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靈異堂◢ 旅館驚魂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阿伯靈異堂◢ 旅館驚魂

檳城古迹區風光明媚,各族美食雲集,阿伯和一名友人若有空閑,就會北上檳城遊玩數日,當背包客來一趟廉宜的本地旅遊,鬆懈一下生活中緊繃的情緒。



每次來到檳城喬治市,我們都選擇同一家舊式旅館下榻,原因無他,地點理想,坐落熱鬧街區且靠近美食天堂,尋覓美食很方便,最主要的是貪圖便宜。

這間屬於喬治市二戰前時期的三樓式建築物,修建成背包客旅館營業,歷史風霜的外觀多少有點斑駁老舊,但若不嫌棄還是一個不錯的旅遊落腳地,阿伯與友人每次都是選擇在淡季出遊,住在這家旅館3天2夜就離開。


反正淡季客少,老闆大方不計較,收我們2人的費用,讓我們睡的是旅館唯一一間4人客房。

這間客房並非想像中的陰沉昏暗,反而是面向街道相當開陽,每次無人下榻時,員工都會打開窗戶讓陽光照射進來,也敞開房門保持空氣流通。

一間這樣有被打理的房間,如果時常無故冒出不知名的惡臭味,是很古怪的事。

很多次我們拿到鑰匙開門進入這間客房,起初根本沒有異狀,惟放下行李稍息一陣,兩人聊天時,無緣無故會聞到不知從哪兒冒出來惡臭,味道相當難以形容,但又不似垃圾或死屍的氣味。

臭味飄散整間房間嗅起來相當不適,阿伯想提出換房要求,但奇怪的是,這股味道過了數分鐘就自動消失。

阿伯與友人互相確認,皆嗅到同樣的臭味,嘗試檢查冷氣機與浴廁排水管也找不到異味的源頭,反正味道一會兒就消散,我們兩個男人不太介意,也沒有要求更換客房。

或許這是一種徵兆吧,在其中一趟的檳城之旅,阿伯與朋友就在這間客房內,遭遇到頗為怪異的事…

(圖取自網絡,非文中提及的旅館。)

那一晚炎熱無風,凌晨時分兩人早已就寢,迷迷糊糊間,阿伯做了一個夢。

夢境並不清晰,其實非常模糊,阿伯不記得是在什麼場景,出現一個熟悉的女性友人,臉色鐵青,不斷在破口大罵,似乎責怪阿伯無法做到她的一些要求。

究竟她要求的是什麼,阿伯已無法回憶起,只依稀記得在夢境中對方大發脾氣,一直痛罵老伯,場面僵硬。

在不愉快氣氛中驚醒過來,看了看手錶,凌晨3點鐘,倒頭再睡,一覺到了第二天,沒有跟友人提起這場夢境。

直到第三天,準備打道回府的清晨,阿伯迷糊間轉醒過來,一臉睡眼惺忪,轉頭看見隔床的友人坐着大口喘氣,滿頭都是冷汗。

“我做了一個噩夢。”他表情驚悚,語氣顫抖。

這豈不是就像阿伯前晚曾遭遇的情況?便問他是不是夢見了一個女人,友人一臉咋異,但吞吞吐吐不肯說過睡夢經歷,拖到早晨陽光普照,我們下樓外出吃早餐,他才侃侃道來夢境。

原來古怪的事情是發生在第二晚。

當晚友人在睡夢中,出現在一個昏暗的酒吧場景,被一名短髮的女子糾纏,對方面目模糊,根本看不清長相。

這名女子一直對着友人半推半拉​​,口中不斷嚷着:“帶我走…帶我走…”,情緒焦慮,似乎急着要離開那個地方。

被一名陌生又看不清面貌的女子纏着不放,氣氛甚是詭異,友人呼喊“不要”一直拚命欲掙脫對方,慌亂間驚醒過來,看了看手機,顯示凌晨3點鐘。

經歷一場噩夢很不好受,當時阿伯已睡得打出鼻鼾聲來,友人渾渾噩噩,倒頭繼續再睡,萬萬沒想到仍擺不脫這名女子的糾纏。

他再度又回到那個昏暗混亂的場景,又是出現同一名女子,依然臉孔迷糊不清,然而這回變成長發飄逸,一身素色打扮,繼續半推半拉叫嚷着“帶我走.. .帶我走…”。

女子這回相當強硬,拖拉着友人不肯放手,他驚恐失措,轉身拔腿就逃,慌亂間狠狠摔了一跤,把他從睡夢中驚醒過來,那是已是清晨6時,驚魂未定坐在床上喘氣,轉頭看到已是醒過來的阿伯。

阿伯敘述了自己的不愉快夢境,友人則表示他的夢境是非常清晰,但偏偏無法看清楚對方的模樣,過程讓他驚恐萬分,直到現在阿伯要撰寫這篇靈異事故,他仍心有餘悸,非常不情願重敘這段夢境。

過了一段時日,阿伯與該名高人朋友相聚,談起來這件怪事,他笑了笑,說我們八成是遇上了受困在旅館內的女鬼,客房無端飄散又自動消失的惡臭味,符合靈體出現的現象。

“一些滯留人間沒被超渡的靈體,經過一段時日後,逐漸修鍊侵入生人的潛意識的能力,幻化成當事人不認識,或是存在記憶中的人物模樣,提出要求藉此達到它的目的。”

這個託夢求助的女鬼,在阿伯和友人離開檳城後就沒有糾纏我們,但究竟為什麼她無法離開旅館?如今是否還在那兒?阿伯與友人近期事忙,無法抽空再重遊檳城,若有機會到當地遊玩的朋友,不妨找一找這類二戰前的旅館投宿,說不定也有緣遇上一段離奇遭遇。

(圖取自探靈網)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加重醉駕刑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