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灵车怪谈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阿伯灵异堂◢ 灵车怪谈

阿伯数年前丧父,怀着丧亲之痛,打点好父亲的身后事,第三天正式举殡。



阿伯是长子,手捧亡父的灵牌与引魂线香,坐上了灵车副驾座,眼眶通红。

从乡下丧府前往墓园山庄,需要一小时的行程,原本一路沉默无语,司机率先打开话匣子,聊起了他的故事。


司机与阿伯年纪相仿,但人生经历与我不同,阿伯时常有缘碰见怪人怪事,是他主动分享殡葬工作碰见的怪事。

大家萍水相逢,既有缘在棺材车上一聚,英雄就莫问出处,姑且就将他化名“阿华”吧。

(图取自网络)

阿华来自金马伦人,在当地土生土长,曾经一代江湖人。

年轻时从事偏门业,在金马伦经营夜店,那时是他人生最风光时期,日进斗金,挣到钱买下当地多间店铺收租。

有钱最忌烂赌,纵有再丰厚的身家财产也抵不住豪赌的磨耗,长时间沦陷在赌桌上,阿华将所有产业悉数赔出。

人生从高峰跌到谷底,也不过转眼短短数年时间,曾经拥有变成一无所有,离开金马伦来到怡保寻觅工作,每一份都是领日薪的散工,过的是有一餐没一餐的日子,最后南下流浪来到新山时,身上仅剩下几十块令吉。

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命中注定,阿华遇上一个工作机会,当地一家殡葬业者的驾驶灵车的司机辞职,急需人手,赶紧拉住了阿华,马上要他开工。

老板只要求阿华“顶几天”,负责开车载送灵柩,就这样开拓了他的职业生涯。

2013年的香港电影《僵尸》,陈友饰演落魄道士独自栖身公屋单位,感叹“当初原本打算落脚几天,没想到一住就住了十几年”,不胜唏嘘。

戏里戏外,人生变数亦是如此,阿华原本只是临时工,没想到投身这个行业后,一晃眼就过了很多年。

不像本地大型私人墓园集团,阿华任职的只是小型殡葬公司,主打经济市场,老板孤寒得很,只备有两辆棺材车,车龄都有一段时日,其中一辆旧款丰田Estima休旅车,就是阿华长年的工作伙伴与“同事”。

殡葬公司省开销,根本不可能安排跟车员,在多少个漆黑夜晚,漫漫长途都是独自一人与灵柩作伴。

阿华经常长途开车跋涉,飞驰在南北大道上,几乎每天穿梭半岛各地小镇,每次出勤少说都有400至500公里的行程哩数。

不少北马人南下新加坡工作,不幸客死异乡,都是由这种业者安排载送灵柩载送回乡,华人无论离乡背井远渡重洋,到了生命结束时刻都有落叶归根的观念。

驾驶棺材车根本没有时间与班次,在“旺季”之时,一天内几乎要来回数个州属载送棺柩,行程根本没有吃饭与休息时间,甚至乎,比货车或长途巴士司机还更吃力。

更何况,车厢后面载的不是乘客或货物,是尸体。

问他怕么?他报以苦笑,只说工作很疲惫。

“曾经试过3天3夜没睡上一觉,就只是拼命赶路,连抵达丧府搭好帐篷后,累到几乎站靠在棚架就睡着了。”

阿华说,好几次在夜晚驾着灵车在大道赶路,整个人已累得失去意识,迷糊糊盖下沉重的眼皮,在驾驶座昏睡过去。

猛地一个巴掌,狠狠拍向他的头部,他整个人惊醒过来,睁眼看见快要撞上大道分界堤,一把抓稳驾驶盘,闪过了致命的危机。

奇怪的是,车内没有其他“人”,究竟是谁伸手拍醒他?阿华抓了抓头,不敢多想,继续开车。

棺材车长期劳碌奔波,机件怎可能不耗损,好几次他一人一车一灵柩,深夜抛锚在不知哪一条漆黑道路上,只要他转头对灵柩低声说一句“我要送你回家” ,很奇怪的,车子很“听话”地顺利发动了。

有一回出差前,阿华早已发现车子状况不对劲,赶紧要求老板送修,岂料老板刻薄,根本不愿检查,就只催促他马上开车。

他唯有硬着头皮驾驶,幸好沿路没有出现什么状况,但越担心的事就越有可能发生,就差几公里快要抵达丧府,灵车死火抛锚了。

阿华叹了口气,望着车内倒后镜中的灵柩,说:“你就要到家了”。

伸手扭动车匙,打了几次火,车尾吐着烟引擎发动了,缓缓抵达灵柩主人的家。

打点好了殡葬工作的一切,阿华驾车离开,就驶至花园区的路口,车子不愿再走动,这回不论如何再也无法发动引擎,只好打电话给老板召拖车服务了。

(图取自网络)

据他的说法,灵车载送的每个亡灵都会贡献各自的一份“力量”,共同守护棺材车,好让众多灵体在人生的最后一程,走得平安顺利。

然而,过去曾发生过棺材车无故失火事故,甚至波及车内的灵柩,究竟又有什么古怪,他似乎也解释不来。

各行各业各有故事,阿华的灵异经历或是只是殡葬业者普通的遭遇,阿伯以后若有机会,会再分享一些其他行业的灵异经历。

 

 

看更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教育部长马智礼建议在校园种咖啡树,以便让学生了解本地最普遍的咖啡饮料是来自咖啡果,你是否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