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靈異堂◢ 靈車怪談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阿伯靈異堂◢ 靈車怪談

阿伯數年前喪父,懷着喪親之痛,打點好父親的身後事,第三天正式舉殯。



阿伯是長子,手捧亡父的靈牌與引魂線香,坐上了靈車副駕座,眼眶通紅。

從鄉下喪府前往墓園山莊,需要一小時的行程,原本一路沉默無語,司機率先打開話匣子,聊起了他的故事。


司機與阿伯年紀相仿,但人生經歷與我不同,阿伯時常有緣碰見怪人怪事,是他主動分享殯葬工作碰見的怪事。

大家萍水相逢,既有緣在棺材車上一聚,英雄就莫問出處,姑且就將他化名“阿華”吧。

(圖取自網絡)

阿華來自金馬倫人,在當地土生土長,曾經一代江湖人。

年輕時從事偏門業,在金馬倫經營夜店,那時是他人生最風光時期,日進斗金,掙到錢買下當地多間店鋪收租。

有錢最忌爛賭,縱有再豐厚的身家財產也抵不住豪賭的磨耗,長時間淪陷在賭桌上,阿華將所有產業悉數賠出。

人生從高峰跌到谷底,也不過轉眼短短數年時間,曾經擁有變成一無所有,離開金馬倫來到怡保尋覓工作,每一份都是領日薪的散工,過的是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最後南下流浪來到新山時,身上僅剩下幾十塊令吉。

不知是機緣巧合還是命中注定,阿華遇上一個工作機會,當地一家殯葬業者的駕駛靈車的司機辭職,急需人手,趕緊拉住了阿華,馬上要他開工。

老闆只要求阿華“頂幾天”,負責開車載送靈柩,就這樣開拓了他的職業生涯。

2013年的香港電影《殭屍》,陳友飾演落魄道士獨自棲身公屋單位,感嘆“當初原本打算落腳幾天,沒想到一住就住了十幾年”,不勝唏噓。

戲裡戲外,人生變數亦是如此,阿華原本只是臨時工,沒想到投身這個行業後,一晃眼就過了很多年。

不像本地大型私人墓園集團,阿華任職的只是小型殯葬公司,主打經濟市場,老闆孤寒得很,只備有兩輛棺材車,車齡都有一段時日,其中一輛舊款豐田Estima休旅車,就是阿華長年的工作夥伴與“同事”。

殯葬公司省開銷,根本不可能安排跟車員,在多少個漆黑夜晚,漫漫長途都是獨自一人與靈柩作伴。

阿華經常長途開車跋涉,飛馳在南北大道上,幾乎每天穿梭半島各地小鎮,每次出勤少說都有400至500公里的行程哩數。

不少北馬人南下新加坡工作,不幸客死異鄉,都是由這種業者安排載送靈柩載送回鄉,華人無論離鄉背井遠渡重洋,到了生命結束時刻都有落葉歸根的觀念。

駕駛棺材車根本沒有時間與班次,在“旺季”之時,一天內幾乎要來回數個州屬載送棺柩,行程根本沒有吃飯與休息時間,甚至乎,比貨車或長途巴士司機還更吃力。

更何況,車廂後面載的不是乘客或貨物,是屍體。

問他怕么?他報以苦笑,只說工作很疲憊。

“曾經試過3天3夜沒睡上一覺,就只是拚命趕路,連抵達喪府搭好帳篷後,累到幾乎站靠在棚架就睡著了。”

阿華說,好幾次在夜晚駕着靈車在大道趕路,整個人已累得失去意識,迷糊糊蓋下沉重的眼皮,在駕駛座昏睡過去。

猛地一個巴掌,狠狠拍向他的頭部,他整個人驚醒過來,睜眼看見快要撞上大道分界堤,一把抓穩駕駛盤,閃過了致命的危機。

奇怪的是,車內沒有其他“人”,究竟是誰伸手拍醒他?阿華抓了抓頭,不敢多想,繼續開車。

棺材車長期勞碌奔波,機件怎可能不耗損,好幾次他一人一車一靈柩,深夜拋錨在不知哪一條漆黑道路上,只要他轉頭對靈柩低聲說一句“我要送你回家” ,很奇怪的,車子很“聽話”地順利發動了。

有一回出差前,阿華早已發現車子狀況不對勁,趕緊要求老闆送修,豈料老闆刻薄,根本不願檢查,就只催促他馬上開車。

他唯有硬着頭皮駕駛,幸好沿路沒有出現什麼狀況,但越擔心的事就越有可能發生,就差幾公里快要抵達喪府,靈車死火拋錨了。

阿華嘆了口氣,望着車內倒後鏡中的靈柩,說:“你就要到家了”。

伸手扭動車匙,打了幾次火,車尾吐着煙引擎發動了,緩緩抵達靈柩主人的家。

打點好了殯葬工作的一切,阿華駕車離開,就駛至花園區的路口,車子不願再走動,這回不論如何再也無法發動引擎,只好打電話給老闆召拖車服務了。

(圖取自網絡)

據他的說法,靈車載送的每個亡靈都會貢獻各自的一份“力量”,共同守護棺材車,好讓眾多靈體在人生的最後一程,走得平安順利。

然而,過去曾發生過棺材車無故失火事故,甚至波及車內的靈柩,究竟又有什麼古怪,他似乎也解釋不來。

各行各業各有故事,阿華的靈異經歷或是只是殯葬業者普通的遭遇,阿伯以後若有機會,會再分享一些其他行業的靈異經歷。

 

 

看更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教育部長馬智禮建議在校園種咖啡樹,以便讓學生了解本地最普遍的咖啡飲料是來自咖啡果,你是否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