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勿拿學校“開刀” 校園保安 不容妥協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家長:勿拿學校“開刀” 校園保安 不容妥協

(巴生18日訊)校園保安,絕不容許妥協!



教育部從今年起陸續更新學校保安合約,新合約削減保安開支,許多家長對政府的有關決策感到震驚,並認為政府不應該為了節省開支,向學校保安員“開刀”,尤其是近來國內的治安越來越差。

以班達馬蘭華小A校為例,該校原本每天有2班輪值時間(每12小時一班),每班有2名保安員,但是從5月開始,該校換成3班輪值時間(每8小時一班),除了早上8時至下午4時的班次有2名保安員,其餘2個班次只有1名保安員。


一旦獨守校園的保安員上廁所、用餐或有其它任務,學校的保安便陷入真空,讓人擔心校園不再安全。

《中國報》記者今日抽樣訪問家長,許多家長對此事並不知情,當記者把消息告訴他們時,大部分家長都感到難以理解。

家長認為政府再窮,也不能“窮”學校保安,政府理應從其它管道開源節流,校園保安無論如何都必須擺在第一位,因為無論是中學或小學,每間學校都有數百,甚至是數千學生。

“學生是國家的未來主人翁,一旦保安鬆懈,導致任何學生的安全受到危脅,政府是否能對此事負上全責?更何況安全問題是應該提前防範,而非發生事故後,才來亡羊補牢。”

家長說,這些年來,不少學校一再傳出有人企圖擄綁學生的案件,一旦減少保安員,等於校園的安全缺口再一次擴大。

他們說,早幾月前,巴生區一間華小,發生一宗色狼闖入校園女廁。

“從這起事件可以看出,目前的學校保安並不是很充足,政府或教育部理應進一步加強校園保安,然而讓人失望的是,政府居然是背道而馳,反過來削減學校的保安員。”

因此,家長呼籲政府重視校園安全,而這也是政府應盡的責任,而不是企圖要學校三機構或家長,自行負責。

許多學校開始削減保安員,一天當中的3個時段,有兩個時段只有一名保安員駐守。

鄭明發:安全為最基本需要
班達馬蘭華小A校董事長拿督斯里鄭明發認為,教育部不應該裁減保安員,因為校園安全是教育的最基本需要。

他說,政府必須讓家長放心把子女送到學校,讓學生安心求學,這是教育部必須負責、不能推卸的基本責任。

“至於校工方面則不能一概而論,需胥視各校情況和需求而定,重點是確保校工有效率、人員獲得充分使用即可,如果一間學校只需要4名校工,何須浪費資源聘用8名?”

鄭明發周一晚(17日)出席該校2019年董事會與基金會新屆理事宣誓就職儀式時指出,教育部裁減校工,應以個案處理,包括先了解有關校工的工作範圍、表現是否達標及學校需求等。

他說,若學校有過剩、不適當使用的人力資源,裁減或重新調配,也是無可厚非的事。

“要求學生分擔清潔工作也可以是教育的一環,今日的教育方式不只是傳授課本知識,更重要的是學生實踐所學及解決問題和應變能力,若讓學生有更多的勞作機會,可讓他們學習體恤清潔人員的辛苦,培養愛護學校、珍惜教育的機會。”

班A為了學生們的安全着手,一些老師一早便在校門口,協助保安員迎接上學的學生。

三機構開支又添一筆
發勤工獎、補貼保安員…教育部“砍”保安員後,各校三機構背負的開支又添多一筆!

據本報了解,一些大型學校,由於有兩個校門,因此在上下學時間,必須至少有2名保安員駐守,一些學校在沒能力多聘保安員的情況下,唯有要求保安員“加班”,再給予補貼。

據知,一些學校直接每個月補貼數百令吉、一些則以“勤工獎”方式發出獎金予保安員,這些費用都是家教協會或是董事部,自掏腰包。

許多學校埋怨,他們一直以來已經要肩負臨教重擔,一些學校每年多達4萬至5萬令吉,如今還要額外扛上保安員開支,讓他們直呼“透不過氣”,因此除了要求教育部正視保安不足的問題外,也在臨教課題上給予關注。

許多小學生在天未亮,便在家長護送下上學,但是一些學生沒有家長接送,安全讓人擔憂。
鄭明發:政府需讓家長放心把孩子送到學校,這是教育部必須負責、不能推卸的基本責任。

家長不能安心
●林素婷(41歲)
保安員減少後,家長也難以安心,既使學校有閉路電視也是徒然,因為閉路電視只能事後追查,最重要的還是在發生學生安全問題前,加強防範,避免孩子不見、遭拐帶等。

威脅校園安全
●鄭則凱(45歲)
2名孩子分別就讀小學一年級和三年級,我不同意政府削減學校保安員,這對校園安全造成衝擊,尤其是近來經常聽聞許多罪案,包括校園罪案,因此政府應該收回成命。

省開銷非理由
●胡利強(64歲)
我的孫子在小學就讀一年級,我認為政府不應該以節省開支為由,削減學校的保安員,因為這關乎學生的安全,因此政府如果沒錢,應該從其它管道着手,而非向學校“開刀”。

報導:高志豪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最近頻發生家長投訴教師體罰事件,你是否贊成體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