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团代理卷款逃 14人被骗3万5千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旅团代理卷款逃 14人被骗3万5千

 



受骗事主在游佳豪(前排右二)及赖俊权(右一)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吉隆坡26日讯)不熟不骗!相识十多年的旅游团代理卷走约3万5000令吉团费,14名长者港珠澳5天4夜团泡汤。

原定本月19日出发的5天4夜香港澳门珠海顺德佛山广州食神美食团,代理人李小姐WhatsApp在出发前4天(15日)与一众团友最后联系后,就此断联。


这起诈骗案受骗的团友至少14人,他们均是50岁以上的长者,他们当中许多人曾参加李姓代理的海内外旅行团,包括台湾、印尼、合艾、沙巴等。

根据受害者陈述,李姓代理年约40岁,十多年来常招揽公众参与旅行团,所以大家对她都非常信任。

他们说,这次团费是一人2399令吉,他们分成2次付款,先缴付每人700令吉订金,出发前再缴付余款1699令吉。

由于最终旅行团无法成行,他们深感受骗,向行动党联邦直辖区公共投诉局主任游佳豪求助。

游佳豪今日与副主任赖俊权召开记者会时指出,这批长者原定19日上午8时20分出发,其中11名长者根据早前李姓代理的安排,当天清晨4时30分在八打灵花园某茶室集合,等待代理安排交通送他们到机场。

“但是,众人等了2小时都不见有车子来接送,方知受骗,其中8名受害者已报警。”

他直言,现今这批长者无法向旅行社追讨损失,因为付款对象不是旅行社,他呼吁这类其他受害者可向他们求助。

他奉劝有意参加旅行团的公众,亲自到旅行社付款,若透过中间人付款,是完全没有保障。

“最起码把钱给旅行社,会有正规的收据,对顾客比较有保障。”

团友在出发当天等了2个小时,都没等到载送到机场的巴士,才惊觉受骗。

被指示汇款到私人户头

尽管缴付团费和申请中国签证的过程疑点重重,但基于对李姓代理的信任,故众受害者也没有对她提出质问。

受害者陈智坤(76岁)指出,他缴付订金和余额都不是汇款到旅行社,反而被指示汇款到私人户头,但取得的收据却印着另一家空壳公司旅行社的名字。

他说,团费的订金是以支票方式支付,李姓代理叫他支票无需写收款人,他去银行跟进支票被兑现情况,得知支票被汇入一家私人公司的户头。

另一名受害者邓年朱(72岁)指出,李姓代理一直没有提及申请旅游签证一事,直到有团友问起,她才声称旅行团可以申请团体签证。

由于邓朱年打算要在行程中离团自由行,所以额外缴付逾200令吉申请2个人的旅行签证。

她说,当她向李姓代理取回护照后,没有检查签证是否已经办成,事后才察觉根本没有办理相关签证。

“我比其他团友额外被骗走逾200令吉,我以后都不敢报名这种旅行团。”

受害者:只要退团费,愿销案

受骗长者愿意给李姓代理一个机会,只要她肯退还团费,愿意销案处理。

游佳豪呼吁认识李姓代理或知道她的下落,请劝告李姓代理出来给受害人交代,行动党甲洞服务中心愿意做中间人,从旁协助。

他说,由于多名长者已报警处理,警方可以援引刑事法典420条文(欺诈)展开调查,一旦罪成会监禁不少于1年和不超过10年、鞭笞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长者们相信李姓代理可能是一时急需金钱才会卷款失联,若为了这笔团费而面对上述刑罚,这代价也太大了,希望李姓代理能出来交代。”

部分事主已向警方投报。

数日无法联络代理

受害者罗金梅(66岁)指出,去年9月才跟随李姓代理去中国旅行,朋友也在本月2日参加她的越南岘港团,没想到港珠澳团会无法成行。

她说,李姓代理最后一次联系团友本月15日,也嘱咐行程和行李的细节,但当团友问及航班资讯时,李姓代理没再回应。

她说,之后数日都无法联系对方,团友们已有不好的预感,但仍在出发日的清晨4时30分,一行人按照早前的安排,到指定茶室等候。

“我们一行人当天前往旅行团宣传单章上的旅行社询问,被旅行社代表告知李姓代理没有缴付团费。”

由于曾多次向该代理购买旅游行程,没想到今次代理竟卷款逃。

旅行社:代理没有买配套

相关旅行社代表向媒体透露,李姓代理没有向他们买配套,只是拿着宣传单章去招生意。

“代理人拿行程去招顾客是正常的,我们跟她合作不久,大概一年,我们也不懂在外面行骗。”

当被询及公司是否有这批长者的资料,她说,总行没有相关资料,而长者们去的是分行。

她说,负责这起事件的同事已出团,公司不排除会针对这个个案报警。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贊成吉隆坡國際機場(KLIA)易名為雪州國際機場(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