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遭市会吊销执照 “我们不是滋事分子”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小贩:遭市会吊销执照 “我们不是滋事分子”

(吉隆坡16日讯)蒲种武吉古仔花园夜市5名,及沙登卫生市夜市2名遭梳邦再也市议会吊销执照小贩,否认是夜市滋事分子,及冒充小贩签名呈备忘录。



据悉,梳邦再也市议会于5月30日召开常月会议时,市议会执照组主任阿兹利指市议员于5月29日下午一场会议中,以有关小贩不遵守条规、多次滋事和冒充小贩签名呈备忘录等理由,该2个夜市7个小贩执照。

遭吊销执照的小贩包括来自武吉古仔花园夜市的陈天祥(锁匙小贩)、拉祖(手机配件小贩)及张启明(家居用品小贩),及来自沙登卫星市夜市的祖基菲里(熟食小贩)等,他们向报馆投诉反驳梳邦再也市议会指责。


他们除了澄清市议会于5月30日在梳邦再也市议会常月会议言论,也促请市议会取消吊销执照的议决。

根据梳邦再也市议会信函,市议会于6月24日发出吊销执照通知,相关小贩则分别于近日和7月8日收到吊销执照的通知。

陈天祥说,多次向市议会、当地国州议员投诉,希望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能提供援助。

他说,他们只是反对市议会于今年开始,向夜市小贩征收每一个摊架每一个月5令吉费用,该政策是市议会于2月13日通过,既然市议会已收取垃圾费,市议会不应再额外收取每个摊架每个月5令吉的收费。

他说,曾询问小贩促请和协调委员会(J3P)有关5令吉收费,被告知是要做为画格子、垃圾费和聘用警卫人员等,也让他们认为该收费相当不合理。

“市议会在之前是没有收此费用,只是今年才开始收取,我们也不解为何要收取此费用,该费用最终的去处等。”

张启明说,武吉古仔花园夜市是在每个星期五,随着市议会吊销其执照后,被迫停止在夜市中营业。

他说,当初在获知市议会将征收5令吉摊架费时,他们已展开签名运动,签名的小贩都是来自于该夜市,他们也没有如市议会所说的假冒其他小贩签名。

“大部分小贩都反对征收5令吉的费用,但因担心遭市议会对付,也没有小贩敢再出来反对市议会的政策。”

祖基菲里:按照程序提呈申诉
祖基菲里说,在整个过程中,他们是有按照程序向市议会提呈申诉,包括与市议会、市议员等对话,并非是滋事份子。

他说,沙登卫星市夜市是每个星期两天,分别是星期一和星期五,他是于星期一摆摊时接到其执照被市议会吊销的通知。

他指出,在反对市议会征收每一个摊位每个月5令吉政策时期,除了举行收集签名运动,也举行对话会,包括市议会代表、市议员等皆有出席,表达他们反对的立场。

“但之后却因为反对市议会收取5令吉政策,被指是滋事份子、不愿给市议会配合罪名而遭吊销执照满。”

他说,根据他向律师的谘询,市议会不应额外再向小贩收取费用,因有关政策是违反地方政府法令。

他促请市议会停止继续征收每一个摊架诲一个月5令吉的费用,并取缔吊销其执照的决定。

武吉古仔花园夜市和沙登卫星花园夜市,分别有612个摊架和336个摊架,小贩人数则是216位和151位。

相关小贩是于近期接获梳邦再也市议会发出的吊销执照的通知。

叶国荣:夜市收费处理基本问题
梳邦再也市议员叶国荣说,市议会于2月通过,让小贩促请和协调委员会(Jawatankuasa Penyelaras dan Penggerak (J3P)向夜市小贩收取每一个月5令吉(每一个摊架)费用。

他接受电访时说,市议会是于去年成立小贩促请和协调委员会,该委员会是市议会及小贩之间的桥梁,但截至目前为止,以夜市的小贩促请和协调委员会是最为活跃。

他说,由于之前有接到小贩的投诉,市议会在举行会议之决定让该委员会向夜市小贩收取每个月5令吉(每一个摊架),作为处理夜市的一些基本问题,包括聘用警卫人员维持保安和交通等。

他指出,在该政策执行之后,也有一些夜市小贩提出反对该收费,但他们认为每个月只是缴付5令吉,即是每个星期是1令吉25仙,基本上还是合理。

他说,基于一些反对的声音,市议会也于近期做出调整,即是有关委员会必须在银行开设户口,所收取的费用也必须要有帐目,让市议会针对相关费用和钱财的进出进行协调。

“市议会尃会监督委员会使用该费用时的帐目情况,避免有人滥用款项的情况发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是否赞成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