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頭條◢ 隆市局沒人手處理酒牌執照申請 業者“非法營業”接罰單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大城事頭條◢ 隆市局沒人手處理酒牌執照申請 業者“非法營業”接罰單

報導:郭貞黎
 
(吉隆坡30日訊)吉隆坡市政局酒牌委員會辭剩兩人,以致無法處理吉隆坡區酒商、酒廊、酒類專賣店、雜貨商等售酒執照的申請,業者淪為“非法營業”,更有業者在關稅局、警方的取締行動中接獲罰款1000令吉的罰單!



就快踏入6月份了,但吉隆坡一帶酒商、酒廊、酒類專賣店、雜貨商等,無法更新售酒執照,淪為非法營業。

沒凍結售酒執照


吉隆坡市政局諮詢委員會委員單敬茵接受《中國報》記者訪問時說,吉隆坡市政局沒凍結售酒執照,主要是原本處理售酒執照的委員會,如今僅剩2人,無法處理今年的售酒執照的申請。

她說,據了解,該委員會委員從去年5月開始,就有委員相續辭職,直至9月後只剩下2個人,最後一次會議也是在去年9月召開。

她指出,由於售酒執照申請無人處理,以致吉隆坡區一些酒商、酒廊、酒類專賣店、雜貨商等的更新售酒執照申請,迄今仍未獲更新。

她說,由於各商家的售酒執照的截止日期不同,以致有些商家的酒牌是已過了期,有些則還在申請當中。

“我接到一些商家投訴,指酒牌已過期卻無法更新執照的問題,尤其遇到關稅局或警方取締行動時,也面對問題,包括因沒有酒牌而接到1000令吉罰單。”

單敬茵說,市政局沒採取行動對付售酒執照逾期的業者。

吉隆坡一帶酒商、酒廊、酒類專賣店、雜貨商等,無法更新售酒執照,可能淪為非法營業。

速委酒牌委會委員

單敬茵指出,武吉免登區國會議員方貴倫日前聯邦直轄區部長理事會會議時,向部長反映上述情況,也希望該部門儘速的委任酒牌委員會的委員,讓更新酒牌申請儘速處理。

她指出,目前,聯邦直轄區部方面還沒有進一步的消息,部長方面只表明他並不知道。

“如果到7月還沒有進一步消息,該委員會還是無法運作的話,我將會帶入市政局諮詢委員會中討論,也希望吉隆坡市政局能正親此問題,避免商家等待數個月之久還是無法獲得酒牌的更新。”

徐良標:申請一直未批

馬來亞聯合邦酒商公會聯合總會總務徐良標說,吉隆坡區酒商於在4月前已提呈酒牌執照的申請,唯截至目前仍未獲得批准。

他說,吉隆坡區酒商,在去年申請更新酒牌時沒有面對問題,但今年申請更新酒牌時,申請一直未獲批准。

他說,酒商的酒牌期滿日期各不相同,都是在4月至6月期間,一般上商家是需要在酒牌期滿之前2個月,提呈申請。

他指出,一些酒商的酒牌在4月期滿同時已提呈申請,可是截至目前仍未獲批准,也沒有接到任何酒牌已獲更新消息,商家所獲得的答案就是申請在處理中。

“如果當局沒有批准更新商家的酒牌,一些酒牌已到期的商家也只有非法營業。”

徐良標說,在這數年來,商家在申請或更新酒執照時面對許多政策的限制,限制的條件也越來越多,讓商家在申請時面對嚴峻的挑戰。

他說,目前市場不好,商家在申請更新酒牌時又是問題一籮筐。

他指出,在我國,各州屬包括吉隆坡在內,在處理酒牌申請時都採用不同的政策和條件、手續又繁雜。

“目前,商家們在申請酒牌時面對最多問題的應該是在雪州,我們也希望能各州在處理酒牌申請時能有更好的政策。”

商家投訴指酒牌已過期卻無法更新執照,遇到關稅局或警方取締,因沒有酒牌而接到1000令吉罰單。

方誌民:接巴生會員投訴

馬來西亞雜貨商聯合會總會長方誌民說,在吉隆坡區內有售賣烈酒的雜貨商並不多,主要是吉隆坡一帶也有不少酒類的專賣店。

方誌民是受詢及吉隆坡區更新酒牌執照申請尚未獲得處理時說,截至目前,他沒有接獲吉隆坡區一帶會員的諮詢,反而之前曾是接到來自巴生一帶的投訴。

他說,目前,巴生一帶的雜貨商申請酒牌的問題已獲處理,相信未來的兩三個星期申請可可逐步獲得處理。

他指出,目前,在城市區售賣烈酒的雜貨店已不多,但在鄉區尤其是在園丘一帶還有一些雜貨店是有售賣烈酒。

他說,由於受到政策和條件的限制,以致雜貨商每年在更新執照時對諸多條件的限制。

“類似的問題每年重演,但商家在申請更新酒牌時面對越來越多的條件限制,而且是一年比一年多,我們也希望能尋求一個方案,讓問題早日獲得解決。”

方誌民。
吉隆坡區一些酒商、酒廊、酒類專賣店、雜貨商等的更新售酒執照申請,迄今仍未獲更新。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柔州丹絨比艾國席補選出現六角大混戰,並於11月16日投票,你覺得誰有機會勝出?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