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靈異堂◢ 背後有一雙眼盯着...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阿伯靈異堂◢ 背後有一雙眼盯着…

前幾期和阿伯往檳城自由行,在當地旅館經歷靈異事故的那位朋友,喚作“阿亮”,是一個民歌駐唱歌手。
  
在駐唱行業打滾十數年,常年柔佛各地及新山娛樂場所奔走,帶領駐唱團隊也提攜後輩歌手,這個圈子並不大,但阿亮也算小有名氣。
  
民歌駐唱都是夜間開工,客人來到餐廳享用晚餐,小酌兩杯,聽聽歌鬆弛一下白天緊繃的工作情緒,這種燈火迷離,氣氛微醺的環境,歌手與團員有時難免碰上離奇的遭遇。
  
阿亮曾遭遇過極詭異的經歷,這是一個發生在民歌餐廳的真人真事靈異案例。



(本報檔案照)

七月十四,陣陣寒意的餐廳

已不記得是哪一年的農曆七月十四,一個極詭異但又平淡的夜晚,阿亮在新山一家民歌餐廳開工駐唱,地點在哪,不方便透露。
  
每逢農曆七月都是整個駐唱行業最慘淡的季節,沒有多少人會在這個月份出來聽歌消費,但歌手仍要開飯,遇到邀約駐唱的集會,當然要上台幹活掙錢。
  
新山市區盛行街邊燒紙錢拜祭“好兄弟”的習俗,當地不少行業無論正當行業或偏門,臨傍晚收工或夜晚開工前,都會在街邊拜祭燒紙錢,祈求生意順利,新山市議會睜一眼閉一眼,並沒有嚴加執法對付。
  
平時駐唱行業不習慣做這一套,但在這充滿禁忌的月份,歌手及團員都不免俗,阿亮與成員在餐廳外的街邊簡單拜祭一番,燒光了紙錢後,也是開工時刻了。
  
舞台很小,台上只有三名表演者,阿亮是站在最左邊的吉他手,另外一對男女拍檔是主唱,往台下一眼望去,聽眾只有區區兩三桌,小貓兩三隻。
  
當晚駐唱到深夜11時,已接近尾聲階段了,畢竟捧場聽眾太少,駐唱時段大大縮短,若換作平常旺日,民歌餐廳至少營業到凌晨12時。
  
抱着即將放工的心情,台上手捧吉打的阿亮,突然感覺到手掌冰冷,掌心似乎透着絲絲寒意。
  
抬頭望去遠處的冷氣機,機身操作信號燈熄滅,顯然連餐廳都已關閉空調供應了,怎可能還會感覺到寒冷?
  
阿亮問了身邊兩位男女歌手,兩人都沒有感覺到異樣寒冷,就在這時,他背後似乎感覺到有點不對勁……


(圖取自網絡)

有“東西”盯着背部

一股銳利的目光,狠狠地戳向他的背部,盯得他很不舒服,背脊似乎淌着冷汗。
  
阿亮回了幾次頭,背後根本沒有人,但偏偏轉回頭面向台前,背後又有被盯着的感覺了。
  
究竟有什麼東西在背後?阿亮不知道,他只曉得在舞台演出的最後10分鐘,整個人很不自在,背部如“刺”針氈。
  
那種被人盯着的感覺一直不散,阿亮竟還聞到了腐臭味,這股不知從哪兒冒出的異味飄散在舞台上,數分鐘就消失無縱。
  
“你們剛才有沒有聞到死老鼠的味道?”收工時阿亮問道,換來團員們面面相覷,一臉愕然,很顯然就只有他聞到異味。
  
今晚經歷這麼弔詭之事,阿亮早已心裡有數,離開餐廳前在路邊插上一炷香,也不敢多想就匆匆回家,結束驚魂的一晚。

靈體吊花?橫財入袋

故事完了么?未必。
  
很多人說,時運低才會遇鬼,阿亮那段日子並沒有過得風光,但也不算倒霉,從未想過,遇鬼之後竟會中橫財的。
  
事隔兩天,他友人突然心血來潮,叫他去買萬字,阿亮平常也沒有賭博習慣,只掏出1令吉隨意應酬。
  
真的不知是巧合或鬼使神差,一個迎合朋友的無心之舉,竟然讓他中了2500令吉頭獎,這可是他人生第一次中萬字哩。
  
多年後阿亮說起這件事,阿伯忍不住嘲笑他,畢竟餐廳駐唱遇鬼被盯了整晚,之後中了小頭獎,可能是被靈體“吊花”,打賞小錢吧?呵呵。

(圖取自網絡)

樓下客人稀疏,樓上鬼影幢幢

在新山民歌行業娛樂圈,不少歌手及團員都遇過類似靈體捧場的經歷。
  
當地有一家頗具名氣的酒吧,雙層單位上下打通,樓下是表演舞池和餐桌,樓上精心裝潢成觀眾席,讓客人俯看樓下的演出,酒吧不時聘請歌手駐唱拉攏人潮。
  
遇上農曆比較陰的月份,例如四月清明節和七月鬼節月份,不少人減少夜生活,娛樂業變得相當冷淡,消費的客人少了,有時候會出現一些“觀眾”捧場的。 …..
  
據說某一年七月份,有歌手在這家酒吧內駐唱,樓下聽歌客人三三兩兩,樓上空空如也,但抬頭往上看,似乎有影子聳動,感覺就像樓上有“東西”圍着觀看他的演出。
  
“靈體喜歡湊熱鬧,並非只趁着淡季,有時候人潮旺盛的日子,它們還是會在不知哪個角落出現,捧捧歌手場的。”阿亮這麼說。
  
如果大家不時在民歌餐廳消費聽歌手駐唱,不妨四下觀察,若感到突然的寒意,說不定“它們”也在某處角落,和你一樣聽着歌手唱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邁向零現金年代,你使用多少個電子錢包?
23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