儿子降临人间拯救世人的纪念日。

那个前夕连医院都充满了欢乐喜庆的气氛,医院人员都忙里抽闲庆祝一番。只有她一个人独自尽责的巡视,同事也就更放心了。

当然没有人会想到,这一晚是她客串人间大神的夜晚。她要改变上天的意旨。这一晚她是疯子。忧伤痛苦过度令她疯狂。

卅年过去。这些年在老人院生活的她年老病逝。她早自己安排好一切身后事。

律师接到老人院的通知后,照她的遗嘱把一封信寄出,收信人是医院的新院长,他一看内容吓得几乎要晕倒。立即通知医院的董事会召开紧急会议,在律师的建议下向警方报案,理由是:避免日后被牵涉者控告,那时医院会赔偿得破产。

医院院长亲自向一齐玩高尔夫球的警察局长报案,局长也大吃一惊。

他对院长说:“这件事是一定要向公众宣布的,唯一的方法就是选择一个传媒不会太注意这则新闻的日子,你们算好运,现在预知后天会有一件大事,一名反对党领袖面对宣判的日子,所有传媒都会集中火力报道消息,你们就在一天举行记者会,应该是只有小猫三四只出席,而且报纸可能没有多余的版位报道一件旧闻。”

院长接受警察局长的劝告,就在这天举行记者会,也果然只有2名见习记者出席。他们没有经验,接受了院长发下来的短短文告,没有注意到含糊的内容模棱两可,所以也没有发问,院长也很快的宣布记者会结束。文告狡猾的说:“欲知详情者请向院方联系。”

没看旧闻
因为这一天版位不够用,这则其实相当惊人的旧闻被刊登在报纸不显眼的“报屁股”位置。公众也只注意那则大新闻的报道,没有看那则“旧闻”。说真的,那件事也只关系到一小撮人而已。有些无关者看到则想:“关我什么事。”一眼扫过。牵涉此事者大都没看这则“旧闻”。

有老千计状元才之称的颜凡也看到了这则“旧闻”,是一位上门的顾客给他看的。颜凡经营着一家奇特的服务社“你快乐吗”,协助人家找寻快乐。

28岁的薛玲也有看到这则“旧闻”,这与旧事与她无关,但是她看到时却打了个寒噤。她很自然的看看怀抱中沉睡的小儿子,虽然还不到一岁大,谁也说小宝长得与爸爸一个模样,她呼出一口气。

晚上就寝时,她还与30岁的丈夫叶雄发谈起这件事。

丈夫说:“那个女人多半疯了,才干出这样恐怖的事。”

年轻力壮的叶建雄已经有两三天没有与妻子亲热,储满一身精力的他又蠢蠢欲动。这也早在薛玲的预料中,也半推半就的接受丈夫的热情拥抱。

然后叶建雄心满意足的很快呼呼入睡了,薛玲也觉得自己一身舒畅,她看看时钟,小宝多十五分钟就会准时撒尿要再喂一次奶就会睡到天亮,她赶快预备。

小宝在她怀中吃奶时,薛玲相当疲倦了,但是看着儿子漂亮的脸孔,她内心欢喜。结婚快四年,这是她与丈夫的第二个爱情结晶品,2岁的大儿子是跟家公与家婆睡在另一间房。

如果按照世俗标准,薛玲是“下嫁”叶建雄了,她娘家小康,娇生惯养长大,好歹也有个学院文凭,婚前与现在都是职业女性。

婚前是潇洒的赚钱买花戴,婚后是需要这份工作买奶粉。如果单靠丈夫一个人的收入,家用会很紧,他不仅要养妻活儿还要赡养父母。这个家需要薛玲的薪水帮补。
(三之一 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贊同华淡小纳入爪夷书法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