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父之名(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因父之名(下) 作者:雅蒙

小雷吃惊:“当年张胜兴是被自己的儿子,也是今天毒死十二名黑社会头目的张家振杀死的?怎么可能!”



老麦叹息:“我们当年比你现在还要吃惊,况且张家振那时才十六岁。抓到他,我们也没有半点兴奋。”

老麦说:“起初在张胜兴遇害时,我们简直没有脸见他的妻子孙丽慧。在警方努力说服他担当证人时,他们知道危险性也害怕,我们拍胸膛向他们保证绝对不会有事。出事后,孙丽慧没有直言责备我们,她只是说:‘我与外子相信你们,看看现在我们变成孤儿寡妇。我最小的儿女才四岁。’但当孙丽慧知道原来是大儿子张家振杀死了父亲,她的伤心难过与愤怒,也令我们看了心酸。”


小雷轻声问:“张家振为什么杀死自己的父亲?是萧啸天威迫吗?”

老麦摇头:“不是。他说是误杀。他说他原本是只是想吓一下父亲,没想到他不能好好的应用那个遥控器,令到那个巨型神手机不断猛烈的敲击大厦,令到那层楼倒塌,张胜兴跌出楼外惨死。”

小雷追问:“但是他为什么要阻吓父亲出庭做证,张胜兴做的是一件正义的事,每个人都会尊敬佩服他的勇气。”

老麦轻声说:“因为张家振那时是个自私的中学生,他只为自己着想。”

老麦叹息:“我至今还记得,当我们当着孙丽慧的面前逼问他时,他承认了误杀父亲,但起初始终不认错,最后他还责备父亲一意孤行,没有与家人商量就答应当证人,令到一家生活起大变化。”

背叛了正义

孙丽慧吃惊说:“你父亲有与我商量,我们讨论了很久,最后我们认为这是对的事,我鼓励他答应与警方合作。”你再也没有想到十六岁的张家振那时怎么说:“但是你们没与我商量,没征求我的同意,父亲没权力改变我的生活,我要过我的生活,不要离开这里,这里有我的同学我的朋友,你们不能摧毁我的生活。”

孙丽慧沉默良久站起来说:“你要过自己的生活?你有没有想到因为你的自私、摧毁了我的生活与你的弟弟与妹妹的生活?你背叛了正义,从今天起我没有你这个自私的儿子,你去过你自己的生活吧。”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孙丽慧。”

小雷怔住了。他们母子的激烈行事都令人吃惊。他问:“之后如何?”

老麦说:“张家振误杀父亲有罪,幸好他只有十六岁,陪审团相信他不是有意的,那时他正在追求一位女生。而且他已经够不幸了。杀死父亲会令他一辈子生活在阴影中了。他只被判入狱到二十一岁。我们一班警探也给了一些帮助,我们愧对张胜兴,而且我们不能辜负张胜兴最后的请求‘求你们、保护我的妻子儿女’。张胜兴有知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的儿子终生坐牢。”

小雷低声说:“但是今天,张家振恐怕不仅会终生坐牢,大多数会被判死刑,即使是为社会除害。”

老麦神秘的微笑:“我说小雷呀,即使我们能证明凶手是把毒药藏在冰块内溶解在酒内,毒死了萧啸天与手下,但我们还没有证据能证明是谁下毒。餐馆里那么多人,而且谁敢说不是萧啸天的手下起异心,设下这个巧妙的毒计一举铲除他们的头子,自己起而代之。这样的事在历史上可是屡见不鲜哟。”

求母亲原谅

小雷会意微笑:“是,是,多半是这样,应该就是这样,等下记者会就这样宣布好了。我还代记者们想好了主题--自相残杀,取而代之。”

这时老麦的案头电话响了,他接听立即说:“是,是,赶快把她的电话接给我。”

他急急向小雷说:“十六年来,孙丽慧第一次找我。”

张家振没有惊慌害怕。他设法毒死萧啸天一班人时,就已经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了。他还认得老麦,他知道以老麦的精明,一定猜到打电话报警的人最可疑。况且他没有准备隐瞒,他要说出一切,他会说——我代父亲完成他在生时来不及完成的正义壮举。

十六年前张家振刚刚被扣留,就明白自己错了--父亲正义,自己自私。

他后悔忏悔。自己要过自己的生活,现在他就过着自己一手造成的生活--在监狱中反省。母亲从没有来看过他。他完全没有怪母亲。自己的所为太伤害父亲与母亲,而伤害了最无辜的弟弟与妹妹,老天,他们才四岁就没有了父亲的爱护,都是一个自私的哥哥造成的。他觉得仅为了弟弟与妹妹着想,母亲不理他是正确的,他们有权过自己的生活,弟弟妹妹无须让外人知道他们有个弑父的哥哥,这会令他们蒙羞。

张家振被带到问话室,他以为是警探等着他。但是他见到的一个中年妇女,他一眼就认出这是十六年没见过的母亲,他抢先一步跪在母亲的面前,抱着母亲的脚痛哭:“妈妈,我错得太厉害了,请你原谅我。”

孙丽慧也蹲下抱着已经是成人的儿子,哭泣:“妈妈也不对,妈妈太忍心了,你是我的儿子呀,我怎么能这样待你…”

当张家振从母亲的口里得知:警方没有办法找到下毒的人。他明白这是老麦尊敬父亲当年的正义与勇敢,救自己一命。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最近频发生家长投诉教师体罚事件,你是否贊成体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