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靈異堂◢ 布娃娃拿督公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阿伯靈異堂◢ 布娃娃拿督公

小鎮故事多,偏遠地區總有不少古怪與靈異傳說,就如上期警方在華人墳場設路障遇鬼的事件,一些其他郊外城鎮好像也有類似故事與傳說。
  
阿伯來自柔州北部某縣一個小鎮,處於內陸地區,早年交通不發達,人口流動遷移不多,某地區發生古怪事情後,迅速在咖啡店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
  
還記得童年時期,小鎮市區興都廟路旁有一個巨大榕樹,樹身需數個成人圍起才能環抱,傳聞有興都神明依附,樹下成了興都徒供奉神像與膜拜地點。
  
龐大樹身對道路交通造成阻礙,縣議會派人下令砍除,發動電鋸才觸及樹身,開口處立即冒出白煙,嚇得工作人員不敢動手,據說還觸怒神明,大病一場。
  
後來興都廟乩童扶乩從中協調,將樹神接引入廟內安奉,縣議會才鋸倒大樹發展道路。
  
鄉野奇譚當中,常聽聞的就是這類地方神明的傳說。
  
阿伯印像中,最詭異的傳說要數當地一間華小後面,那個布娃娃拿督公。



(大埔人網取圖,非文中巨大榕樹)

學校後面草叢的拿督公神龕

阿伯童年念的華小,當年在縣份內算是頗有名氣的名校,坐落在市中心地區,背靠河川,學校四周被主要大路包圍,毗鄰是縣份內最高樓層的私人大廈,上學與放學時段車水馬龍,十分熱鬧。
  
學校坐落地勢偏高,校後是一大片樹林草叢,常年缺乏打理,藏有蛇鼠。
  
學校後門是一道青色鐵閘門,開門可見長得比小學生還高的雜草,堆積不少垃圾,沿着洋灰板鋪成的小徑,來到一道數十級的斜坡梯級,拾階而下穿過一條馬路,就來到那條河邊。
  
小徑旁有一個很顯眼,髹上紅漆的拿督公神龕。
  
龕內供奉的不是拿督公神像,而是一個手縫布娃娃。


(本報檔案照,非文中拿督公神龕)

神秘的布娃娃拿督公
  
拿督公信仰​​早年已融入我們的文化,存在各種生活環境中,街頭巷尾、路口大樹蔭底下、巴剎角落、大廈停車場、大橋沿河旁,甚至郊區森林瀑布地段都有拿督公的蹤跡,校後樹林草叢有拿督公神龕,不足為奇。
  
但最奇怪的是,這個神龕里找不到拿督公神像,反而是供奉一個布娃娃。
  
布娃娃手工粗糙,像是初學縫紉者的作品,大餅圓臉,眼珠子還是縫上去的扣子,身高十餘寸,滿身沾上香灰,看起來髒兮兮,阿伯印像中依稀記得,它旁邊還有一幅地主神牌。
  
神龕內偶爾飄散裊裊甘文煙,布娃娃軟綿綿斜靠在神座處,受煙火供奉,情景很不搭調,甚至詭異到極點。
  
阿伯沒有深入研究過馬來西亞拿督公信仰​​文化,但起碼知道有五色至七色的拿督公,包括黑臉、紅臉、藍臉、青臉、黃臉、白臉和褐色臉拿督公都是陶瓷神像,頭戴宋谷蓄有鬍鬚,面目和藹的法相。
  
但就從來沒看過,手縫布娃娃被當作拿督公供奉。
  
校內對這詭異娃娃的各種傳聞甚囂塵上,有些膽大的學生,會相約放學後結伴去查看個究竟,有時候發現神龕只擺有香爐,卻沒有那個布娃娃,它去了哪兒?

布娃娃出現在陰暗男廁內

供奉在神龕內的布娃娃已顯得十分神秘,加上“神出鬼沒”,不少傳聞在小學生之間眾說紛紜,古怪的靈異傳說在各個班級流傳,以訛傳訛。
  
據知,在萬字票下注日子,經常會有香客摸着學校後面小徑的階梯而上,前來神龕奉香求字。
  
有傳聞說,布娃娃是由社區內一個瘋子縫製的,不時把它放在神龕內,但又不時帶走,動機根本沒人知道。
  
甚至有傳言,布娃娃內依附的並不是拿督公神明,似乎封印了某些強大的邪靈,需要安身於偏僻之地以香火拜祭,令其平息。
  
學校後門旁就是一個小草場,草場旁是一座獨立式男女廁所建築物,供低年級即一、二、三年紀學生使用,高年級學生則使用新校舍廁所。
  
那個年代的學校廁所,當然不會清潔又新穎,牆壁髹上運動會主題的壁畫已斑駁,前往男廁甚至必須穿越課室的防崩牆巷子,環境陰暗,自然會有不少傳說。
  
不知哪一年,很多低年級男生在換節時不敢上廁所,只有在下課時段,數人結伴去廁所。
  
據知,事因有男學生打開廁門,驚見布娃娃就在廁格內,嚇得奪門而出沖回課室,靈異傳聞就此在校園廣傳。
  
事件是否屬實?背後是否是傳聞中的那個瘋子所為,偷偷將布娃娃帶入男廁?或是真有靈異現象發生,根本無從稽考,但當年真有好一段時日,許多學生都不敢使用那間廁所。
  
阿伯不曉得是否有男生受傳聞驚嚇,不敢上廁所而憋壞了膀胱,呵呵。

布娃娃拿督公與《安娜貝爾》電影改編自真實故事的娃娃造型,真有着幾分相似。

安娜貝爾與布娃娃

隨着發展洪流,時代變遷,阿伯讀過的那間華小重新改建後,校後大片草叢已被剷除,神龕更是不知去向了,布娃娃傳話似乎也消散了。
  
現在回憶起來,當年在小學校後的布娃娃拿督公,與《安娜貝爾》電影改編自真實故事的娃娃造型,真有着幾分相似。
  
阿伯開始撰寫靈異事故之處,已聲明堅持寫真人真事,不欲捏造靈異故事,即使每篇未必恐怖驚悚,但肯定是真實案例,或確實曾廣為流傳的傳聞。
  
阿伯小學時代沒有數碼相機或智能手機,那年頭的相機是使用菲林底片,在普通家庭還屬於奢侈物,所以根本沒有布娃娃的照片,阿伯安排檔期撰文之時,也正好適逢電影《恰吉Child’s Play》和《安娜貝爾回家咯》檔期先後上映,真的巧合。
  
如果在你回憶中,小學時代學校後面曾有過一個香火供奉布娃娃的傳說,說不定,你就是與阿伯曾讀過同一間華小的學生,如果也聽過布娃娃的故事,甚至持有照片,大方分享出來吧!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最近頻發生家長投訴教師體罰事件,你是否贊成體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