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坏胚子(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天生坏胚子(上) 作者:雅蒙

这年的雨季时常爱在晚上下雨,老麦这一晚就被大雨留在警察总局。罪证组交来了几天前他吩咐下去的一份检验。



罪证组人员交来时还一边唠叨:“我们忙目前的罪案都周身不得闲了,还要我们检验十年前的罪案。”

这是老麦一名手下特别要求老麦做的。


这是一位叫徐喜的女刑警,到老麦这里来工作还不到二年。

徐喜长相甜美,办事也妥贴能干,但她人缘不太好,因为她鲜少与同事打交道,时常若有所思。她在上一个警察局也是如此。人家说她中了魔障,老麦则认为她是太执着于工作,大家都知道徐喜一直被十年前一起案件困扰。

这起案件局里判定结束调查了,连悬案都不是,可是徐喜一直放不下,她甚至用自己的假期继续跟进暗中调查。

徐喜坚持案件没有结束,这令她成为同事间的笑谈,也给她自己带来了麻烦,因为人家投诉她骚扰。幸好投诉的人只是要她的上司管束她继续骚扰,没有真正的提控,否则徐喜真的会有麻烦。

幸好老麦明白这是徐喜的认真,每个探员都会对自己一起案件着迷,不甘心它没有破案。

在徐喜来报到时,老麦对她说,工作时尽全力侦查案件,她闲暇要继续侦查那件案他不会阻止。

徐喜佩服老麦也感激他的了解,她工作相当出色。

这一晚老麦看了那份医药检验,他大吃一惊:原来徐喜是对的,她不是着了魔障,她只是有很强的直觉,她下意识的感觉到这件案子的诡谲神秘。现在这份医药检验证明是铁证如山,徐喜真的把十年前一起神秘案件破了。

怀疑得到证实

老麦要即刻通知徐喜,让她欢喜,他微笑对徐喜说:“你的毅力破了这宗神秘不可解的案件,你有超强而且正确的直觉,没有错,你的怀疑得到证实,就是她。”

老麦以为徐喜会开心到又叫又跳,但徐喜却脸色苍白,整个人呆如木鸡,喃喃说:“我错了,错了十年。”她夺门而出,差点与进来的小雷迎面相撞。

小雷诧异问:“亚喜怎么了?”老麦叹息:“事情有两面,从一面看她是对的,从另一面看她是错的。”

徐喜在雨中疾驶,来到几十公里外的一座豪华楼房前,她猛揿门铃,一名中年管家开门看到是徐喜脸色大变如见妖魔,他用力要把门关上,一边生气说:“你这个神经病,你要纠缠不休吗?你把我家主人害得还不够惨吗?我们不欢迎你,臭婆娘,你快走,你是不是要我打电话报警,我家主人早已经申请禁制令,不许你出现在他面前一百公尺内。”

徐喜的手臂夹在门里,管家不敢当真关上。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沉声说:“老何,让她进来吧,看她这回又有什么新的指控。”

门突然大开,徐喜跌跌撞撞入屋,她混身是雨水狼狈不堪,她还没有抬头看说话的人,但他的声音对她是太熟悉了,真的,她阴魂不散的纠缠了他十年,还真的没有什么是她不知道他的。

这个男人叫龚军。徐喜第一次见到他时,她廿三岁,他廿六岁,那是十年前的事了。

劝告徐喜罢手

那时的龚军是天之骄子,家境富裕,外表又出色,称得上英俊高大,男性朋友巴结他希望从他身上捞得好处,女子向他送秋波希望得到他青睐,可以从慷慨的他那儿得到金钱。但徐喜却一直讨厌他,纵然他长得好看,在她眼里是个轻佻浮滑的纨绔子弟。这也因为她第一次见到龚军时,是在调查一个案件,龚军是被调查的对象。

徐喜根本没有机会盘诘龚军,龚家几乎请了一个律师团保护他。初出茅庐的徐喜招架不了这些律师的咄咄逼人,情况狼狈更令她憎恨龚军,她咬定龚军犯罪,只是利用财富来脱罪。

徐喜是因为一位20岁的年轻女子林美珍神秘失踪而调查龚军。她的父母在一个星期后报案,上司把这宗案件交给徐喜跟进,主要是警方认为很可能是林美珍自己玩失踪,因为她以前就有行为不检的纪录,不是个好女孩。

徐喜很认真的调查,发现林美珍失踪前,在一间著名的夜店被花花公子龚军泡上了,夜店外的摄影纪录机也拍到两个人亲密的离开。龚军起初说不认识林美珍,到后来看到证据才不得已承认那晚的确泡上林美珍,但是他说那晚并没有发生什么,林美珍半途反悔不肯继续狂欢,他就让她在街头下车。当然他更否认与林美珍的失踪有关。徐喜认定他说谎。

龚家财雄势大,同事甚至上司都婉转劝告徐喜罢手,否则是自惹麻烦。但是徐喜则认为纵然林美珍好玩,她也是人家的女儿,她的父母坚持这一回她真的是失踪,她以前再好玩,三几天后即使不回家也会致电父母。

失踪有时相等于被谋杀。徐喜锲而不舍终于获得一名法官给她搜查证,只是搜查龚军的豪华跑车。她的理由是如果龚军没有做亏心事,他就应该大方的让她检查“还他清白”。

徐喜的本心只是要为难龚军,她不以为会搜查到什么,却没想到在车子的行李厢发现血迹,经过脱氧核糖核酸的基因分析,证明这是林美珍的血迹。

徐喜大喜过望,这是龚军犯罪的铁证,即刻扣捕龚军“协助查案”。

(三之一、明续)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最近频发生家长投诉教师体罚事件,你是否赞成体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