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靈異堂◢ 夜半墳場設路障 警遇日軍亡靈飄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阿伯靈異堂◢ 夜半墳場設路障 警遇日軍亡靈飄

凱魯站在路邊,望着一輛輛車輛經過,心中嘀咕,今晚的差事有夠無聊。
  
他犯著煙癮,跟身邊同僚說了一聲,就走到附近一棵大樹下抽煙去了。
  
是夜,天氣悶熱得連半絲風都沒有,這個接近凌晨的時分,往來車輛已變得稀疏,馬路顯得冷冷清清。
  
工作了整晚,制服都被汗水濕透了,樹後草叢不少蚊蟲飛舞,幸好手中煙霾裊裊,驅走不少蚊子。
  
捏熄香煙,抬頭望向馬路對面,他突然驚呆了。
  
他看見他從警6年來,首次遭遇到最離奇的景象…



小鎮鄉野奇譚

事情發生在柔佛州其中一個縣份的小鎮。
  
小鎮相當平靜,處於柔州內陸,地點比較偏遠,一道河川帶動小鎮活力,也蘊藏不少鄉野奇譚,一些靈異故事,居民都耳熟能詳。
  
這個小鎮在二戰期間遭到日軍蹂躪,殺過不少平民百姓,亦有士兵在戰亂中喪命,戰火蔓延的時代,全就葬在路邊一個華人墳場內。
  
早期小地方社團組織不強,華人義山及墳場疏於打理,除非接近清明節日才動員砍樹除草,平時都是樹林雜草叢生,夜間樹葉隨風搖曳,遠處燈火斑駁,予人陰森之感。
  
凱魯是隸屬小鎮警區的一名普通警員,從警校畢業後被調派到當地服務,相比一些大地方的警區,工作與生活都比較輕鬆,他也樂得清閑。
  
他是負責防範罪案工作,白天與同僚乘騎摩哆巡邏社區,夜晚設路障檢舉違規車輛,是他的例常職務。


(本報檔案照)

華人墳場外設路障檢舉
  
警方設立路障檢舉的路段,就在這座華人墳場旁邊入口,警車與摩哆停駐位置和墳場總碑,僅相距不到50米的距離,沿路而入還可以看到一間養牛房。
  
阿伯不敢說當警員的有“皇氣”傍身,全都不信邪,但一夥出勤的警員都是馬來人,畢竟隔了一道文化與習俗,對華人墳場是少了一點避忌。
  
另外,警方會在墳場外設路障是有原因的,該路段是小鎮的主要道路,通往多個花園住宅區,都是夜歸駕駛者必經之路,加上沿路街燈稀少,照明光線不足,是警方突擊檢舉的策略地點。
  
小地方市鎮居民普遍安分守己,警方設路障取締工作很少遇上重大犯罪事項,連酒後駕駛也甚少,取締對象多數是不戴頭盔乘騎摩哆、無駕駛執照者,或是違規超載的運輸羅里等等。

(圖取自網絡)

二戰日軍靈體飄入墳場
  
記得當天是星期三的夜晚,已經趨近凌晨12時,車輛少得可憐,其實也差不過是時候收隊了。
  
警員執勤當然不方便大刺刺叼着香煙,凱魯在樹下抽完煙,一抬頭就看到很古怪的景象。
  
他看到的是一團團的人形白影,從對面火車鐵軌方向,緩緩“飄”過馬路,朝警員設路障方向而來。
  
白影模模糊糊,看似朦朧,附近街燈及路障閃爍的藍燈投照下,望去像是十數個列隊人形,凱魯認出是二戰的日本士兵軍隊。
  
凱魯是警員,下意識感覺到白影隊伍的移動似在操步,但他聽不到聲音,因為“它們”是沒有下半身的。
  
天氣依舊悶熱,但凱魯只感覺四周空氣似乎都凝固了,整個人毛骨悚然起來。
  
列成一隊的白影浩浩蕩蕩就像操步,越過馬路朝墳場飄去,消失在墳場總碑處。
  
凱魯在它們消散後才定過神來,其中同僚在路障旁站崗,只有一人睜大眼睛望向他,顯然也是看見凱魯所看見的東西。
  
他們兩人心照不宣,馬上通知其他同僚,大伙兒寧可信其有,慌手慌腳收拾好一切,趕緊離開。

(圖取自網絡)

遠離華人墳場

警員設路障檢舉,遇日軍靈體事件是發生在90年代,鎮上不少有一定年紀的居民,都曾聽聞過這宗事件。

據知事發後,警方好一陣子都沒有檢舉行動,隔了一段時日警方重新設路障,位置已經處於遠離華人墳場數百公尺之遙的路段。
  
當地不少人曾傳聞,警方為了避免遇上日軍靈體事件再發生,將設路障位置往路段前方挪移,這種說法無可考究,信不信就由你了。
  
凱魯當然是化名,但確實曾在該小鎮警區當過警員,當年是年輕伙子,如今是否還是警務人員,阿伯則不得而知。
  
有人說,當官做警員的有正氣三把火,一般邪魅不容易近身,但一眾制服警員設路障檢舉撞鬼,阿伯是相信地點太靠近墳場,區區數名警員的人氣始終不敵墳場陰氣,遇見靈體也不是奇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最近頻發生家長投訴教師體罰事件,你是否贊成體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