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布娃娃拿督公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阿伯灵异堂◢ 布娃娃拿督公

小镇故事多,偏远地区总有不少古怪与灵异传说,就如上期警方在华人坟场设路障遇鬼的事件,一些其他郊外城镇好像也有类似故事与传说。
  
阿伯来自柔州北部某县一个小镇,处于内陆地区,早年交通不发达,人口流动迁移不多,某地区发生古怪事情后,迅速在咖啡店成为茶余饭后的话题。
  
还记得童年时期,小镇市区兴都庙路旁有一个巨大榕树,树身需数个成人围起才能环抱,传闻有兴都神明依附,树下成了兴都徒供奉神像与膜拜地点。
  
庞大树身对道路交通造成阻碍,县议会派人下令砍除,发动电锯才触及树身,开口处立即冒出白烟,吓得工作人员不敢动手,据说还触怒神明,大病一场。
  
后来兴都庙乩童扶乩从中协调,将树神接引入庙内安奉,县议会才锯倒大树发展道路。
  
乡野奇谭当中,常听闻的就是这类地方神明的传说。
  
阿伯印像中,最诡异的传说要数当地一间华小后面,那个布娃娃拿督公。



(大埔人网取图,非文中巨大榕树)

学校后面草丛的拿督公神龛

阿伯童年念的华小,当年在县份内算是颇有名气的名校,坐落在市中心地区,背靠河川,学校四周被主要大路包围,毗邻是县份内最高楼层的私人大厦,上学与放学时段车水马龙,十分热闹。
  
学校坐落地势偏高,校后是一大片树林草丛,常年缺乏打理,藏有蛇鼠。
  
学校后门是一道青色铁闸门,开门可见长得比小学生还高的杂草,堆积不少垃圾,沿着洋灰板铺成的小径,来到一道数十级的斜坡梯级,拾阶而下穿过一条马路,就来到那条河边。
  
小径旁有一个很显眼,髹上红漆的拿督公神龛。
  
龛内供奉的不是拿督公神像,而是一个手缝布娃娃。


(本报档案照,非文中拿督公神龛)

神秘的布娃娃拿督公
  
拿督公信仰​​早年已融入我们的文化,存在各种生活环境中,街头巷尾、路口大树荫底下、巴刹角落、大厦停车场、大桥沿河旁,甚至郊区森林瀑布地段都有拿督公的踪迹,校后树林草丛有拿督公神龛,不足为奇。
  
但最奇怪的是,这个神龛里找不到拿督公神像,反而是供奉一个布娃娃。
  
布娃娃手工粗糙,像是初学缝纫者的作品,大饼圆脸,眼珠子还是缝上去的扣子,身高十余寸,满身沾上香灰,看起来脏兮兮,阿伯印像中依稀记得,它旁边还有一幅地主神牌。
  
神龛内偶尔飘散袅袅甘文烟,布娃娃软绵绵斜靠在神座处,受烟火供奉,情景很不搭调,甚至诡异到极点。
  
阿伯没有深入研究过马来西亚拿督公信仰​​文化,但起码知道有五色至七色的拿督公,包括黑脸、红脸、蓝脸、青脸、黄脸、白脸和褐色脸拿督公都是陶瓷神像,头戴宋谷蓄有胡须,面目和蔼的法相。
  
但就从来没看过,手缝布娃娃被当作拿督公供奉。
  
校内对这诡异娃娃的各种传闻甚嚣尘上,有些胆大的学生,会相约放学后结伴去查看个究竟,有时候发现神龛只摆有香炉,却没有那个布娃娃,它去了哪儿?

布娃娃出现在阴暗男厕内

供奉在神龛内的布娃娃已显得十分神秘,加上“神出鬼没”,不少传闻在小学生之间众说纷纭,古怪的灵异传说在各个班级流传,以讹传讹。
  
据知,在万字票下注日子,经常会有香客摸着学校后面小径的阶梯而上,前来神龛奉香求字。
  
有传闻说,布娃娃是由社区内一个疯子缝制的,不时把它放在神龛内,但又不时带走,动机根本没人知道。
  
甚至有传言,布娃娃内依附的并不是拿督公神明,似乎封印了某些强大的邪灵,需要安身于偏僻之地以香火拜祭,令其平息。
  
学校后门旁就是一个小草场,草场旁是一座独立式男女厕所建筑物,供低年级即一、二、三年纪学生使用,高年级学生则使用新校舍厕所。
  
那个年代的学校厕所,当然不会清洁又新颖,墙壁髹上运动会主题的壁画已斑驳,前往男厕甚至必须穿越课室的防崩墙巷子,环境阴暗,自然会有不少传说。
  
不知哪一年,很多低年级男生在换节时不敢上厕所,只有在下课时段,数人结伴去厕所。
  
据知,事因有男学生打开厕门,惊见布娃娃就在厕格内,吓得夺门而出冲回课室,灵异传闻就此在校园广传。
  
事件是否属实?背后是否是传闻中的那个疯子所为,偷偷将布娃娃带入男厕?或是真有灵异现象发生,根本无从稽考,但当年真有好一段时日,许多学生都不敢使用那间厕所。
  
阿伯不晓得是否有男生受传闻惊吓,不敢上厕所而憋坏了膀胱,呵呵。

布娃娃拿督公与《安娜贝尔》电影改编自真实故事的娃娃造型,真有着几分相似。

安娜贝尔与布娃娃

随着发展洪流,时代变迁,阿伯读过的那间华小重新改建后,校后大片草丛已被铲除,神龛更是不知去向了,布娃娃传话似乎也消散了。
  
现在回忆起来,当年在小学校后的布娃娃拿督公,与《安娜贝尔》电影改编自真实故事的娃娃造型,真有着几分相似。
  
阿伯开始撰写灵异事故之处,已声明坚持写真人真事,不欲捏造灵异故事,即使每篇未必恐怖惊悚,但肯定是真实案例,或确实曾广为流传的传闻。
  
阿伯小学时代没有数码相机或智能手机,那年头的相机是使用菲林底片,在普通家庭还属于奢侈物,所以根本没有布娃娃的照片,阿伯安排档期撰文之时,也正好适逢电影《恰吉Child’s Play》和《安娜贝尔回家咯》档期先后上映,真的巧合。
  
如果在你回忆中,小学时代学校后面曾有过一个香火供奉布娃娃的传说,说不定,你就是与阿伯曾读过同一间华小的学生,如果也听过布娃娃的故事,甚至持有照片,大方分享出来吧!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yop_poll i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