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立沙末:没为发展商辩护 “我捍卫人民的血汗钱”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卡立沙末:没为发展商辩护 “我捍卫人民的血汗钱”

总题:加拉森林公园发展计划风波



(布城16日讯)加拉森林公园(Taman Rimba Kiara)发展计划持续再发酵,而作为事件角之一的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末为自己喊冤,否认为发展商辩护,并强调自己正努力捍卫,拯救和省下人民的血汗钱!

他指出,自从他宣布将加拉森林公园的计划带上内阁定夺后,以为事情已告一段落,惟依然有人就此事发表言论,部分言论也有混淆和不正确成分。


他指出,自从上任为联邦直辖区部长后,接手处理加拉森林公园的计划,解决方案分别有2个,包括是全面终止计划并作出赔偿,或是在减少发展面积的情况下批准发展。

他也澄清,如果他真的为发展商或联邦直辖区基金会辩护,会维持原有发展计划,而不是浪费时间和精力与发展商谈判,毕竟上述计划是前朝政府所批准。

“我的立场是解决所继承的问题,发展商也已愿意让步和牺牲,希望居民可好好考量,如果坚决取消发展商的发展准证和将事情带上法庭,最终涉及的费用可高可低,更无法估计法庭的最后判决“。

卡立沙末今午召开临时记者会时强调,最终的谈判结果是双赢的解决方案,即是发展商可继续发展,吉隆坡市政局可省下赔偿金,当地居民又可获得4亩的绿肺地段,以及在泊车场和长屋地段兴建不会为公园带来影响的发展工程。

他认为,有者指他以长屋居民为借口,而该部立场的确是希望可解决长屋区的居民,若市政局最终以高额赔偿的方式终结风波,可是长屋区的问题依然存在,试问又愿意承担兴建新单位给长屋区居民,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也希望各界应抱着互相礼让精神,将事情呈上内阁议决,也希望这也是他最后就上述事情召开记者会讲解。

“放弃计划我做不到”

“这个计划犹如弃婴(不想要的宝贝)般,如果你要我杀了这婴儿,我做不到,我可以救到他,并带来好的事情。”

卡立沙末指出,有些人会觉得市政局资金充足,可是涉及的款额高达1亿5000万令吉,他是有责任确保公款不会随意挥霍。

他强调,发展商持有发展令,地段已易名,发展商也要发展地段,若取消发展需赔偿。

“在谈判过程中,劝请发展商减少超过50%的发展范围,发展商目前拥有的地段是12亩,其中4亩是已作为草场泊车场,另8亩是发展地段,不过发展商已愿意将已获得的4亩绿肺地段归还给当局“。

卡立沙末强调,根据批出的发展准证显示,发展商是可兴建51层高的8座建筑物,谈判过程也谈成减至4栋楼和有45层高,容积率亦从10减到5.4%,同时也会保留为100户长屋区家庭免费兴建住家单位,而另100个单位则是以比市价便宜50%的价格出售。

他说,发展计划是不会影响公园,而发展的工程主要涉及在泊车场和长屋的地段,即在进出公园的围篱前,因此对于有者拼命捍卫绿肺的事情而感到费解,并会恢复泊车场的原貌和种植树木和各种园艺工程。

卡立沙末再度召开记者会厘清加拉森林公园。

同僚指责感到失望

面对同僚在未与其见面和咨询的情况下做出指责,卡立沙末坦言感到失望,毕竟大家都是朋友,可是却单听一方的言论,连区区1分钟都没给他!

对于安碧嘉和仙蒂雅等人的指控,卡立沙末直言,虽然他不知其他人到底与当地居民会见了多少次,可是却不曾会见他,甚至只是区区1分钟。

他指出,试问他们又怎能单靠一方的话就做出评论呢?任何有人任何不同的意见,他都欢迎和愿意听取,以会出示所有文件和证据,也不希望事情重演。

“我也告知杨巧双,她可将报告交给我,我也会联同我的报告书转交给内阁,我明白她对当地许下的大选宣言,可是我要强调的是,涉及的赔偿额过高,我是有责任去捍卫“。

他说,也有人指即将呈至内阁定夺的报告也必须包括总检察长的意见,而该部一旦完成了所有报告,这份报告也会交到总检察长和其他相关部长的手上,各人皆可给予意见,并会在最后阶段才呈至内阁商讨。

他促请众人无需感到担忧,因呈至内阁的报告将包括各单位的建议在内,这也是标准的程序。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教育部长马智礼建议在校园种咖啡树,以便让学生了解本地最普遍的咖啡饮料是来自咖啡果,你是否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