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根頭髮(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幾根頭髮(上) 作者:雅蒙

葉建宏匆匆把附有小浴室的房間收拾乾淨,已一頭一臉的汗。不是累,他是一名高大壯健的青年男子,他一身汗水只因心頭緊張,剛剛他從窗戶外看到邵怡平的名貴小轎車已進入停車場,很快的她就會乘電梯上來。



葉建宏不惜一切要討好邵怡平,要取得她的歡心,更重要的是要給她一個好印象。

這幾年,掛着經紀牌的葉建宏不甚得意,幾乎什麼都做,但賺取的傭金只剛好夠日常生活,他又是個喜歡享樂的人,寅吃卯糧也欠了一屁股債。


有時他想幸好不必在女人身上花錢。不,不是他不好女色,實際上他頗好男歡女愛之道,只是女人看到他都會自動投懷送抱,因為他不僅高大壯碩結實,他還有一張很英俊的臉孔,而且他天生風流本事高明。

葉建宏明白這就是他的本錢,可以吸引女人的本錢。窮小子出身的葉建宏一直有一個野心——娶一個有錢的妻子。

只不過他生活的環境,很難遇到有錢的女人。但今年28歲的葉建宏好運來了,他認識了一位真正的千金小姐邵怡平。

他是在一個停車場認識邵怡平的,邵怡平的名貴進口小轎車竟然不能開動,在旁的葉建宏幫她修好這個小毛病。

出色的外表加上幾近“英雄救美”的行徑,令邵怡平對葉建宏很有好感。

更青睞有加

葉建宏笑說要她請客,她不能拒絕也不想拒絕,一頓茶下來,邵怡平對他更是青睞有加,把私人電話號碼寫下給他。

邵怡平不知道的是,當她停好車下來時,葉建宏在旁邊看到她——這麼年輕美麗,而且應該有錢,她駕的那輛名貴轎車已值50萬。

葉建宏覺得這是一個很理想的目標,他想認識她,就自己製造機會,邵怡平的車子就是他弄了手腳的,當然他知道如何令車子“恢復正常功能”。

葉建宏覺得好運到來,邵怡平的條件比他想像中更好,她的父親家財萬貫,而且只得這麼一個女兒,對她有求必應。

身為經紀人的葉建宏油嘴滑舌能言善道,曲意迎逢下,他很快令邵怡平對他芳心暗許,還不到兩個月兩人已打得火熱。

一日邵怡平嬌滴滴說:“我要到你住的地方參觀參觀,看看你還有什麼瞞着我的秘密,也許你有老婆也說不定。”

葉建宏連忙說:“天地良心,這是絕沒有的事,你這麼一說,我更要你來我的狗窩巡察一下,現在就去如何?”

邵怡平笑說:“太夜了,明天傍晚我才去。”

葉建宏暗中歡喜,女生單獨去拜訪男生,等於是送羊入虎口,他也計劃將生米煮成熟飯,那麼他就大有機會成為她的未來夫婿。

生米煮成飯

那一個下午,葉建宏已把房間打掃乾淨,但最後他覺得應該去買一些鮮花,也許還能用來求婚,他看看手錶時間充足,就匆匆出門,回來時有稍微塞車,但還趕得及。

只是他沒有想到回來時還有麻煩要他即刻處理,幸好來得及。

他正想去洗個臉,把汗濕的衣服換下,已聽到邵怡平在輕輕敲門,他趕忙開門,笑容可掬說:“大駕光臨,令寒舍蓬蓽生輝,歡迎歡迎。”然後又笑說:“哪,豆腐乾那麼大的房間,你一眼就看盡我是不是藏了一個老婆在這裡。”

邵怡平笑說:“好,算你沒有騙我。”

葉建宏這時卻認真說:“其實你看走眼了,這房中確是有我的老婆。”

邵怡平一怔:“在那裡,我怎麼看不到。”

葉建宏說:“我未來的老婆——你。”

邵怡平又羞又喜啐他:“好嘩,討我的便宜,我才不是你老婆。”

葉建宏不想她只留在房間,便說:“我們出去好不好,我餓了。”

邵怡平嬌嗔說:“我來了不到15分鐘就想趕我走,你一定有見不得人的秘密,我偏要留下不走。”

葉建宏覺得機會難逢又改變主意:“好好,我們留下,不過如果我真的餓得受不了把你吃掉,你可別怪我。”

邵怡平看到衣服汗水未乾的葉建宏比平日更多一份雄性性感,也有點春日蕩漾,故意說:“我不信,你怎麼吃我?”

葉建宏雙手挽着她的腰,低聲說:“好,我吃你的櫻桃小嘴,像蘋果一般的臉頰,像葡萄的眼睛……”邵怡平吃吃笑,半推半就……

葉建宏心花怒放,因為他已成功的把生米煮成飯了,他特地趕出去買的鮮花也沒有浪費,他持着鮮花一膝下跪向邵怡平求婚,她也歡喜的答應了。

葉建宏以退為進說:“怡平,你是千金小姐,我是窮措大,不知你爸爸會反對我們的婚事嗎?”

邵怡平給他吃定心丸:“你放心好了,爸爸早說過,只要我開心,我愛嫁誰就嫁誰。”

她又笑說:“老實說,你的條件還很有利呢,因為你父母雙亡舉目無親了,爸爸就只有我一個女兒,他希望即使我結婚後也和他一齊住——”

葉建宏立即說:“那是一定的,沒問題。”

葉建宏又笑說:“你先和爸爸說,將來我們第一個兒子就姓邵,過繼給他做孫子。”邵怡平大聲笑說:“你肯這樣,那真的太好了。建宏,爸爸一定喜歡你,你不必擔心。”

(二之一、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最近頻發生家長投訴教師體罰事件,你是否贊成體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