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背后有一双眼盯着...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阿伯灵异堂◢ 背后有一双眼盯着…

前几期和阿伯往槟城自由行,在当地旅馆经历灵异事故的那位朋友,唤作“阿亮”,是一个民歌驻唱歌手。
  
在驻唱行业打滚十数年,常年柔佛各地及新山娱乐场所奔走,带领驻唱团队也提携后辈歌手,这个圈子并不大,但阿亮也算小有名气。
  
民歌驻唱都是夜间开工,客人来到餐厅享用晚餐,小酌两杯,听听歌松弛一下白天紧绷的工作情绪,这种灯火迷离,气氛微醺的环境,歌手与团员有时难免碰上离奇的遭遇。
  
阿亮曾遭遇过极诡异的经历,这是一个发生在民歌餐厅的真人真事灵异案例。



(本报档案照)

七月十四,阵阵寒意的餐厅

已不记得是哪一年的农历七月十四,一个极诡异但又平淡的夜晚,阿亮在新山一家民歌餐厅开工驻唱,地点在哪,不方便透露。
  
每逢农历七月都是整个驻唱行业最惨淡的季节,没有多少人会在这个月份出来听歌消费,但歌手仍要开饭,遇到邀约驻唱的集会,当然要上台干活挣钱。
  
新山市区盛行街边烧纸钱拜祭“好兄弟”的习俗,当地不少行业无论正当行业或偏门,临傍晚收工或夜晚开工前,都会在街边拜祭烧纸钱,祈求生意顺利,新山市议会睁一眼闭一眼,并没有严加执法对付。
  
平时驻唱行业不习惯做这一套,但在这充满禁忌的月份,歌手及团员都不免俗,阿亮与成员在餐厅外的街边简单拜祭一番,烧光了纸钱后,也是开工时刻了。
  
舞台很小,台上只有三名表演者,阿亮是站在最左边的吉他手,另外一对男女拍档是主唱,往台下一眼望去,听众只有区区两三桌,小猫两三只。
  
当晚驻唱到深夜11时,已接近尾声阶段了,毕竟捧场听众太少,驻唱时段大大缩短,若换作平常旺日,民歌餐厅至少营业到凌晨12时。
  
抱着即将放工的心情,台上手捧吉打的阿亮,突然感觉到手掌冰冷,掌心似乎透着丝丝寒意。
  
抬头望去远处的冷气机,机身操作信号灯熄灭,显然连餐厅都已关闭空调供应了,怎可能还会感觉到寒冷?
  
阿亮问了身边两位男女歌手,两人都没有感觉到异样寒冷,就在这时,他背后似乎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图取自网络)

有“东西”盯着背部

一股锐利的目光,狠狠地戳向他的背部,盯得他很不舒服,背脊似乎淌着冷汗。
  
阿亮回了几次头,背后根本没有人,但偏偏转回头面向台前,背后又有被盯着的感觉了。
  
究竟有什么东西在背后?阿亮不知道,他只晓得在舞台演出的最后10分钟,整个人很不自在,背部如“刺”针毡。
  
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一直不散,阿亮竟还闻到了腐臭味,这股不知从哪儿冒出的异味飘散在舞台上,数分钟就消失无纵。
  
“你们刚才有没有闻到死老鼠的味道?”收工时阿亮问道,换来团员们面面相觑,一脸愕然,很显然就只有他闻到异味。
  
今晚经历这么吊诡之事,阿亮早已心里有数,离开餐厅前在路边插上一炷香,也不敢多想就匆匆回家,结束惊魂的一晚。

灵体吊花?横财入袋

故事完了么?未必。
  
很多人说,时运低才会遇鬼,阿亮那段日子并没有过得风光,但也不算倒霉,从未想过,遇鬼之后竟会中横财的。
  
事隔两天,他友人突然心血来潮,叫他去买万字,阿亮平常也没有赌博习惯,只掏出1令吉随意应酬。
  
真的不知是巧合或鬼使神差,一个迎合朋友的无心之举,竟然让他中了2500令吉头奖,这可是他人生第一次中万字哩。
  
多年后阿亮说起这件事,阿伯忍不住嘲笑他,毕竟餐厅驻唱遇鬼被盯了整晚,之后中了小头奖,可能是被灵体“吊花”,打赏小钱吧?呵呵。

(图取自网络)

楼下客人稀疏,楼上鬼影幢幢

在新山民歌行业娱乐圈,不少歌手及团员都遇过类似灵体捧场的经历。
  
当地有一家颇具名气的酒吧,双层单位上下打通,楼下是表演舞池和餐桌,楼上精心装潢成观众席,让客人俯看楼下的演出,酒吧不时聘请歌手驻唱拉拢人潮。
  
遇上农历比较阴的月份,例如四月清明节和七月鬼节月份,不少人减少夜生活,娱乐业变得相当冷淡,消费的客人少了,有时候会出现一些“观众”捧场的。 …..
  
据说某一年七月份,有歌手在这家酒吧内驻唱,楼下听歌客人三三两两,楼上空空如也,但抬头往上看,似乎有影子耸动,感觉就像楼上有“东西”围着观看他的演出。
  
“灵体喜欢凑热闹,并非只趁着淡季,有时候人潮旺盛的日子,它们还是会在不知哪个角落出现,捧捧歌手场的。”阿亮这么说。
  
如果大家不时在民歌餐厅消费听歌手驻唱,不妨四下观察,若感到突然的寒意,说不定“它们”也在某处角落,和你一样听着歌手唱歌?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迈向零现金年代,你使用多少个电子钱包?
23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