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岔口(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三岔口(上) 作者:雅蒙

司徒珅的车子即将抛锚时,她正处在一条大道的三岔口。她当机立断的驶入其中一条岔路。当然这时司徒珅完全不知道这条路的前面有一起谋杀案和另一起差一点就成功的谋杀案在等着她。



司徒珅不是随便在三岔口选择一条道路,这条道路是通往一个小市镇。目前是都市森林铁蝴蝶的司徒珅,以前就是在这个“花香镇”修完中学课程。

司徒珅高中毕业就移居大都市进入大学。她已经有15年没有踏足过“花香镇”,最容易说得通的理由是,她不是“花香镇”原居民,她原本就在大城市生长。高中一那年父母到邻国汶莱营生,便把她托给在“花香镇”的外祖母照顾。


在她毕业离开“花香镇”的第二年,外祖母也移居城市跟着舅舅过日子了。在“花香镇”已没有至亲。司徒珅没有理由回去,况且她不喜欢怀旧。

从17岁到如今32岁,司徒珅没有再踏足“花香镇”一步,最大的原因是,在这3年的高中生涯一团糟,对她是一场恶梦。

当年刚刚毕业时,“花香镇”也发生过一宗谋杀案,尸体赫然是在“花香镇”中学校园发现,死者是有校花之誉的17岁女学生欧丽珠,是司徒珅的同班同学,也是冤家宿敌。

老同学如果现在见到司徒珅在交际应酬时谈笑风生、舌灿莲花,会怀疑是两个人,在“花香镇”高中3年,司徒珅一直冷冷沉着脸,不与同学打交道。

常被欺负
起因先是班上的女学生排斥欺负她,为她取各种可笑的绰号,包括∶怪人、书虫、椰子(因为她如椰壳剖开的发型)及哨牙妹(她正开始戴牙箍)。老同学如果见到如今巧笑倩兮、几近艳光四射、摩登时髦的司徒珅,会不敢认她。

在老同学的记忆中,当年的司徒珅就是貌不惊人的黄毛丫头。

偏偏司徒珅的那一班同学,特多美女俊男,艳丽如花的女生除了很快死去的欧丽珠,还有如姐妹花一般形影不离的蓝玉凤与叶美蓉,最英俊的男生当然是学校的体育王子篮球健将姜军了。

那时司徒珅离乡别井,心情凄苦,外婆虽亲也是寄人篱下,见到女同学杯葛她。心头高傲的她也毫不妥协,摆出莲花出淤泥而不染的不屑态度,这真的激怒那班女生,她们是地头蛇,很快的其他女生也抵制她了,有机会就暗中欺负她,司徒珅也只有忍气吞声。

这样的高中生涯,难怪司徒珅毫不留恋,在高中三那年,她更成了众女生的目中之矢,因为受到全校女生,甚至整个小镇少女,青眼交加频送秋波的最英俊男生姜军,竟然和司徒珅“亲密来往”。

司徒珅明明知道姜军和她的交往与“亲密”无关,但看到众女生妒嫉到发青的脸孔,她大为开怀,故意不解释不辟谣。

司徒珅一插班就受到同学抵制,是因为她功课标青,尤其英文与数学科,即时就抢走了老同学的第一名宝座。

开始在一起
姜军和所有的运动健将一般,因为把过多的时间与精力放在运动场上,无法顾及功课,成绩单满江红惨不忍睹。眼看年底的毕业考要到了,姜军自己也知道难过这一关。

姜军的父亲大为不满,不准儿子再上运动场。学校急了,尤其体育科陈主任,这些年来学校靠姜军一个人在校际比赛中争得不少荣誉,和姜先生谈判的结果是,只要姜军功课有进步不再见红,就准他继续出现运动场。

姜军最弱的两科就是英文与数学。陈主任是司徒珅舅母的表兄,要求司徒珅帮姜军补习,司徒珅起初摇头,但舅母出面,她只好点头。

司徒珅与姜军虽是天天在课室见面,但第一次单独在一起并不愉快。司徒珅冷冷对他,眉梢眼角摆明不屑。被众爱慕女生宠坏的姜军不甘心说∶“不知几多女生希望单独和我在一起。”

司徒珅冷笑∶“像你们这种运动健将与什么校花班花,也不过几年光辉,日后你们最好的职业就是加油站或修车厂或许运输罗厘司机,你那些女朋友大概就在超级市场当收银员……”

姜军几曾受过如此奚落,双手握拳脸露煞气,几乎要对司徒珅出拳。终于他忍不住站起,一脚踢翻几张桌椅,怒冲冲走出课室。

第二天下课后,司徒珅几乎认为姜军不会出现了。但没想到姜军却没事一般出现,心平气和说∶“请原谅我昨天发怒,你说得对,我也不想以后这样,请你协助我。”

司徒珅反而不好意思,但觉得他孺子可教,是自己以貌取人看错姜军了,他绝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姜军那时与欧丽珠像对小情人。因为补习之故,司徒珅与姜军日渐“亲密”,欧丽珠大吃其醋,时常找司徒珅麻烦。

姜军生气欧丽珠的幼稚与野蛮,他维护司徒珅,更令欧丽珠暴跳如雷,转而找姜军麻烦,两人不时争吵。

这时毕业会考快到了,不胜其烦的姜军要与欧丽珠分手,口出不逊∶“你不要再缠着我。”欧丽珠要面子,哪肯放他走,便说∶“你有胆就杀死我,不然我一直缠着你。”

很多人也听到姜军愤怒说∶“你再无理取闹,看我敢不敢杀你。”

考试期间不见欧丽珠。有人说她失恋没面子,到大城市避羞。一个星期后,在校园发现她已腐烂的尸体,欧丽珠遭人谋杀。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最近频发生家长投诉教师体罚事件,你是否贊成体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