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福星(中) 作者:雅蒙

湯升一開始被捕時還有點驚慌,等到知悉是牽涉到呂娜的命案時,他大吃一驚後毫無懼色,更理直氣壯說∶“我有證人,一位林小姐,在呂娜被害前我已經在她的車中。”



警方也不想草菅人命釀成冤案,通過各式傳媒管道呼籲這位林小姐出來做證,但等了一個月,杳無音訊。湯升被認定是說謊。

還有更多的證據指向湯升,鄰居指證說湯升的背影很像那晚他看到的背影。此外又找出呂娜的金飾,警方推論那晚湯升去偷竊被呂娜發現,老羞成怒殺死呂娜。檢察官還勸湯升接受誤殺的罪名,好過被控一級謀殺罪。


湯升的反應是憤怒∶我沒殺人怎能認罪。只是有更糟的罪在等着他——謀財害命。

警方推論∶湯升知道呂娜立的遺囑,她死後財產全數遺留給他,呂娜一年後能和丈夫王先生正式離婚。警方認為湯升財迷心竅知道呂娜趕他走意味他失去這筆可觀的財產,唯一的辦法就是趁呂娜還沒有更新遺囑前殺死她。

3個月後湯升已被判死刑時,他苦苦盼望的林小姐仍然無影無蹤。

湯升以為這世上只有林小姐知道他搭順風車的事,但他想不到有第2人知道,林小姐的未婚夫李先生。

湯升不知道這位小姐不姓林,她姓凌,全名是凌璃,她是在前一晚去聽講座,弘法的僧侶說∶“與人方便也即是予自己方便。”那一晚她是想到這句話,才毅然在風雨中讓一個陌生男人搭順風車。

狠罵一頓

那一晚凌璃不止是接未婚夫的機,她旋即會乘搭另一班凌晨的飛機飛倫敦受訓3個月,車子由未婚夫駕回去。

當她把半途讓一個姓湯的男子搭順風車的事說時,卻被未婚夫狠狠罵一頓。她有點不服氣,又明白未婚夫是好意,也不做辯駁。

凌晨2時凌璃就上飛機直飛倫敦,3個月後才回返,她完全不知道警方與湯升的律師正找她。等她回來後又3個月了,凌璃一日到街市買鮮花,花販用舊報紙包裹。等她把花剪枝修葉插好,要用舊報紙包着枝葉丟棄時,才瞥到這則新聞,好奇下她仔細閱讀嚇一跳。

這時凌璃萬萬沒想到這個發現竟然影響到她的婚事,讓她明白李先生不是她的真命天子。

她驚異的告訴未婚夫,誰知他冷冷淡淡說∶“這件事我早知道了,我也知道這姓湯的要找的林小姐是你這位凌小姐。”

凌璃吃驚∶“人命關天,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未婚夫瞪她一眼∶“這個湯升是個敗類,不值得你關心。他玩弄不少女性,更騙財騙色,也不知這些女人怎麼搞的,會看中這種男人,他最後勾搭上死者呂娜吃軟飯,還心狠手辣謀財害命,這種社會寄生蟲理他做甚。”

凌璃怔住,再問∶“然則你知道湯升說的是真話,他沒殺人,我可以為他做證對不。”

李先生不耐煩說∶“我們不要再談這件事,你就是好管閑事,我媽媽頂不喜歡你這點。”

暴跳如雷

凌璃軟聲說∶“這不是閑事,是人命關天。”

是在這一剎那,凌璃看清未婚夫的真面目——冷酷無情自私,毫無道義可言,這絕不是她要付託終身的良人。第2天凌璃請一天假,收拾行李搬出去,把訂婚的鑽戒留下。李先生會暴跳如雷,但不會糾纏不休,因為他心高氣傲。

然後她去警察局,剛好在詢問處遇到“破案神探”老麥,他本來就對這起案件有所懷疑,立即親自接待凌璃。

在聽取了凌璃的供證後,老麥雖然已相信80%,但一面之詞還是不足為憑,又需要證據來支持凌璃的供詞。老麥立即派得力助手小雷去找李先生問話。

小雷已明白李先生那種“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自私性格,他一開口就說∶“我們要調查你某月某日在那裡,懷疑你和一件案子有關。”李先生又怒又懼,連忙全盤說出事實,要拉前未婚妻凌璃作不在場證人。

凌璃的供證可信,也證明了湯升這時是在坐冤獄,呂娜兇手另有其人。檢察官知道後也慌了手腳,急急去找法官簽令——湯升無罪立即釋放。

湯升總算趕得及在黃昏之前出獄,老麥還與凌璃去接他。

老麥說∶“湯升,我們還需要你幫忙,去抓殺呂娜的真兇。”

湯升恨恨說∶“我一定幫忙,這傢伙分明有意嫁禍我。”

湯升再次見到凌璃,凌璃向他道歉∶“我那時出國不知道這事。”

湯升再三感謝她∶“多謝你的熱心,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不知何以回報。”

老麥在旁插口∶“以身相報,做牛做馬服侍凌璃。”然後他的電話響起,立即要走。

凌璃請湯升去用一頓豐盛的晚餐然後問∶“你何處安身?”

湯升說∶“我無處可去。”

凌璃又想到“與人方便即是予自己方便”這句話,她沉吟一陣說∶“我也是今天臨時找了一間公寓住下,有一間空房可以讓你暫住。”

湯升凝視她∶“你不怕我侵犯你嗎?”

凌璃微笑∶“我想你不願意再嘗鐵窗風味是不,況且老麥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又看着他笑說∶“據說你交女朋友易如反掌,她們爭着投懷送抱,你大概不屑去侵犯女性。”

湯升苦笑∶“你取笑我了,我就是做了太多風流壞事才有冤枉坐牢的報應。”
(三之二、明續)

↓↓其他連結↓↓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為雪隆布城目前實施的CMCO條例會否過於鬆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