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勿拿学校“开刀” 校园保安 不容妥协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家长:勿拿学校“开刀” 校园保安 不容妥协

(巴生18日讯)校园保安,绝不容许妥协!



教育部从今年起陆续更新学校保安合约,新合约削减保安开支,许多家长对政府的有关决策感到震惊,并认为政府不应该为了节省开支,向学校保安员“开刀”,尤其是近来国内的治安越来越差。

以班达马兰华小A校为例,该校原本每天有2班轮值时间(每12小时一班),每班有2名保安员,但是从5月开始,该校换成3班轮值时间(每8小时一班),除了早上8时至下午4时的班次有2名保安员,其余2个班次只有1名保安员。


一旦独守校园的保安员上厕所、用餐或有其它任务,学校的保安便陷入真空,让人担心校园不再安全。

《中国报》记者今日抽样访问家长,许多家长对此事并不知情,当记者把消息告诉他们时,大部分家长都感到难以理解。

家长认为政府再穷,也不能“穷”学校保安,政府理应从其它管道开源节流,校园保安无论如何都必须摆在第一位,因为无论是中学或小学,每间学校都有数百,甚至是数千学生。

“学生是国家的未来主人翁,一旦保安松懈,导致任何学生的安全受到危胁,政府是否能对此事负上全责?更何况安全问题是应该提前防范,而非发生事故后,才来亡羊补牢。”

家长说,这些年来,不少学校一再传出有人企图掳绑学生的案件,一旦减少保安员,等于校园的安全缺口再一次扩大。

他们说,早几月前,巴生区一间华小,发生一宗色狼闯入校园女厕。

“从这起事件可以看出,目前的学校保安并不是很充足,政府或教育部理应进一步加强校园保安,然而让人失望的是,政府居然是背道而驰,反过来削减学校的保安员。”

因此,家长呼吁政府重视校园安全,而这也是政府应尽的责任,而不是企图要学校三机构或家长,自行负责。

许多学校开始削减保安员,一天当中的3个时段,有两个时段只有一名保安员驻守。

郑明发:安全为最基本需要
班达马兰华小A校董事长拿督斯里郑明发认为,教育部不应该裁减保安员,因为校园安全是教育的最基本需要。

他说,政府必须让家长放心把子女送到学校,让学生安心求学,这是教育部必须负责、不能推卸的基本责任。

“至于校工方面则不能一概而论,需胥视各校情况和需求而定,重点是确保校工有效率、人员获得充分使用即可,如果一间学校只需要4名校工,何须浪费资源聘用8名?”

郑明发周一晚(17日)出席该校2019年董事会与基金会新届理事宣誓就职仪式时指出,教育部裁减校工,应以个案处理,包括先了解有关校工的工作范围、表现是否达标及学校需求等。

他说,若学校有过剩、不适当使用的人力资源,裁减或重新调配,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要求学生分担清洁工作也可以是教育的一环,今日的教育方式不只是传授课本知识,更重要的是学生实践所学及解决问题和应变能力,若让学生有更多的劳作机会,可让他们学习体恤清洁人员的辛苦,培养爱护学校、珍惜教育的机会。”

班A为了学生们的安全着手,一些老师一早便在校门口,协助保安员迎接上学的学生。

三机构开支又添一笔
发勤工奖、补贴保安员…教育部“砍”保安员后,各校三机构背负的开支又添多一笔!

据本报了解,一些大型学校,由于有两个校门,因此在上下学时间,必须至少有2名保安员驻守,一些学校在没能力多聘保安员的情况下,唯有要求保安员“加班”,再给予补贴。

据知,一些学校直接每个月补贴数百令吉、一些则以“勤工奖”方式发出奖金予保安员,这些费用都是家教协会或是董事部,自掏腰包。

许多学校埋怨,他们一直以来已经要肩负临教重担,一些学校每年多达4万至5万令吉,如今还要额外扛上保安员开支,让他们直呼“透不过气”,因此除了要求教育部正视保安不足的问题外,也在临教课题上给予关注。

许多小学生在天未亮,便在家长护送下上学,但是一些学生没有家长接送,安全让人担忧。
郑明发:政府需让家长放心把孩子送到学校,这是教育部必须负责、不能推卸的基本责任。

家长不能安心
●林素婷(41岁)
保安员减少后,家长也难以安心,既使学校有闭路电视也是徒然,因为闭路电视只能事后追查,最重要的还是在发生学生安全问题前,加强防范,避免孩子不见、遭拐带等。

威胁校园安全
●郑则凯(45岁)
2名孩子分别就读小学一年级和三年级,我不同意政府削减学校保安员,这对校园安全造成冲击,尤其是近来经常听闻许多罪案,包括校园罪案,因此政府应该收回成命。

省开销非理由
●胡利强(64岁)
我的孙子在小学就读一年级,我认为政府不应该以节省开支为由,削减学校的保安员,因为这关乎学生的安全,因此政府如果没钱,应该从其它管道着手,而非向学校“开刀”。

报导:高志豪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yop_poll i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