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頭條◢打工開店“侵佔”各角落 首都要變“外勞街”了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大城事頭條◢打工開店“侵佔”各角落 首都要變“外勞街”了

(吉隆坡21日訊)繁華的吉隆坡都市,已逐漸遭外勞佔據,形成了“外勞街”,盡顯異國風情。



根據了解,最早淪陷的是市中心一帶旺區如武吉免登、茨廠街、中央藝術坊、半山芭,都可以看到各國外勞的身影,如孟加拉、緬甸、尼泊爾、印尼、菲律賓等。

在這群外勞中,除了有的在本地“偷偷摸摸”打工,有的甚至是“肆無忌憚”地開店做生意,包括餐館、雜貨店、手機店、理髮店等。


民主行動黨武吉免登區國會議員方貴倫接受《中國報》電訪時指出,外勞入侵武吉免登、茨廠街至少有10年的光景。

KOTA RAYA 購物中心後方已變成了外勞街,不管是商家還是“居民”都是外勞。

他說,從前茨廠街俗稱唐人街,如今在茨廠街做生意或者是幫手的,卻是外勞居多。

“執法單位雖然有警告本地小販不能轉租攤位,但有者還是冥頑不靈,有的則因為無法從早到晚看攤位,聘請外勞做幫手。”

他說,其中西冷路(Jalan Silang)也已變成了孟加拉街,舊式的店屋,都是孟加拉人在樓上住,孟加拉人在樓下做生意,經營餐館、雜貨店和手機店。

“還有邱德懿路(Jalan Khoo Teik Ee)也已被緬甸人入侵。”

在茨廠街屹立已久的大家購物中心(Kota Raya Shopping Complex),如今也已是外勞的聚集地,從商家到顧客,都是各國外勞。

茨廠街一帶,處處都是外勞的身影。
中央藝術坊是其中的外勞聚集地。

夫出外工作 妻在家帶孩子
美羅柏麗瑪 變“緬甸村”

除了市中心,外圍如甲洞、怡保路,也已紛紛被外勞入侵。

民主行動黨甲洞區國會議員林立迎指出,美羅柏麗瑪(Metro Prima)一帶也淪為了“緬甸村”,大部分都是在毗鄰工作,如餐館、車行等。

他說,有的也在外地的工廠工作,但為了避免被執法單位取締,加上外地租金更貴,就不敢走得太遠,都在該區活動。

“有的甚至是有家庭,早上丈夫出外工作,妻子在家帶孩子,買東西和用餐都在鄰近一帶而已。”

林立迎說,雖然當地的一些衛生問題由外勞引起,但情況受到控制。

“至少這些外勞都是安分守己地工作,不偷不搶,放工回家,沒有四處遊盪進行不法勾當,也沒有在走廊喝酒鬧事。”

他說,外勞們外出時甚至是戰戰兢兢的,擔心被取締。

另外,根據CLEAN Malaysia Movement面子書專頁也指,怡保路近期卻似乎已成為許多巴基斯坦人進駐和聚集的點,逐漸成為巴基斯坦的拉合爾。(Lahore)。

從中央藝術坊步行到茨廠街,一路上不乏外勞的蹤影。

店屋1800單位 外勞佔80%
雪州安邦美華城(Pandan Mewah)也成外勞國,80%是來自印尼、孟加拉及緬甸的外勞,在當地的雜貨店、餐館、理髮店、洗車中心中,至少有70%的店都是外勞當老闆!

位於安邦醫院後方的12座店屋有1800個單位,大部分都出租給外勞,居民約4500人,但外勞佔了80%,其中的70%是印尼人。

早上,他們在當地經營生意,包括雜貨店、餐館、理髮店及洗車中心等,或到其他地方上班;入夜時分,就聚集在草場上開“派對”,包括喝酒、玩樂器、聊天等,甚至吸引外地的外勞加入。

《中國報》曾與安邦再也市議員莫哈末沙末前往巡視,獲悉在店裡做生意的外勞,大部分都是在大馬公司委員會(SSM)法令下的“分享管理備忘錄”(MOU SHARING)條文,即外勞和本地人聯合管理,合法營業。

換言之,這些外勞通過法律漏洞,在本地做生意。

(連利元攝)

(連利元攝)

怡保路被專頁指,已成為巴基斯坦人聚集的地方。

怡保路 改名巴基斯坦街?
網民誇張修辭 引關注

(吉隆坡21日訊)怡保路業者與居民認同怡保路有不少外勞,但要改名為拉哈爾、巴基斯坦街,則是網民的誇張修辭說法,以引起有關當局注意。

《中國報》針對CLEAN Malaysia Movement面子書專頁,日前指怡保路成為巴基斯坦進駐聚集點一事,走訪民眾。

受訪者大多認同當地住有不少外勞,且帶來不少民生問題,如亂丟垃圾、衛生不好等。

“但是比起其他熱門地點來說,怡保路的外勞並也不算多。”

他們認為,該專頁或許是為了讓執法當看到,所以採用誇張的措辭。

衛生環境變差
★葉先生(居民,70歲)
怡保路外勞是蠻多,有一些還是在附近租屋子住,而造成附近衛生變差。

一間排屋住了十多人非常吵,而且又亂丟垃圾,造成大家困擾。

而且他們不大照顧衛生,滋生蚊蟲跳蚤。

他們很多是在附近工作,在嘛嘛檔之類的。

我住在這兒50多年,也是最近4、5年才開始,見到比較多外勞出現。

因有捷運工程
★周秀蓉(小販,60歲)
我覺得可能是因為有捷運工程,所以比較多外勞出現,過去較少。

我在這兒也營業了許多年,比較起來,是這一兩年才見得多外勞。

馬幣跌外勞減
★林英偉(小販,40歲)
我在怡保路謀生多年,我覺得近一兩年這兒的外勞反而沒以前多。

相信是近年馬幣沒有過去好,所以來工作的外勞也少。

我覺得最多外勞的時候,約是7、8年前。

垃圾多較骯髒
★黃錦榮(居民,73歲)
怡保路較多外勞的地點要在2哩和4哩那兒,3哩這兒比較少。

不過有外勞在這兒租屋子住,十多人擠在一間屋子內。

外勞一般衛生意識較差,其住家附近都比較骯髒多垃圾。

一些外勞是在附近工作,有的則不清楚。

治安來說,這兒還不是什麼大問題。

雖說外勞近年會較多,但是比起其他地方來說,這兒的外勞並不算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教育部長馬智禮建議在校園種咖啡樹,以便讓學生了解本地最普遍的咖啡飲料是來自咖啡果,你是否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