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立沙末:沒為發展商辯護 “我捍衛人民的血汗錢”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卡立沙末:沒為發展商辯護 “我捍衛人民的血汗錢”

總題:加拉森林公園發展計劃風波



(布城16日訊)加拉森林公園(Taman Rimba Kiara)發展計劃持續再發酵,而作為事件角之一的聯邦直轄區部長卡立沙末為自己喊冤,否認為發展商辯護,並強調自己正努力捍衛,拯救和省下人民的血汗錢!

他指出,自從他宣布將加拉森林公園的計劃帶上內閣定奪後,以為事情已告一段落,惟依然有人就此事發表言論,部分言論也有混淆和不正確成分。


他指出,自從上任為聯邦直轄區部長後,接手處理加拉森林公園的計劃,解決方案分別有2個,包括是全面終止計劃並作出賠償,或是在減少發展面積的情況下批准發展。

他也澄清,如果他真的為發展商或聯邦直轄區基金會辯護,會維持原有發展計劃,而不是浪費時間和精力與發展商談判,畢竟上述計劃是前朝政府所批准。

“我的立場是解決所繼承的問題,發展商也已願意讓步和犧牲,希望居民可好好考量,如果堅決取消發展商的發展准證和將事情帶上法庭,最終涉及的費用可高可低,更無法估計法庭的最後判決“。

卡立沙末今午召開臨時記者會時強調,最終的談判結果是雙贏的解決方案,即是發展商可繼續發展,吉隆坡市政局可省下賠償金,當地居民又可獲得4畝的綠肺地段,以及在泊車場和長屋地段興建不會為公園帶來影響的發展工程。

他認為,有者指他以長屋居民為借口,而該部立場的確是希望可解決長屋區的居民,若市政局最終以高額賠償的方式終結風波,可是長屋區的問題依然存在,試問又願意承擔興建新單位給長屋區居民,簡直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他也希望各界應抱着互相禮讓精神,將事情呈上內閣議決,也希望這也是他最後就上述事情召開記者會講解。

“放棄計劃我做不到”

“這個計劃猶如棄嬰(不想要的寶貝)般,如果你要我殺了這嬰兒,我做不到,我可以救到他,並帶來好的事情。”

卡立沙末指出,有些人會覺得市政局資金充足,可是涉及的款額高達1億5000萬令吉,他是有責任確保公款不會隨意揮霍。

他強調,發展商持有發展令,地段已易名,發展商也要發展地段,若取消發展需賠償。

“在談判過程中,勸請發展商減少超過50%的發展範圍,發展商目前擁有的地段是12畝,其中4畝是已作為草場泊車場,另8畝是發展地段,不過發展商已願意將已獲得的4畝綠肺地段歸還給當局“。

卡立沙末強調,根據批出的發展准證顯示,發展商是可興建51層高的8座建築物,談判過程也談成減至4棟樓和有45層高,容積率亦從10減到5.4%,同時也會保留為100戶長屋區家庭免費興建住家單位,而另100個單位則是以比市價便宜50%的價格出售。

他說,發展計劃是不會影響公園,而發展的工程主要涉及在泊車場和長屋的地段,即在進出公園的圍籬前,因此對於有者拚命捍衛綠肺的事情而感到費解,並會恢復泊車場的原貌和種植樹木和各種園藝工程。

卡立沙末再度召開記者會釐清加拉森林公園。

同僚指責感到失望

面對同僚在未與其見面和諮詢的情況下做出指責,卡立沙末坦言感到失望,畢竟大家都是朋友,可是卻單聽一方的言論,連區區1分鐘都沒給他!

對於安碧嘉和仙蒂雅等人的指控,卡立沙末直言,雖然他不知其他人到底與當地居民會見了多少次,可是卻不曾會見他,甚至只是區區1分鐘。

他指出,試問他們又怎能單靠一方的話就做出評論呢?任何有人任何不同的意見,他都歡迎和願意聽取,以會出示所有文件和證據,也不希望事情重演。

“我也告知楊巧雙,她可將報告交給我,我也會聯同我的報告書轉交給內閣,我明白她對當地許下的大選宣言,可是我要強調的是,涉及的賠償額過高,我是有責任去捍衛“。

他說,也有人指即將呈至內閣定奪的報告也必須包括總檢察長的意見,而該部一旦完成了所有報告,這份報告也會交到總檢察長和其他相關部長的手上,各人皆可給予意見,並會在最後階段才呈至內閣商討。

他促請眾人無需感到擔憂,因呈至內閣的報告將包括各單位的建議在內,這也是標準的程序。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最近頻發生家長投訴教師體罰事件,你是否贊成體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