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夜半坟场设路障 警遇日军亡灵飘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阿伯灵异堂◢ 夜半坟场设路障 警遇日军亡灵飘

凯鲁站在路边,望着一辆辆车辆经过,心中嘀咕,今晚的差事有够无聊。
  
他犯著烟瘾,跟身边同僚说了一声,就走到附近一棵大树下抽烟去了。
  
是夜,天气闷热得连半丝风都没有,这个接近凌晨的时分,往来车辆已变得稀疏,马路显得冷冷清清。
  
工作了整晚,制服都被汗水湿透了,树后草丛不少蚊虫飞舞,幸好手中烟霾袅袅,驱走不少蚊子。
  
捏熄香烟,抬头望向马路对面,他突然惊呆了。
  
他看见他从警6年来,首次遭遇到最离奇的景象…



小镇乡野奇谭

事情发生在柔佛州其中一个县份的小镇。
  
小镇相当平静,处于柔州内陆,地点比较偏远,一道河川带动小镇活力,也蕴藏不少乡野奇谭,一些灵异故事,居民都耳熟能详。
  
这个小镇在二战期间遭到日军蹂躏,杀过不少平民百姓,亦有士兵在战乱中丧命,战火蔓延的时代,全就葬在路边一个华人坟场内。
  
早期小地方社团组织不强,华人义山及坟场疏于打理,除非接近清明节日才动员砍树除草,平时都是树林杂草丛生,夜间树叶随风摇曳,远处灯火斑驳,予人阴森之感。
  
凯鲁是隶属小镇警区的一名普通警员,从警校毕业后被调派到当地服务,相比一些大地方的警区,工作与生活都比较轻松,他也乐得清闲。
  
他是负责防范罪案工作,白天与同僚乘骑摩哆巡逻社区,夜晚设路障检举违规车辆,是他的例常职务。


(本报档案照)

华人坟场外设路障检举
  
警方设立路障检举的路段,就在这座华人坟场旁边入口,警车与摩哆停驻位置和坟场总碑,仅相距不到50米的距离,沿路而入还可以看到一间养牛房。
  
阿伯不敢说当警员的有“皇气”傍身,全都不信邪,但一伙出勤的警员都是马来人,毕竟隔了一道文化与习俗,对华人坟场是少了一点避忌。
  
另外,警方会在坟场外设路障是有原因的,该路段是小镇的主要道路,通往多个花园住宅区,都是夜归驾驶者必经之路,加上沿路街灯稀少,照明光线不足,是警方突击检举的策略地点。
  
小地方市镇居民普遍安分守己,警方设路障取缔工作很少遇上重大犯罪事项,连酒后驾驶也甚少,取缔对象多数是不戴头盔乘骑摩哆、无驾驶执照者,或是违规超载的运输罗里等等。

(图取自网络)

二战日军灵体飘入坟场
  
记得当天是星期三的夜晚,已经趋近凌晨12时,车辆少得可怜,其实也差不过是时候收队了。
  
警员执勤当然不方便大刺刺叼着香烟,凯鲁在树下抽完烟,一抬头就看到很古怪的景象。
  
他看到的是一团团的人形白影,从对面火车铁轨方向,缓缓“飘”过马路,朝警员设路障方向而来。
  
白影模模糊糊,看似朦胧,附近街灯及路障闪烁的蓝灯投照下,望去像是十数个列队人形,凯鲁认出是二战的日本士兵军队。
  
凯鲁是警员,下意识感觉到白影队伍的移动似在操步,但他听不到声音,因为“它们”是没有下半身的。
  
天气依旧闷热,但凯鲁只感觉四周空气似乎都凝固了,整个人毛骨悚然起来。
  
列成一队的白影浩浩荡荡就像操步,越过马路朝坟场飘去,消失在坟场总碑处。
  
凯鲁在它们消散后才定过神来,其中同僚在路障旁站岗,只有一人睁大眼睛望向他,显然也是看见凯鲁所看见的东西。
  
他们两人心照不宣,马上通知其他同僚,大伙儿宁可信其有,慌手慌脚收拾好一切,赶紧离开。

(图取自网络)

远离华人坟场

警员设路障检举,遇日军灵体事件是发生在90年代,镇上不少有一定年纪的居民,都曾听闻过这宗事件。

据知事发后,警方好一阵子都没有检举行动,隔了一段时日警方重新设路障,位置已经处于远离华人坟场数百公尺之遥的路段。
  
当地不少人曾传闻,警方为了避免遇上日军灵体事件再发生,将设路障位置往路段前方挪移,这种说法无可考究,信不信就由你了。
  
凯鲁当然是化名,但确实曾在该小镇警区当过警员,当年是年轻伙子,如今是否还是警务人员,阿伯则不得而知。
  
有人说,当官做警员的有正气三把火,一般邪魅不容易近身,但一众制服警员设路障检举撞鬼,阿伯是相信地点太靠近坟场,区区数名警员的人气始终不敌坟场阴气,遇见灵体也不是奇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yop_poll i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