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販:遭市會弔銷執照 “我們不是滋事分子”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小販:遭市會弔銷執照 “我們不是滋事分子”

(吉隆坡16日訊)蒲種武吉古仔花園夜市5名,及沙登衛生市夜市2名遭梳邦再也市議會弔銷執照小販,否認是夜市滋事分子,及冒充小販簽名呈備忘錄。



據悉,梳邦再也市議會於5月30日召開常月會議時,市議會執照組主任阿茲利指市議員於5月29日下午一場會議中,以有關小販不遵守條規、多次滋事和冒充小販簽名呈備忘錄等理由,該2個夜市7個小販執照。

遭吊銷執照的小販包括來自武吉古仔花園夜市的陳天祥(鎖匙小販)、拉祖(手機配件小販)及張啟明(家居用品小販),及來自沙登衛星市夜市的祖基菲里(熟食小販)等,他們向報館投訴反駁梳邦再也市議會指責。


他們除了澄清市議會於5月30日在梳邦再也市議會常月會議言論,也促請市議會取消吊銷執照的議決。

根據梳邦再也市議會信函,市議會於6月24日發出吊銷執照通知,相關小販則分別於近日和7月8日收到吊銷執照的通知。

陳天祥說,多次向市議會、當地國州議員投訴,希望蒲種區國會議員哥賓星能提供援助。

他說,他們只是反對市議會於今年開始,向夜市小販徵收每一個攤架每一個月5令吉費用,該政策是市議會於2月13日通過,既然市議會已收取垃圾費,市議會不應再額外收取每個攤架每個月5令吉的收費。

他說,曾詢問小販促請和協調委員會(J3P)有關5令吉收費,被告知是要做為畫格子、垃圾費和聘用警衛人員等,也讓他們認為該收費相當不合理。

“市議會在之前是沒有收此費用,只是今年才開始收取,我們也不解為何要收取此費用,該費用最終的去處等。”

張啟明說,武吉古仔花園夜市是在每個星期五,隨着市議會弔銷其執照後,被迫停止在夜市中營業。

他說,當初在獲知市議會將徵收5令吉攤架費時,他們已展開簽名運動,簽名的小販都是來自於該夜市,他們也沒有如市議會所說的假冒其他小販簽名。

“大部分小販都反對徵收5令吉的費用,但因擔心遭市議會對付,也沒有小販敢再出來反對市議會的政策。”

祖基菲里:按照程序提呈申訴
祖基菲里說,在整個過程中,他們是有按照程序向市議會提呈申訴,包括與市議會、市議員等對話,並非是滋事份子。

他說,沙登衛星市夜市是每個星期兩天,分別是星期一和星期五,他是於星期一擺攤時接到其執照被市議會弔銷的通知。

他指出,在反對市議會徵收每一個攤位每個月5令吉政策時期,除了舉行收集簽名運動,也舉行對話會,包括市議會代表、市議員等皆有出席,表達他們反對的立場。

“但之後卻因為反對市議會收取5令吉政策,被指是滋事份子、不願給市議會配合罪名而遭吊銷執照滿。”

他說,根據他向律師的諮詢,市議會不應額外再向小販收取費用,因有關政策是違反地方政府法令。

他促請市議會停止繼續徵收每一個攤架誨一個月5令吉的費用,並取締吊銷其執照的決定。

武吉古仔花園夜市和沙登衛星花園夜市,分別有612個攤架和336個攤架,小販人數則是216位和151位。

相關小販是於近期接獲梳邦再也市議會發出的吊銷執照的通知。

葉國榮:夜市收費處理基本問題
梳邦再也市議員葉國榮說,市議會於2月通過,讓小販促請和協調委員會(Jawatankuasa Penyelaras dan Penggerak (J3P)向夜市小販收取每一個月5令吉(每一個攤架)費用。

他接受電訪時說,市議會是於去年成立小販促請和協調委員會,該委員會是市議會及小販之間的橋樑,但截至目前為止,以夜市的小販促請和協調委員會是最為活躍。

他說,由於之前有接到小販的投訴,市議會在舉行會議之決定讓該委員會向夜市小販收取每個月5令吉(每一個攤架),作為處理夜市的一些基本問題,包括聘用警衛人員維持保安和交通等。

他指出,在該政策執行之後,也有一些夜市小販提出反對該收費,但他們認為每個月只是繳付5令吉,即是每個星期是1令吉25仙,基本上還是合理。

他說,基於一些反對的聲音,市議會也於近期做出調整,即是有關委員會必須在銀行開設戶口,所收取的費用也必須要有帳目,讓市議會針對相關費用和錢財的進出進行協調。

“市議會尃會監督委員會使用該費用時的帳目情況,避免有人濫用款項的情況發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是否贊成退休年齡提高至6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