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打工开店“侵占”各角落 首都要变“外劳街”了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打工开店“侵占”各角落 首都要变“外劳街”了

(吉隆坡21日讯)繁华的吉隆坡都市,已逐渐遭外劳占据,形成了“外劳街”,尽显异国风情。



根据了解,最早沦陷的是市中心一带旺区如武吉免登、茨厂街、中央艺术坊、半山芭,都可以看到各国外劳的身影,如孟加拉、缅甸、尼泊尔、印尼、菲律宾等。

在这群外劳中,除了有的在本地“偷偷摸摸”打工,有的甚至是“肆无忌惮”地开店做生意,包括餐馆、杂货店、手机店、理发店等。


民主行动党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外劳入侵武吉免登、茨厂街至少有10年的光景。

KOTA RAYA 购物中心后方已变成了外劳街,不管是商家还是“居民”都是外劳。

他说,从前茨厂街俗称唐人街,如今在茨厂街做生意或者是帮手的,却是外劳居多。

“执法单位虽然有警告本地小贩不能转租摊位,但有者还是冥顽不灵,有的则因为无法从早到晚看摊位,聘请外劳做帮手。”

他说,其中西冷路(Jalan Silang)也已变成了孟加拉街,旧式的店屋,都是孟加拉人在楼上住,孟加拉人在楼下做生意,经营餐馆、杂货店和手机店。

“还有邱德懿路(Jalan Khoo Teik Ee)也已被缅甸人入侵。”

在茨厂街屹立已久的大家购物中心(Kota Raya Shopping Complex),如今也已是外劳的聚集地,从商家到顾客,都是各国外劳。

茨厂街一带,处处都是外劳的身影。
中央艺术坊是其中的外劳聚集地。

夫出外工作 妻在家带孩子
美罗柏丽玛 变“缅甸村”

除了市中心,外围如甲洞、怡保路,也已纷纷被外劳入侵。

民主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指出,美罗柏丽玛(Metro Prima)一带也沦为了“缅甸村”,大部分都是在毗邻工作,如餐馆、车行等。

他说,有的也在外地的工厂工作,但为了避免被执法单位取缔,加上外地租金更贵,就不敢走得太远,都在该区活动。

“有的甚至是有家庭,早上丈夫出外工作,妻子在家带孩子,买东西和用餐都在邻近一带而已。”

林立迎说,虽然当地的一些卫生问题由外劳引起,但情况受到控制。

“至少这些外劳都是安分守己地工作,不偷不抢,放工回家,没有四处游荡进行不法勾当,也没有在走廊喝酒闹事。”

他说,外劳们外出时甚至是战战兢兢的,担心被取缔。

另外,根据CLEAN Malaysia Movement面子书专页也指,怡保路近期却似乎已成为许多巴基斯坦人进驻和聚集的点,逐渐成为巴基斯坦的拉合尔。(Lahore)。

从中央艺术坊步行到茨厂街,一路上不乏外劳的踪影。

店屋1800单位 外劳占80%
雪州安邦美华城(Pandan Mewah)也成外劳国,80%是来自印尼、孟加拉及缅甸的外劳,在当地的杂货店、餐馆、理发店、洗车中心中,至少有70%的店都是外劳当老板!

位于安邦医院后方的12座店屋有1800个单位,大部分都出租给外劳,居民约4500人,但外劳占了80%,其中的70%是印尼人。

早上,他们在当地经营生意,包括杂货店、餐馆、理发店及洗车中心等,或到其他地方上班;入夜时分,就聚集在草场上开“派对”,包括喝酒、玩乐器、聊天等,甚至吸引外地的外劳加入。

《中国报》曾与安邦再也市议员莫哈末沙末前往巡视,获悉在店里做生意的外劳,大部分都是在大马公司委员会(SSM)法令下的“分享管理备忘录”(MOU SHARING)条文,即外劳和本地人联合管理,合法营业。

换言之,这些外劳通过法律漏洞,在本地做生意。

(连利元摄)

(连利元摄)

怡保路被专页指,已成为巴基斯坦人聚集的地方。

怡保路 改名巴基斯坦街?
网民夸张修辞 引关注

(吉隆坡21日讯)怡保路业者与居民认同怡保路有不少外劳,但要改名为拉哈尔、巴基斯坦街,则是网民的夸张修辞说法,以引起有关当局注意。

《中国报》针对CLEAN Malaysia Movement面子书专页,日前指怡保路成为巴基斯坦进驻聚集点一事,走访民众。

受访者大多认同当地住有不少外劳,且带来不少民生问题,如乱丢垃圾、卫生不好等。

“但是比起其他热门地点来说,怡保路的外劳并也不算多。”

他们认为,该专页或许是为了让执法当看到,所以采用夸张的措辞。

卫生环境变差
★叶先生(居民,70岁)
怡保路外劳是蛮多,有一些还是在附近租屋子住,而造成附近卫生变差。

一间排屋住了十多人非常吵,而且又乱丢垃圾,造成大家困扰。

而且他们不大照顾卫生,滋生蚊虫跳蚤。

他们很多是在附近工作,在嘛嘛档之类的。

我住在这儿50多年,也是最近4、5年才开始,见到比较多外劳出现。

因有捷运工程
★周秀蓉(小贩,60岁)
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有捷运工程,所以比较多外劳出现,过去较少。

我在这儿也营业了许多年,比较起来,是这一两年才见得多外劳。

马币跌外劳减
★林英伟(小贩,40岁)
我在怡保路谋生多年,我觉得近一两年这儿的外劳反而没以前多。

相信是近年马币没有过去好,所以来工作的外劳也少。

我觉得最多外劳的时候,约是7、8年前。

垃圾多较肮脏
★黄锦荣(居民,73岁)
怡保路较多外劳的地点要在2哩和4哩那儿,3哩这儿比较少。

不过有外劳在这儿租屋子住,十多人挤在一间屋子内。

外劳一般卫生意识较差,其住家附近都比较肮脏多垃圾。

一些外劳是在附近工作,有的则不清楚。

治安来说,这儿还不是什么大问题。

虽说外劳近年会较多,但是比起其他地方来说,这儿的外劳并不算多。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教育部长马智礼建议在校园种咖啡树,以便让学生了解本地最普遍的咖啡饮料是来自咖啡果,你是否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