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半夜做功课 有“东西”紧靠在身后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阿伯灵异堂◢ 半夜做功课 有“东西”紧靠在身后

灵异堂首次登场亮相,选在阴森鬼气的子时开幕,多少都带动一点诡异气氛,读者诸君安好,我叫阿伯。



进来灵异堂的人,想必以鬼故爱好者占居多吧?大马人对灵异鬼故之事的热衷,实在不容小觑,若有八卦“花生友”想来凑个热闹,与各界灵异众生来到本堂小聚,也非常欢迎。

阿伯不是仙风道骨、道貌岸然的白须道长,也不是左手摇铃右手持桃木剑的师傅,更不是半夜上网分享色色新闻的某小编的分身,说到底也只不过平凡人一个。


阿伯资质平庸得很,生性淡泊,但对奇异玄妙之事有着浓厚的兴趣,花过不少时间心血钻研中华术数,也结交过一些大隐隐于市的高人朋友,从他们的亲身经历当中,探悉到不少灵界的秘密。

阿伯仅区区一个专栏笔名,事实上与本人年纪无关,阿伯尊容是否与标题封面一样,叼着香烟吞云吐雾说鬼故,还是留待读者自行脑补想像吧!

撰写灵异堂系列,本意纯粹汇集阿伯多年来纵横江湖,所闻所见的各种奇闻异事,用文字记录下来。

世间有太多的神秘现象与灵异事件,以现阶段人类的知识与应用科学,实在无法作出完整解释,阿伯尽量以体验过的经历、朋友处理过的真实事件及个案,从灵异角度分析解剖,玄学层面进行解说。

灵异与玄学本是形而上,若硬要用形而下的科学来诠释每一桩灵异事故,未免有点牵强。

相信遭遇灵异事故经历的人为数不少,很多人都认为,有机会接触到灵异现象,与个人的体质摆脱不了关系。

说起这类灵异体质,常见的多数是能凭肉眼目睹灵体的“阴阳眼”,或是在一些特殊场合,突然感觉到灵体形象的模糊存在,阿伯本身属敏感体质,容易感应到灵体那种。

回想起阿伯童年时候,不至于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屁孩,对鬼神方面抱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直到读小六那年的某一天深夜,才深刻体会到灵异现象的存在。

那一晚没有夜黑风高,也不是遇上清明节与农历七月份,倒是平淡得一如往常,凌晨12点钟,年幼的阿伯尚在客厅的书桌伏案写数学题。

阿伯居住在乡下,乡下人多数早睡早起的习惯,过了夜晚10时已是熄灯睡觉的时刻,整个地区一片死寂,平常偷懒的阿伯在赶着写不完的功课,全家只亮起客厅一盏灯,本来陪伴阿伯写功课的老母,已在沙发上呼呼睡着了。

万籁寂静当中,只存在老伯振笔疾书的声音,屋后厨房突然传来的一下刺耳的敲响声,把阿伯从满脑子的算术公式惊醒过来。

当年的阿伯对这下声响十分熟悉,阿伯老母嗜爱吃橙,午饭后都会用水果刀剖橙享用,有时用力过度,刀锋敲击在餐桌上传来的声响。

全家人早已入寝,屋后根本没人,偏偏深夜时分却传来一下如此声响,阿伯正感到纳闷的当儿,又传来第二下同样声响,几乎把阿伯吓得跳起来,然而相隔数秒后,紧接着再是第三下声响,明明确确的传进阿伯耳鼓里。

阿伯被这种诡异的声响吓得停住了笔,整个人呆着不知如何是好,这一刻突然心脏猛地跳动,冷意在身体窜流,阿伯似乎感应到,有“东西”紧靠在身后。

当有人紧贴在身后,自己一定能感应出来,这是动物自我保护本能,当时阿伯感觉到的,是背后不超过10公分距离,那“东西”正在挨着阿伯的背后,看着阿伯写作业。

两股寒意从心脏涌出来,一股直冲脑门,似乎从阿伯一根根头发直泄而出,全身毛发似乎也随着竖起,另一股倾泻脚底,每根脚趾透出了寒意。

阿伯不知僵硬了多久,从未体验冒出的冷汗,第一次从额头流淌下来,过了好一阵子,这股压迫感终于疏解,阿伯感应到背后的那“东西”,终于离开了。

当下阿伯再也算不出数学题,将簿子一丢,摇醒在沙发熟睡的老母,躲在她背后要她走去点亮厨房的灯。

灯光照亮,厨房餐桌上空空如也,老母惯用的那把水果刀,就插在距离餐桌数步之遥的刀架上,三下诡异的刀击餐桌声响,究竟是怎么传出来的?阿伯骚了骚头,实在不敢多想就去睡了。

多年以后,阿伯向那位擅长处理灵异个案的朋友叙述这起怪事,凭据他的经验,确定了阿伯遭遇的是灵异事故,以及老伯的敏感体质。

朋友说,一般体质对灵体较敏感的人,确实能在某种场合或时空感应到灵体的存在,寒意直冲脑门及直泻脚底,正是一种“警报机制”,人类自身的魂魄一旦感应到附近有意图不善的灵体,迅速在肉身启动这种警报,从而挑起战逃反应,让没有能力应付灵体的人迅速离开该范围。

那麽,当年的那“东西”究竟是什么?突然出现在阿伯背后又有什么目的?阿伯活到这把年纪,仍解不开这道少年的“灵遇”谜题…..

(图取自电影《濒死之绿/青之怨灵》剧照。)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加重醉驾刑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