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帮你转租,不会被查” “我的雪兰莪房屋”成代理赚钱工具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帮你转租,不会被查” “我的雪兰莪房屋”成代理赚钱工具

(巴生22日讯)“我的雪兰莪房屋”福利计划原意是协助低收入者居者有其屋,如今却遭滥用,凡是一有新屋入伙,产业代理不断通过电话和短讯连环轰炸,游说屋主转租,并声称可以走法律漏洞,避开州政府调查!



据知,目前许多我的雪兰莪房屋(Rumah selangorku)廉价组屋和公寓出租,乖离州政府“居者有其屋”目标,甚至有者将房屋出租给外劳。

雪州政府的这项计划,是为了协助低收入者一圆购屋梦,惟符合资格的屋主一旦在这项计下受惠,其中一项协议是不得在5年内出租或转售,惟如今这项计划已经“变调”,成为赚钱工具。


巴生居民协会联合会副投诉局主任李富豪今日在记者会上指出,他于1月,获得武吉丁宜第二区的D级公寓(25万令吉)钥匙,却在去年12月尾,不断遭到代理的电话“骚扰”。

他说,截至目前,他仍每天接获至少一则短讯、每週至少两、三通来电,让他感到非常厌烦。

“这些代理一直游说我出租屋子,我也借机假装询问,如果出租要如何与租客签约?他们居然回答有自己的一套方式和文件证明,不会让屋主触犯法律。”

他说,他日前在公寓底层游泳池,发现数名疑是印尼籍的女子,假意与她们聊天,结果证实她们皆是租客,意味着该栋公寓已经开始有租客入住,若是再不阻止,情况恐怕失控。

他说,根据代理指出,出租价格可以上达1000令吉。

李富豪指出,他发现有一些“富二代”居然也成功申请到我的雪兰莪房屋,这项计划已经遭有心人拿来投资赚钱。

另外,根据马来媒体早前报导,新入伙的柏兰镇(Bandar Parklands)我的雪兰莪房屋,也遭揭发出租予外劳。

李富豪至今仍每天接获至少一则短讯、每週至少两、三通的来电,让他感到非常厌烦。

李富豪质疑屋主资料洩露

是谁把屋主的资料,洩露给产业代理?

李富豪质问,他们在还未拿到房屋钥匙前,便开始收到代理的“电话骚扰”,甚至也有许多装修业者来电询问,让他每天疲于应付这些来电,对屋主构成极大困扰。

“究竟是谁,把我们的资料洩露给产业代理和装修业者?当我询问这些来电者,他们只是回答我:‘是有人给我的’。”

另外,他认同房屋及地方政府部所提出的建议,即一旦公管单位要出租给外籍人士,必须获得联管单位的同意。

他说,有关条例可以保障其他屋主的安全,因为现在许多外籍人士前来我国从事诈骗工作,若有监管,至少警方能掌握数据,因此他希望有关建议,可以尽早拟法通过与实行。

作为“我的雪兰莪房屋”的公寓,外围全是各式各样的招租和出租广告,让人眼花撩乱。

公然张贴招租广告

代理除了电话轰炸,也明目张胆的在公寓外张贴许多房屋出租的广告和布条,似乎并不把州政府的条例放在眼裡。

记者前往武吉丁宜第二区的该公寓採访时,发现该公寓的入口处围篱,挂满这些招租广告,让人傻眼。

李富豪指出,我的雪兰莪房屋是为了协助低收入者,如今看来不只政府合约工程,连这些协助低收入者的福利,也变成了“阿里巴巴”式的牟利途径,因此他希望州政府关注。

他说,州政府也应该放宽我的雪兰莪房屋土着单位的售卖权,以他的公寓为例,土着单位多达50%,但这些土着单位却有一半卖不出,反观许多非土着却还在等候消息。

因此,他认为,州政府应该设立条例,一旦土着单位在规定时期内还无法卖出,就可以公开售卖,避免这些单位空置,带来民生问题,也会让公寓的管理费难以收全,衍生许多问题。

李富豪所申请到的这栋“我的雪兰莪房屋”,目前已经开始有租客入住。

哈妮查:在年限内不可出租

掌管雪州房屋及城市生活事务的行政议员哈妮查受询时重申,我的雪兰莪房屋不可在年限内出租,更何况是租给外劳。

她说,针对武吉丁宜第二区Trifolis公寓住户的投诉,她将指示调查此事,确保这项计划没遭到滥用。

“一旦证实有合格住户,违反州政府所设定的条例,即出租房屋予第三者,州政府将採取对付行动,而且很多把该房屋出租者,往往会为其他住户带来诸多干扰。”

由于D级“我的雪兰莪房屋”公寓设备不错,一些甚至还有游泳池,因此引来许多有心人士“抢购”牟利。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教育部长马智礼建议在校园种咖啡树,以便让学生了解本地最普遍的咖啡饮料是来自咖啡果,你是否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