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生 他捕捉 弃养救生打乱湖泊与树林生态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你放生 他捕捉 弃养救生打乱湖泊与树林生态

(吉隆坡6日讯)前脚放生,鱼、龟等后脚就被人捉走!



集水池用途的湖泊,或废矿湖、公园湖泊、河流、水坝等,成公众“放生”或弃养之处,但往往是前脚才放生,后面已有许多人提着鱼竿、鱼网来钓鱼或捞鱼。

据《中国报》了解,位于甲洞阮梁公圣佛庙因民众长期以来放生各类鱼类、乌龟和鳖等,导致放生池出现拥挤,引发各界关注民众放生鱼、鸟、乌龟和鳖等情况。


据了解,目前除了一些信徒在每年农历九月十九观音诞、卫塞节等放生,也有些团体每个月会举行放生活动。

在上述活动中,一般信徒会在庙宇或公园处放生,至于团体则会在公园或位于公园大湖泊举行放生仪式,要视所放生的是那一类动物而定。

根据记者向雪隆各神庙、佛堂了解,已很少有庙宇设立放生池,除了少数道教神庙,也有部分佛堂设有放生池。

相信随着放生池的减少,以致公园的湖泊、废矿湖、河流和集水池等,成为一些公众、团体放生鱼类和乌龟等的地点,而放生鸟类则是公园或树林等举行。

此外,也有一些公众也常把弃养的观赏鱼或鱼只尤其是一些非原生鱼丢入湖泊或河流之中,破坏生态。

在帝帝旺沙公园湖泊、甲洞大都会公园湖泊、皇后镇湖泊、八打灵再也湖泊、武吉加里尔湖泊、蒲种市中心宏公园湖泊、巴生武吉拉惹胡泊等,还有各区的废矿湖、水坝、河流等,也常成为放生鱼类和乌龟的地点。

甲洞森林局的湖泊也面对有人乱放生和弃养鱼只的问题,更有人放置了巨龙鱼在湖泊中。

一些有人放生鱼只的湖泊、废矿湖也常成为钓鱼客聚集的地区,更有人常钓到一些非原生鱼,例如花罗汉、多曼鱼、塘虱鱼等。

一些公众也常把弃养的观赏鱼或鱼只尤其是一些非原生鱼丢入湖泊或河流之中,破坏生态。(图取自www.bauhinia.org)

没条文注明 禁放生

据各县市议员反映,虽然在地方政府法令,没有条文注明在管辖区内的湖泊或集水池放生,或丢弃鱼只或乌龟等是属于违例的行为,但地方政府也不鼓励这类活动。

他们指出,公园的湖泊和集水池等,分别由地方政府和水利灌溉局所管理,但却常成为一些钓鱼发烧友聚集和钓鱼之处。

他们说,相信是有民众在湖泊一带放生和弃养鱼只,让湖泊出现鱼类的踪迹,进而吸引一些钓鱼发烧友的聚集。

他们指出,有时一些非原生鱼也被丢入湖泊中,对于湖泊的生态也造成破坏。

他们说,废矿湖和水坝也是常有钓鱼发烧友进行钓鱼活动的地点,在水坝区也是禁止钓鱼活动的进行。

“即使是湖泊和集水池钓鱼也是违例,地方政府是有权力开出罚单给有关人士,包括没收工具。”

陈和章:道教不鼓励特意“放生”

马来西亚道教总会总会长陈和章说,道教不鼓励特意的“放生”,向来所推动的是“救生”。

陈和章接受电访时说,目前已很少有神庙是设有放生池,因为道教一向来都是主张“救生”,并不鼓励“放生”。

他说,据了解,一些团体会在观音诞时举行放生的仪式,包括鱼、鸟类和乌龟等。

他指出,有些民众也“误解”放生的意义,形成一些特地去购买和特意的放生,有时在过程之中也造成所放生的鸟类或鱼类死亡等。

“我们鼓励的是救生,即是看到动物受困时,救它们一把,而不是特意的去买再去放生。”

甲洞阮梁公圣佛庙因民众长期以来放生各类鱼类、乌龟和鳖等,导致放生池出现拥挤。

梳邦再也市议员叶国荣:宏愿公园 情况不明显

在蒲种市中心的宏愿公园的湖泊,是用作集水池用途,但成为一些人放生或丢弃宠物的地点。

据了解,是有人“放生”或“丢弃”一些乌龟在湖泊之中,相信也有人“放生”一些鱼类在该湖泊之中。

由于该湖泊的面积大,相信所放生的乌龟和鱼类的数量不多,因此情况还不是很明显。

不管是属于梳邦再也市议会或水利灌溉局所管辖的湖泊、集水池等,都是禁止放置任何的乌龟、鱼类等,也禁止钓鱼。

但据了解,很多公众都是偷偷去丢弃或放生,也有人在该湖泊偷偷钓鱼。

位于该公园的湖泊也相当的深,而且也有淤泥,有一定的危险性,向来都是禁止钓鱼活动进行。

乌雪县议员王添福:饲养鱼只 丢入湖

在乌鲁音、叻思一带有些废矿湖、河流等,成了“放生”或丢弃宠物之处,大部分都是一些饲主不要继续饲养,而把鱼只丢入湖或河流中。

在这之前,当时一些人饲养观赏鱼花罗汉之后,就把一些花罗汉丢入废矿河湖,也形成有一阵子曾有许多钓鱼客钓到很多花罗汉。

目前有人把多曼鱼丢入河湖或河流,多曼鱼的适应能力和繁殖力也强,也会攻击其他鱼类,将破坏河流或湖泊的自然生态。

根据法令,是禁止任何人在公园湖泊、水坝等地点网鱼、钓鱼等,但还是不时见到有人在湖泊或水坝一带钓鱼。

虽然放生或弃养鱼只、乌龟在湖泊中也是违例行为,但相信地方政府法令中并没有相关的条文,也相信迄今未有人因放生和把鱼只丢在湖泊中而接获罚单。

放生或丢弃鱼只、乌龟等在湖泊中也是最近几年常发生的问题,地方政府法令中没有相关条文也不让人出奇。

巴生市议员黄智荣:市议会曾多次取缔

在武吉拉惹新镇一带确实是常见到有人在湖泊处钓鱼,相信是有放生或把弃养的鱼类丢入该湖泊中。

由于该湖泊也相当大,因此即使有人丢弃或放生鱼类在该湖泊,也不会见到很明显的情况,而且钓鱼的人也多,应该会很快就被人钓走。

地方政府是禁止公众在湖泊处钓鱼,市议会也曾多次展开取缔行动,但还是可见到有人来钓鱼。

市议会权力发出罚单予违例钓鱼的人士,罚款是1000令吉,包括没收钓鱼工具,如果要赎回工具的话,就必须要缴付1000令吉的罚款。

我认为一些鸟类或鱼类并不适合放生,有时在放生后反而会导致该鱼类或鸟类的死亡,反而是没有达到放生的意义。

有时,一些人也会放生或弃养一些非原生种的鱼类,这些鱼对河流或湖泊的生态有相当大的破坏力。

甲洞某神庙告示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雪隆布城目前实施的CMCO条例会否过于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