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靈異堂◢ 半夜做功課 有“東西”緊靠在身後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阿伯靈異堂◢ 半夜做功課 有“東西”緊靠在身後

靈異堂首次登場亮相,選在陰森鬼氣的子時開幕,多少都帶動一點詭異氣氛,讀者諸君安好,我叫阿伯。



進來靈異堂的人,想必以鬼故愛好者佔居多吧?大馬人對靈異鬼故之事的熱衷,實在不容小覷,若有八卦“花生友”想來湊個熱鬧,與各界靈異眾生來到本堂小聚,也非常歡迎。

阿伯不是仙風道骨、道貌岸然的白須道長,也不是左手搖鈴右手持桃木劍的師傅,更不是半夜上網分享色色新聞的某小編的分身,說到底也只不過平凡人一個。


阿伯資質平庸得很,生性淡泊,但對奇異玄妙之事有着濃厚的興趣,花過不少時間心血鑽研中華術數,也結交過一些大隱隱於市的高人朋友,從他們的親身經歷當中,探悉到不少靈界的秘密。

阿伯僅區區一個專欄筆名,事實上與本人年紀無關,阿伯尊容是否與標題封面一樣,叼着香煙吞雲吐霧說鬼故,還是留待讀者自行腦補想像吧!

撰寫靈異堂系列,本意純粹彙集阿伯多年來縱橫江湖,所聞所見的各種奇聞異事,用文字記錄下來。

世間有太多的神秘現象與靈異事件,以現階段人類的知識與應用科學,實在無法作出完整解釋,阿伯盡量以體驗過的經歷、朋友處理過的真實事件及個案,從靈異角度分析解剖,玄學層面進行解說。

靈異與玄學本是形而上,若硬要用形而下的科學來詮釋每一樁靈異事故,未免有點牽強。

相信遭遇靈異事故經歷的人為數不少,很多人都認為,有機會接觸到靈異現象,與個人的體質擺脫不了關係。

說起這類靈異體質,常見的多數是能憑肉眼目睹靈體的“陰陽眼”,或是在一些特殊場合,突然感覺到靈體形象的模糊存在,阿伯本身屬敏感體質,容易感應到靈體那種。

回想起阿伯童年時候,不至於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屁孩,對鬼神方面抱持着半信半疑的態度,直到讀小六那年的某一天深夜,才深刻體會到靈異現象的存在。

那一晚沒有夜黑風高,也不是遇上清明節與農曆七月份,倒是平淡得一如往常,凌晨12點鐘,年幼的阿伯尚在客廳的書桌伏案寫數學題。

阿伯居住在鄉下,鄉下人多數早睡早起的習慣,過了夜晚10時已是熄燈睡覺的時刻,整個地區一片死寂,平常偷懶的阿伯在趕着寫不完的功課,全家只亮起客廳一盞燈,本來陪伴阿伯寫功課的老母,已在沙發上呼呼睡著了。

萬籟寂靜當中,只存在老伯振筆疾書的聲音,屋後廚房突然傳來的一下刺耳的敲響聲,把阿伯從滿腦子的算術公式驚醒過來。

當年的阿伯對這下聲響十分熟悉,阿伯老母嗜愛吃橙,午飯後都會用水果刀剖橙享用,有時用力過度,刀鋒敲擊在餐桌上傳來的聲響。

全家人早已入寢,屋後根本沒人,偏偏深夜時分卻傳來一下如此聲響,阿伯正感到納悶的當兒,又傳來第二下同樣聲響,幾乎把阿伯嚇得跳起來,然而相隔數秒後,緊接着再是第三下聲響,明明確確的傳進阿伯耳鼓裡。

阿伯被這種詭異的聲響嚇得停住了筆,整個人獃著不知如何是好,這一刻突然心臟猛地跳動,冷意在身體竄流,阿伯似乎感應到,有“東西”緊靠在身後。

當有人緊貼在身後,自己一定能感應出來,這是動物自我保護本能,當時阿伯感覺到的,是背後不超過10公分距離,那“東西”正在挨着阿伯的背後,看着阿伯寫作業。

兩股寒意從心臟湧出來,一股直衝腦門,似乎從阿伯一根根頭髮直洩而出,全身毛髮似乎也隨着豎起,另一股傾瀉腳底,每根腳趾透出了寒意。

阿伯不知僵硬了多久,從未體驗冒出的冷汗,第一次從額頭流淌下來,過了好一陣子,這股壓迫感終於疏解,阿伯感應到背後的那“東西”,終於離開了。

當下阿伯再也算不出數學題,將簿子一丟,搖醒在沙發熟睡的老母,躲在她背後要她走去點亮廚房的燈。

燈光照亮,廚房餐桌上空空如也,老母慣用的那把水果刀,就插在距離餐桌數步之遙的刀架上,三下詭異的刀擊餐桌聲響,究竟是怎麽傳出來的?阿伯騷了騷頭,實在不敢多想就去睡了。

多年以後,阿伯向那位擅長處理靈異個案的朋友敘述這起怪事,憑據他的經驗,確定了阿伯遭遇的是靈異事故,以及老伯的敏感體質。

朋友說,一般體質對靈體較敏感的人,確實能在某種場合或時空感應到靈體的存在,寒意直衝腦門及直瀉腳底,正是一種“警報機制”,人類自身的魂魄一旦感應到附近有意圖不善的靈體,迅速在肉身啟動這種警報,從而挑起戰逃反應,讓沒有能力應付靈體的人迅速離開該範圍。

那麽,當年的那“東西”究竟是什麽?突然出現在阿伯背後又有什麽目的?阿伯活到這把年紀,仍解不開這道少年的“靈遇”謎題…..

(圖取自電影《瀕死之綠/青之怨靈》劇照。)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為行動管制應該延長嗎?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