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福星(中) 作者:雅蒙

汤升一开始被捕时还有点惊慌,等到知悉是牵涉到吕娜的命案时,他大吃一惊后毫无惧色,更理直气壮说∶“我有证人,一位林小姐,在吕娜被害前我已经在她的车中。”



警方也不想草菅人命酿成冤案,通过各式传媒管道呼吁这位林小姐出来做证,但等了一个月,杳无音讯。汤升被认定是说谎。

还有更多的证据指向汤升,邻居指证说汤升的背影很像那晚他看到的背影。此外又找出吕娜的金饰,警方推论那晚汤升去偷窃被吕娜发现,老羞成怒杀死吕娜。检察官还劝汤升接受误杀的罪名,好过被控一级谋杀罪。


汤升的反应是愤怒∶我没杀人怎能认罪。只是有更糟的罪在等着他——谋财害命。

警方推论∶汤升知道吕娜立的遗嘱,她死后财产全数遗留给他,吕娜一年后能和丈夫王先生正式离婚。警方认为汤升财迷心窍知道吕娜赶他走意味他失去这笔可观的财产,唯一的办法就是趁吕娜还没有更新遗嘱前杀死她。

3个月后汤升已被判死刑时,他苦苦盼望的林小姐仍然无影无踪。

汤升以为这世上只有林小姐知道他搭顺风车的事,但他想不到有第2人知道,林小姐的未婚夫李先生。

汤升不知道这位小姐不姓林,她姓凌,全名是凌璃,她是在前一晚去听讲座,弘法的僧侣说∶“与人方便也即是予自己方便。”那一晚她是想到这句话,才毅然在风雨中让一个陌生男人搭顺风车。

狠骂一顿

那一晚凌璃不止是接未婚夫的机,她旋即会乘搭另一班凌晨的飞机飞伦敦受训3个月,车子由未婚夫驾回去。

当她把半途让一个姓汤的男子搭顺风车的事说时,却被未婚夫狠狠骂一顿。她有点不服气,又明白未婚夫是好意,也不做辩驳。

凌晨2时凌璃就上飞机直飞伦敦,3个月后才回返,她完全不知道警方与汤升的律师正找她。等她回来后又3个月了,凌璃一日到街市买鲜花,花贩用旧报纸包裹。等她把花剪枝修叶插好,要用旧报纸包着枝叶丢弃时,才瞥到这则新闻,好奇下她仔细阅读吓一跳。

这时凌璃万万没想到这个发现竟然影响到她的婚事,让她明白李先生不是她的真命天子。

她惊异的告诉未婚夫,谁知他冷冷淡淡说∶“这件事我早知道了,我也知道这姓汤的要找的林小姐是你这位凌小姐。”

凌璃吃惊∶“人命关天,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未婚夫瞪她一眼∶“这个汤升是个败类,不值得你关心。他玩弄不少女性,更骗财骗色,也不知这些女人怎么搞的,会看中这种男人,他最后勾搭上死者吕娜吃软饭,还心狠手辣谋财害命,这种社会寄生虫理他做甚。”

凌璃怔住,再问∶“然则你知道汤升说的是真话,他没杀人,我可以为他做证对不。”

李先生不耐烦说∶“我们不要再谈这件事,你就是好管闲事,我妈妈顶不喜欢你这点。”

暴跳如雷

凌璃软声说∶“这不是闲事,是人命关天。”

是在这一刹那,凌璃看清未婚夫的真面目——冷酷无情自私,毫无道义可言,这绝不是她要付托终身的良人。第2天凌璃请一天假,收拾行李搬出去,把订婚的钻戒留下。李先生会暴跳如雷,但不会纠缠不休,因为他心高气傲。

然后她去警察局,刚好在询问处遇到“破案神探”老麦,他本来就对这起案件有所怀疑,立即亲自接待凌璃。

在听取了凌璃的供证后,老麦虽然已相信80%,但一面之词还是不足为凭,又需要证据来支持凌璃的供词。老麦立即派得力助手小雷去找李先生问话。

小雷已明白李先生那种“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自私性格,他一开口就说∶“我们要调查你某月某日在那里,怀疑你和一件案子有关。”李先生又怒又惧,连忙全盘说出事实,要拉前未婚妻凌璃作不在场证人。

凌璃的供证可信,也证明了汤升这时是在坐冤狱,吕娜凶手另有其人。检察官知道后也慌了手脚,急急去找法官签令——汤升无罪立即释放。

汤升总算赶得及在黄昏之前出狱,老麦还与凌璃去接他。

老麦说∶“汤升,我们还需要你帮忙,去抓杀吕娜的真凶。”

汤升恨恨说∶“我一定帮忙,这家伙分明有意嫁祸我。”

汤升再次见到凌璃,凌璃向他道歉∶“我那时出国不知道这事。”

汤升再三感谢她∶“多谢你的热心,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不知何以回报。”

老麦在旁插口∶“以身相报,做牛做马服侍凌璃。”然后他的电话响起,立即要走。

凌璃请汤升去用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问∶“你何处安身?”

汤升说∶“我无处可去。”

凌璃又想到“与人方便即是予自己方便”这句话,她沉吟一阵说∶“我也是今天临时找了一间公寓住下,有一间空房可以让你暂住。”

汤升凝视她∶“你不怕我侵犯你吗?”

凌璃微笑∶“我想你不愿意再尝铁窗风味是不,况且老麦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又看着他笑说∶“据说你交女朋友易如反掌,她们争着投怀送抱,你大概不屑去侵犯女性。”

汤升苦笑∶“你取笑我了,我就是做了太多风流坏事才有冤枉坐牢的报应。”
(三之二、明续)

↓↓其他连结↓↓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認同内阁废除私人诊所及牙医诊所的问诊收费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