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隆市局没人手处理酒牌执照申请 业者“非法营业”接罚单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隆市局没人手处理酒牌执照申请 业者“非法营业”接罚单

报导:郭贞黎
 
(吉隆坡30日讯)吉隆坡市政局酒牌委员会辞剩两人,以致无法处理吉隆坡区酒商、酒廊、酒类专卖店、杂货商等售酒执照的申请,业者沦为“非法营业”,更有业者在关税局、警方的取缔行动中接获罚款1000令吉的罚单!



就快踏入6月份了,但吉隆坡一带酒商、酒廊、酒类专卖店、杂货商等,无法更新售酒执照,沦为非法营业。

没冻结售酒执照


吉隆坡市政局咨询委员会委员单敬茵接受《中国报》记者访问时说,吉隆坡市政局没冻结售酒执照,主要是原本处理售酒执照的委员会,如今仅剩2人,无法处理今年的售酒执照的申请。

她说,据了解,该委员会委员从去年5月开始,就有委员相续辞职,直至9月后只剩下2个人,最后一次会议也是在去年9月召开。

她指出,由于售酒执照申请无人处理,以致吉隆坡区一些酒商、酒廊、酒类专卖店、杂货商等的更新售酒执照申请,迄今仍未获更新。

她说,由于各商家的售酒执照的截止日期不同,以致有些商家的酒牌是已过了期,有些则还在申请当中。

“我接到一些商家投诉,指酒牌已过期却无法更新执照的问题,尤其遇到关税局或警方取缔行动时,也面对问题,包括因没有酒牌而接到1000令吉罚单。”

单敬茵说,市政局没采取行动对付售酒执照逾期的业者。

吉隆坡一带酒商、酒廊、酒类专卖店、杂货商等,无法更新售酒执照,可能沦为非法营业。

速委酒牌委会委员

单敬茵指出,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日前联邦直辖区部长理事会会议时,向部长反映上述情况,也希望该部门尽速的委任酒牌委员会的委员,让更新酒牌申请尽速处理。

她指出,目前,联邦直辖区部方面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部长方面只表明他并不知道。

“如果到7月还没有进一步消息,该委员会还是无法运作的话,我将会带入市政局咨询委员会中讨论,也希望吉隆坡市政局能正亲此问题,避免商家等待数个月之久还是无法获得酒牌的更新。”

徐良标:申请一直未批

马来亚联合邦酒商公会联合总会总务徐良标说,吉隆坡区酒商于在4月前已提呈酒牌执照的申请,唯截至目前仍未获得批准。

他说,吉隆坡区酒商,在去年申请更新酒牌时没有面对问题,但今年申请更新酒牌时,申请一直未获批准。

他说,酒商的酒牌期满日期各不相同,都是在4月至6月期间,一般上商家是需要在酒牌期满之前2个月,提呈申请。

他指出,一些酒商的酒牌在4月期满同时已提呈申请,可是截至目前仍未获批准,也没有接到任何酒牌已获更新消息,商家所获得的答案就是申请在处理中。

“如果当局没有批准更新商家的酒牌,一些酒牌已到期的商家也只有非法营业。”

徐良标说,在这数年来,商家在申请或更新酒执照时面对许多政策的限制,限制的条件也越来越多,让商家在申请时面对严峻的挑战。

他说,目前市场不好,商家在申请更新酒牌时又是问题一箩筐。

他指出,在我国,各州属包括吉隆坡在内,在处理酒牌申请时都采用不同的政策和条件、手续又繁杂。

“目前,商家们在申请酒牌时面对最多问题的应该是在雪州,我们也希望能各州在处理酒牌申请时能有更好的政策。”

商家投诉指酒牌已过期却无法更新执照,遇到关税局或警方取缔,因没有酒牌而接到1000令吉罚单。

方志民:接巴生会员投诉

马来西亚杂货商联合会总会长方志民说,在吉隆坡区内有售卖烈酒的杂货商并不多,主要是吉隆坡一带也有不少酒类的专卖店。

方志民是受询及吉隆坡区更新酒牌执照申请尚未获得处理时说,截至目前,他没有接获吉隆坡区一带会员的咨询,反而之前曾是接到来自巴生一带的投诉。

他说,目前,巴生一带的杂货商申请酒牌的问题已获处理,相信未来的两三个星期申请可可逐步获得处理。

他指出,目前,在城市区售卖烈酒的杂货店已不多,但在乡区尤其是在园丘一带还有一些杂货店是有售卖烈酒。

他说,由于受到政策和条件的限制,以致杂货商每年在更新执照时对诸多条件的限制。

“类似的问题每年重演,但商家在申请更新酒牌时面对越来越多的条件限制,而且是一年比一年多,我们也希望能寻求一个方案,让问题早日获得解决。”

方志民。
吉隆坡区一些酒商、酒廊、酒类专卖店、杂货商等的更新售酒执照申请,迄今仍未获更新。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是否赞成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