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车场沦为转运站 输送馊水恶臭随风飘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泊车场沦为转运站 输送馊水恶臭随风飘

报导:廖延濠



(八打灵再也4日讯)泊车场沦为“馊水转运站”,飘来阵阵恶臭,居民甚至误以为正在“倒粪”!

该泊车场是在Kelana Centre Point和八打灵再也市政厅体育馆附近,从去年起沦为“馊水转运站”,罗厘经常驶入泊车场,进行输送馊水与厨余工作,过程恶臭无比,异味随风飘散。


当地这块占地1亩的收费泊车场,多年前曾被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充作为临时性的废车泊车厂用途,因乱弃废车,有些车子甚至如垃圾糟般塞满各种不同的垃圾,惹来投诉,担心废车会积水而沦为黑斑蚊滋生的温床。 。

如今泊车场一处角落,成为了停放数十辆罗厘的地点,但罗厘都是长期停放,几乎没有移动过。

从去年起,每天几乎都有载送馊水、厨余与回收食油的槽车罗厘驶入,在泊车场范围进行输送工作,将小型槽车内收集的馊水输入大型槽车内,结果散发的恶臭直逼Kelana Centre Point,惹来的商家与居民不满。

居民与管理层一度误会对方正在“倒粪”,经过多方管道投诉,去年8月2日由八打灵再也市政厅环境组官员调查后,才得知是馊水。

市政局官员警告对方,惟事隔多月,泊车场地段至今尚停放多辆罗厘,输送馊水工作不时仍在进行。

Kelana Centre Point管理层秘书谢吉兆带领《中国报》记者前往视察,泊车场停放罗厘的位置,与该商业中心仅仅一墙之隔。

据知,罗厘业者方面都是趁着下午人少,以及晚上时段进行输送工作,味道随风飘向Kelana Centre Point范围,A、B、C、D共4座楼层超过千间住户单位的居民,都被迫闻着恶臭味。

市政局官员警告要求停止转运馊水活动,惟事隔多月,泊车场地段至今尚停放多辆罗厘,输送馊水工作不时仍在进行。

谢吉兆:输送过程需半小时

谢吉兆说,本月25日下午3时至4时之间,又有两辆槽车罗厘驶入泊车场,进行馊水输送过程,当时大风吹来,真是恶臭无比。

他指出,有关地段属国能保留地,被租用作为收费泊车场用途超过10年,过去曾被市政厅充作为临时性废车泊车厂,去年开始就出现槽车罗厘,进行输送馊水工作。

“每天至少有一辆槽车罗厘驶来,有时候是下午停泊在泊车场,趁人少才输送馊水,有时候则留到晚上才工作。”

他指出,每次槽车罗厘输送馊水工作至少需要半小时,飘散的味道非常恶心,甚至让人误会是粪便。

他说,管理层致电邮向市政厅投诉,派出官员介入调查后,对方仍我行我素,毫不理会继续进行输送工作,停泊的数十辆罗厘也没有被移走。

他希望市政厅严厉执法,采取行动禁止对方进行不卫生活动。

谢吉兆出示进行馊水转运活动的私人泊车场。

诺迪雅娜:地主不知情

Kelana Centre Point管理层经理诺迪雅娜指出,管理层曾上门展开突击,发现是由印裔员工操作,对方还强调“那是他的地方”。

她指出,她不满致电向该员工的雇主投诉,雇主表示他只是向泊车公司租用该地段进行活动。

她也向国能方面投诉,找到该地段地主的联络方式,然而地主对相关活动毫不知情。

她指出,泊车场内的小型槽车,偶有出动上门回收烹煮过的食油和馊水,回来将盛载物输送入大型槽车,再由大型槽车载走。

“输送过程飘过来的味道奇臭无比,我们当初以为是转运粪便,追问下得知是馊水及回收的食油。”

小型槽车外出回收烹煮过的食油和馊水,将盛载物输送入大型槽车。

若查证转运馊水 市政厅将发警告信

市政厅环境卫生组助理主任慕宾指出,该组官员会再前往调查,一旦查证当地仍有进行馊水转运活动,即发警告信给对方。

他接受《中国报》电访指出,去年执法官员依据投诉上门调查,对方承诺会停止相关活动,所以官员给予口头警告。

他说,当时官员并没有亲眼目睹馊水转运活动,所以只是口头警告对方。

他指出,该地段属国能保留地,由国能出租地段给私人公司供收费泊车,市政厅方面无权阻止该公司停泊槽车罗厘。

泊车场一处角落长期停放数十辆罗厘。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認同希盟补选惨败,是華裔選票回流國陣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