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骨肉(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亲骨肉(中) 作者:雅蒙

余翠珍让男婴跟自己姓,取名余加兴。她很高兴原本无望生育的自己,如今生下自己的孩子,日后有子防老。



余翠珍搬到城市另一区生活,一来要母子俩过新生活,二来她下意识要逃避海太太“索子”。

她以单亲母亲的身分生活,有人问起余加兴的父亲,她淡淡的说∶“不在了。”别人也识趣不再问下去,多数以为她是小寡妇。


起初,余翠珍也很注意报纸的寻人广告,不知海太太会不会突然现身逼她交出儿子。随着时间过去,她愈发舍不得交出孩子。有时做梦到这种情境,她只感觉心如刀割。

不知不觉余加兴2岁多了,余翠珍渐渐淡忘海太太的事了,只不过另有新的忧虑,这2年来她一直守着儿子“不事生产”,虽然日子过得节俭,却也怕会坐吃山空,但如果出外工作,儿子没人照顾也是两难。

余翠珍这时已自买有一间3房廉价屋,她决定分租一间出去有一点收入。她先租给一名自食其力的中年单身女子。但半年后,这名怎么看也是好女子的中年女房客却连续收到神秘猥琐信件,吓得即时搬走。

这事也令余翠珍有点担心,原本她坚持只租给女房客的,这时又觉得有个男房客在可以壮胆,只要自己小心选择就行。

但余翠珍还没有把吉房招租的红纸贴出去,已经有一名卅多岁的男子上门,他说∶“我到这儿来想找租房间,附近的人告诉我说,你这儿有房要出租。”

这个男子黑黑实实,虽然算得是一名彪形大汉,但态度诚恳加上朴实的外表,令余翠珍相信他不会是坏人。

余翠珍这时还有点挣扎要不要租房给男人,2岁多的儿子这时却走近这名大汉,搂抱他的脚。这名自称姓陆的男子笑着抱起余加兴,对余翠珍说∶“你的孩子?太可爱了,真希望我也有一个像他这么可爱的儿子。”余翠珍和任何母亲一样,一听别人称赞自己的孩子,就认定对方必是好人。

她带这名叫陆沛和的男子去看房间后,马上决定租给他。他问要多少房租时,她反问∶“你能出多少?”陆沛和出的数目比她想要的还多出了30%,她即刻与他成交。

陆沛和还拿出50元给她∶“麻烦你帮我打扫打扫房间,我明天就搬过来。”余翠珍一口说好。

陆沛和第二天就带着简单的行李搬过来。他告诉余翠珍自己多年在外干着辛劳的工作,积存了一些钱,所以如今回来想先休息一阵再做打算,看看有没有小生意可做。

他回来才三几个月,有时会出去找朋友,但大多数时候在家。他似乎很喜欢小孩,时常抱小小的余加兴进他的房间嬉戏,还买玩具给他。

余翠珍取笑他∶“这么喜欢小孩,该快点结婚生一个。”他叹息说∶“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福气的。”

他继而向余翠珍坦白,他确曾结过一次婚,只是已离婚,他说∶“聚少离多的婚姻是摇摇欲坠的,尤其对相爱得不够深的夫妇。”

余翠珍觉得自己和他在这方面有点同病相怜,对陆沛和渐渐没有戒备之心。

陆沛和好像有意要援助她,搬入不久就委托余翠珍洗涤衣物,然后又要求搭伙食,他主动提出的价钱都很吸引。

因为在一起用餐吃饭,更像一家人。小余加兴还时常坐在陆沛和强壮的大腿上,由他喂食,外人看起来会以为他们是父子,是一家三口乐也融融。

一次陆沛和像试探余翠珍∶“单亲妈妈不易为,何不考虑再婚,为孩子找个爸爸也是好的。”余翠珍苦笑∶“谈何容易,我条件不是那么好,拖着一个儿子更无人问津了。”

陆沛和笑说∶“也不能这么说,说不定就有人喜欢有个现成的孩子叫爸爸。”

余翠珍一愣心一跳,但看陆沛和好像若无其事逗小余加兴玩,她强自镇定笑曰∶“倒是你们男人,要成家比较容易。”陆沛和笑道∶“我想啊,你给我介绍?”

余翠珍心中有些微失落∶“好啊,不过我认识的人也不多,你喜欢怎么样的?”陆沛和冲着她神秘一笑∶“我过两天再告诉你。”

过两天余加兴的3岁生日,陆沛和带他们母子出去庆祝,买了许多玩具礼物给他,带他去游乐场玩更陪他玩。看儿子兴高采烈,余翠珍心中想∶“孩子如果有一个父亲总是好的。”

陆沛和又带他们母子去吃大餐,然后他出其不意的说∶“那天你问我,喜欢怎么样的女子,那我坦白告诉你,我希望我未来的妻子就是你。”余翠珍没料到他是单刀直入的“求婚”,心中又惊又喜,但一时又不知该怎么说。

陆沛和体谅的说∶“你不必急着答覆,慢慢考虑。”他把大手覆在她的手上,她没有退缩,然后他说∶“我送你们先回,我出去一阵。”

在余翠珍下车时,他猝不及防的抓着她的手低声说∶“我还是等不及了,你今晚就考虑好行吗?等一会你不要关房门。”

余翠珍更心如擂鼓,但这一晚她真的没有锁房门。没有多久,她听到陆沛和驾车回来,然后房门轻轻被推开,在黑暗中她仍然能看到陆沛和一脸欢喜不尽。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認同内阁废除私人诊所及牙医诊所的问诊收费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