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Bitcoin交易挖矿 欠钜额电费 租户漏夜搬 业主被迫承担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Bitcoin交易挖矿 欠钜额电费 租户漏夜搬 业主被迫承担

(吉隆坡15日讯)不法集团在租用单位,进行比特币交易和挖矿,在被揭发篡改电表及欠下钜额电费后,漏夜搬离,留下10多万至30万令吉钜额电费业主承担。



近数个月来,雪隆频传出,业主在出租办公室单位后,有关单位出租不到一年已拖欠超过10万令吉电费,而租户已不知所踪,业主需自行承担租户所拖欠的钜额电费。

民政党雪州公共投诉局主任林华正接受《中国报》记者电访时说,在最近一个多月,接获多宗投诉,指租户欠下大笔电费,业主被迫承担相关电费。


他说,在追查时,发现有不法集团,租下相关单位进行虚拟货币比特币(Bitcoin)交易和挖矿,在拖欠钜额电费后就落跑,留下钜额电费予业主承担。

他说,此事多发生在沙登、巴生、双溪毛糯和蒲种一带。

“相信不法集团是通过中介租下有关办公室单位,而他们都是选位置偏僻、人潮较少的商业区,租不出及位于楼上的办公单位,或联同楼下店面和楼上单位一起租下。”

林华正指出,不法集团是与业主签下2年租约,可是在出租单位数个月至不到一年时间,业主就接到国能追讨钜额电费的信函,让业主也感到相当的错愕。

“当业主联络租户时,已无法联络到对方,去到其单位时,才发现早已人去楼空,不知去向。”

他指出,除了业主,他也接到地产中介的投诉,主要是当业主发现租户已不知所踪时,就向地产中介施压。

林华正指出,业主在出租单位数个月至半年不等,便遭国能追讨10多万至30多万令吉的电费。

他说,租户为掩人耳目,楼上和楼上单位都是大门深锁,没有任何招牌,楼上后面的墙壁则被钻出数个洞,作为散热的用途。

他说,租户在单位内放置大量电脑,并且也24小时运作,包括在电表安装电流绕道设备、篡改电表,让人不易察觉该单位的用电量。

一位业主在接到电费单时,所拖欠的电费单已是多达9万多令吉。

业主误以为单位被偷电

业主在国能追讨钜额电费时,曾误以为是其单位被偷电,之后才知道有关单位每个月的用电量很大。

林华正说,不法集团在租下单位后,在电表上动手脚,以致每个月的电费可能只是数百令吉,租户也每个月缴付数百令吉的电费。

他说,当国能发现该地区的用电量异常时,则将会逐户进行检查,才向业主发出因篡改电表拖欠钜额电费,并不是因涉及偷电而对业主发出的追讨罚单。

他指出,有关租户向业主租下相关单位时,声称作为办公用途,没有去了解情况。

他说,当国能针对有关单位展开调查,租户漏夜的把单位内的物品搬去,业主在接到钜额电费单时,已找不到租户。

“他们在一个地方租下单位,在被揭发欠下钜额电费后,搬走及再去其地区租下单位,一直重复同样动作。”

林华正

不能折扣 只能分期付款

虽然10多万令吉电费,是租户所拖欠,但是户头是在业主名下,所以主必须承担相关电费。

林华正说,当业主接获国的信函时,也曾向国能做出投诉和查询,被告知该单位确实是用了如此大的电量,也必须要缴付如此钜额的电费。

他说,根据他向国能查询时,被告知最近确实是有多宗类似的情况,希望通过他提醒业主要小心防范,避免最后面对拖欠钜额电费的情况。

他指出,即使业主做出了上诉,也无法获得折扣,只获得能以分期付款的方式缴付相关电费。

“在我接到的其中一个投诉,业主是用了20多万令吉购买了该单位,但拖欠的电费却高达30多万令吉,即使卖了其办公单位都不够缴付拖欠的电费。”

不法集团在租下单位进行不法的比特币交易,在被揭发篡改电表及欠下钜额电费后漏夜搬离,留下钜额电费予业主。

国能:通过App查询电费
或将户头名转租户名下

国能公关部总经理拿督奥马西迪重申,业主可通过国能App手机应用程序,追踪其单位每个月用电费,了解租户每个的用电单,或者在出租单位时,将电表户头名字 转到租户名下。

他在接受电访时说,由于电供户头是在业主名下,因此有关户头拖欠钜额电费时,国能会向户头持有人追讨。

对于目前有多少单位发生上述情况时,他说,他没有相关数据,因此未能确实是不是有许多业主受害。

他说,作为业主即使是在单位出租后,有责任要关注其单位的情况。

“在出租单位时,业主可以把电供户头转到租户名下,或使用国能App手机应用程序,每个月可以通过App了解其租户的用电量、电费是多少,而不是当国能发出追讨信时,才知道租户已拖欠了钜额的电费。”

奥马西迪促请有关业主应到其附近的国能公司,针对钜额电费一事做出协商。

“如果有关用电费是确实发生,业主必须要缴付相关电费,至于要如何缴付有关电费,业主可和我们进一步协商。”

 

报导:郭贞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認同希盟补选惨败,是華裔選票回流國陣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