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根头发(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几根头发(上) 作者:雅蒙

叶建宏匆匆把附有小浴室的房间收拾干净,已一头一脸的汗。不是累,他是一名高大壮健的青年男子,他一身汗水只因心头紧张,刚刚他从窗户外看到邵怡平的名贵小轿车已进入停车场,很快的她就会乘电梯上来。



叶建宏不惜一切要讨好邵怡平,要取得她的欢心,更重要的是要给她一个好印象。

这几年,挂着经纪牌的叶建宏不甚得意,几乎什么都做,但赚取的佣金只刚好够日常生活,他又是个喜欢享乐的人,寅吃卯粮也欠了一屁股债。


有时他想幸好不必在女人身上花钱。不,不是他不好女色,实际上他颇好男欢女爱之道,只是女人看到他都会自动投怀送抱,因为他不仅高大壮硕结实,他还有一张很英俊的脸孔,而且他天生风流本事高明。

叶建宏明白这就是他的本钱,可以吸引女人的本钱。穷小子出身的叶建宏一直有一个野心——娶一个有钱的妻子。

只不过他生活的环境,很难遇到有钱的女人。但今年28岁的叶建宏好运来了,他认识了一位真正的千金小姐邵怡平。

他是在一个停车场认识邵怡平的,邵怡平的名贵进口小轿车竟然不能开动,在旁的叶建宏帮她修好这个小毛病。

出色的外表加上几近“英雄救美”的行径,令邵怡平对叶建宏很有好感。

更青睐有加

叶建宏笑说要她请客,她不能拒绝也不想拒绝,一顿茶下来,邵怡平对他更是青睐有加,把私人电话号码写下给他。

邵怡平不知道的是,当她停好车下来时,叶建宏在旁边看到她——这么年轻美丽,而且应该有钱,她驾的那辆名贵轿车已值50万。

叶建宏觉得这是一个很理想的目标,他想认识她,就自己制造机会,邵怡平的车子就是他弄了手脚的,当然他知道如何令车子“恢复正常功能”。

叶建宏觉得好运到来,邵怡平的条件比他想像中更好,她的父亲家财万贯,而且只得这么一个女儿,对她有求必应。

身为经纪人的叶建宏油嘴滑舌能言善道,曲意迎逢下,他很快令邵怡平对他芳心暗许,还不到两个月两人已打得火热。

一日邵怡平娇滴滴说:“我要到你住的地方参观参观,看看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秘密,也许你有老婆也说不定。”

叶建宏连忙说:“天地良心,这是绝没有的事,你这么一说,我更要你来我的狗窝巡察一下,现在就去如何?”

邵怡平笑说:“太夜了,明天傍晚我才去。”

叶建宏暗中欢喜,女生单独去拜访男生,等于是送羊入虎口,他也计划将生米煮成熟饭,那么他就大有机会成为她的未来夫婿。

生米煮成饭

那一个下午,叶建宏已把房间打扫干净,但最后他觉得应该去买一些鲜花,也许还能用来求婚,他看看手表时间充足,就匆匆出门,回来时有稍微塞车,但还赶得及。

只是他没有想到回来时还有麻烦要他即刻处理,幸好来得及。

他正想去洗个脸,把汗湿的衣服换下,已听到邵怡平在轻轻敲门,他赶忙开门,笑容可掬说:“大驾光临,令寒舍蓬荜生辉,欢迎欢迎。”然后又笑说:“哪,豆腐干那么大的房间,你一眼就看尽我是不是藏了一个老婆在这里。”

邵怡平笑说:“好,算你没有骗我。”

叶建宏这时却认真说:“其实你看走眼了,这房中确是有我的老婆。”

邵怡平一怔:“在那里,我怎么看不到。”

叶建宏说:“我未来的老婆——你。”

邵怡平又羞又喜啐他:“好哗,讨我的便宜,我才不是你老婆。”

叶建宏不想她只留在房间,便说:“我们出去好不好,我饿了。”

邵怡平娇嗔说:“我来了不到15分钟就想赶我走,你一定有见不得人的秘密,我偏要留下不走。”

叶建宏觉得机会难逢又改变主意:“好好,我们留下,不过如果我真的饿得受不了把你吃掉,你可别怪我。”

邵怡平看到衣服汗水未干的叶建宏比平日更多一份雄性性感,也有点春日荡漾,故意说:“我不信,你怎么吃我?”

叶建宏双手挽着她的腰,低声说:“好,我吃你的樱桃小嘴,像苹果一般的脸颊,像葡萄的眼睛……”邵怡平吃吃笑,半推半就……

叶建宏心花怒放,因为他已成功的把生米煮成饭了,他特地赶出去买的鲜花也没有浪费,他持着鲜花一膝下跪向邵怡平求婚,她也欢喜的答应了。

叶建宏以退为进说:“怡平,你是千金小姐,我是穷措大,不知你爸爸会反对我们的婚事吗?”

邵怡平给他吃定心丸:“你放心好了,爸爸早说过,只要我开心,我爱嫁谁就嫁谁。”

她又笑说:“老实说,你的条件还很有利呢,因为你父母双亡举目无亲了,爸爸就只有我一个女儿,他希望即使我结婚后也和他一齐住——”

叶建宏立即说:“那是一定的,没问题。”

叶建宏又笑说:“你先和爸爸说,将来我们第一个儿子就姓邵,过继给他做孙子。”邵怡平大声笑说:“你肯这样,那真的太好了。建宏,爸爸一定喜欢你,你不必担心。”

(二之一、明续)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最近频发生家长投诉教师体罚事件,你是否赞成体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