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壞胚子(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天生壞胚子(上) 作者:雅蒙

這年的雨季時常愛在晚上下雨,老麥這一晚就被大雨留在警察總局。罪證組交來了幾天前他吩咐下去的一份檢驗。



罪證組人員交來時還一邊嘮叨:“我們忙目前的罪案都周身不得閑了,還要我們檢驗十年前的罪案。”

這是老麥一名手下特別要求老麥做的。


這是一位叫徐喜的女刑警,到老麥這裡來工作還不到二年。

徐喜長相甜美,辦事也妥貼能幹,但她人緣不太好,因為她鮮少與同事打交道,時常若有所思。她在上一個警察局也是如此。人家說她中了魔障,老麥則認為她是太執着於工作,大家都知道徐喜一直被十年前一起案件困擾。

這起案件局裡判定結束調查了,連懸案都不是,可是徐喜一直放不下,她甚至用自己的假期繼續跟進暗中調查。

徐喜堅持案件沒有結束,這令她成為同事間的笑談,也給她自己帶來了麻煩,因為人家投訴她騷擾。幸好投訴的人只是要她的上司管束她繼續騷擾,沒有真正的提控,否則徐喜真的會有麻煩。

幸好老麥明白這是徐喜的認真,每個探員都會對自己一起案件着迷,不甘心它沒有破案。

在徐喜來報到時,老麥對她說,工作時盡全力偵查案件,她閑暇要繼續偵查那件案他不會阻止。

徐喜佩服老麥也感激他的了解,她工作相當出色。

這一晚老麥看了那份醫藥檢驗,他大吃一驚:原來徐喜是對的,她不是着了魔障,她只是有很強的直覺,她下意識的感覺到這件案子的詭譎神秘。現在這份醫藥檢驗證明是鐵證如山,徐喜真的把十年前一起神秘案件破了。

懷疑得到證實

老麥要即刻通知徐喜,讓她歡喜,他微笑對徐喜說:“你的毅力破了這宗神秘不可解的案件,你有超強而且正確的直覺,沒有錯,你的懷疑得到證實,就是她。”

老麥以為徐喜會開心到又叫又跳,但徐喜卻臉色蒼白,整個人呆如木雞,喃喃說:“我錯了,錯了十年。”她奪門而出,差點與進來的小雷迎面相撞。

小雷詫異問:“亞喜怎麼了?”老麥嘆息:“事情有兩面,從一面看她是對的,從另一面看她是錯的。”

徐喜在雨中疾駛,來到幾十公里外的一座豪華樓房前,她猛撳門鈴,一名中年管家開門看到是徐喜臉色大變如見妖魔,他用力要把門關上,一邊生氣說:“你這個神經病,你要糾纏不休嗎?你把我家主人害得還不夠慘嗎?我們不歡迎你,臭婆娘,你快走,你是不是要我打電話報警,我家主人早已經申請禁制令,不許你出現在他面前一百公尺內。”

徐喜的手臂夾在門裡,管家不敢當真關上。這時一個男人的聲音沉聲說:“老何,讓她進來吧,看她這回又有什麼新的指控。”

門突然大開,徐喜跌跌撞撞入屋,她混身是雨水狼狽不堪,她還沒有抬頭看說話的人,但他的聲音對她是太熟悉了,真的,她陰魂不散的糾纏了他十年,還真的沒有什麼是她不知道他的。

這個男人叫龔軍。徐喜第一次見到他時,她廿三歲,他廿六歲,那是十年前的事了。

勸告徐喜罷手

那時的龔軍是天之驕子,家境富裕,外表又出色,稱得上英俊高大,男性朋友巴結他希望從他身上撈得好處,女子向他送秋波希望得到他青睞,可以從慷慨的他那兒得到金錢。但徐喜卻一直討厭他,縱然他長得好看,在她眼裡是個輕佻浮滑的紈絝子弟。這也因為她第一次見到龔軍時,是在調查一個案件,龔軍是被調查的對象。

徐喜根本沒有機會盤詰龔軍,龔家幾乎請了一個律師團保護他。初出茅廬的徐喜招架不了這些律師的咄咄逼人,情況狼狽更令她憎恨龔軍,她咬定龔軍犯罪,只是利用財富來脫罪。

徐喜是因為一位20歲的年輕女子林美珍神秘失蹤而調查龔軍。她的父母在一個星期後報案,上司把這宗案件交給徐喜跟進,主要是警方認為很可能是林美珍自己玩失蹤,因為她以前就有行為不檢的紀錄,不是個好女孩。

徐喜很認真的調查,發現林美珍失蹤前,在一間著名的夜店被花花公子龔軍泡上了,夜店外的攝影紀錄機也拍到兩個人親密的離開。龔軍起初說不認識林美珍,到後來看到證據才不得已承認那晚的確泡上林美珍,但是他說那晚並沒有發生什麼,林美珍半途反悔不肯繼續狂歡,他就讓她在街頭下車。當然他更否認與林美珍的失蹤有關。徐喜認定他說謊。

龔家財雄勢大,同事甚至上司都婉轉勸告徐喜罷手,否則是自惹麻煩。但是徐喜則認為縱然林美珍好玩,她也是人家的女兒,她的父母堅持這一回她真的是失蹤,她以前再好玩,三幾天後即使不回家也會致電父母。

失蹤有時相等於被謀殺。徐喜鍥而不捨終於獲得一名法官給她搜查證,只是搜查龔軍的豪華跑車。她的理由是如果龔軍沒有做虧心事,他就應該大方的讓她檢查“還他清白”。

徐喜的本心只是要為難龔軍,她不以為會搜查到什麼,卻沒想到在車子的行李廂發現血跡,經過脫氧核糖核酸的基因分析,證明這是林美珍的血跡。

徐喜大喜過望,這是龔軍犯罪的鐵證,即刻扣捕龔軍“協助查案”。

(三之一、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最近頻發生家長投訴教師體罰事件,你是否贊成體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