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漆、反鎖家門、放火燒屋 2匿名人士懸賞緝兇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潑漆、反鎖家門、放火燒屋 2匿名人士懸賞緝兇

(吉隆坡22日訊)八打靈再也日前發生大耳窿凌晨上門追債,潑漆還反鎖欠債者家門放火燒屋全程被閉路電視拍下,行動黨直轄區投訴局主任游佳豪透露,目前已有2名匿名人士願懸賞緝兇,將這些挑戰我國法律的大耳窿緝拿歸案。



游佳豪今日陪同大耳窿放火燒屋案受害者蘇佩珊(27歲)召開記者會時說,受害者是一名在新加坡任職幼教老師的大馬公民,受害者是於本月初欲借貸投資朋友研發的手機應用程式,於是便在網上找到2家“借貸公司”借錢。



(本報林彩欣、李志強攝)


他說,受害者一開始向第一組大耳窿借錢時,因手續等問題最後沒有借成,惟大耳窿卻反咬一口向受害者聲稱對方已欠下高達3500新元(約1萬507令吉)的債務,並要求立即還錢。

“再到後來向第二組大耳窿借錢,大耳窿要求先借1000新元(約3002令吉)給受害者以測試其“信用”,後再決定是否借更多,受害者後發現情況不對勁,於是停止向這些大耳窿借錢並報警。”

受害者蘇佩珊隨後指出,在停止向這些所謂的“借貸公司”借錢和報警後,大耳窿疑三番四次打電話騷擾她和其家人,甚至僱用跑腿於凌晨時分來到其位於八打靈再也住家潑紅漆貼大字報,最後更反鎖住家大門放火燒屋。

蘇佩珊還說,這些大耳窿事後還得意地將潑漆和放火視頻傳給她,揚言若再不還錢就不止放火燒屋如此簡單。

她說,這些大耳窿揚言要請一些“有勢力”的人來處理這件事,甚至還說要買兇殺人。

“我並沒有要逃避不還錢,但是對方三番四次以各種理由推脫不肯出來面談當面拿錢,現在卻反說我欠錢不還。”



阿窿撥電新國幼稚園 尋人討錢

受害者蘇佩珊透露,這群放火燒屋子和潑漆的大耳窿追債行徑猖狂,甚至打電話到新加坡向其任教的幼稚園尋人討錢。

蘇佩珊說,在得知所任職的幼稚園被大耳窿騷擾,為避免連累幼稚園,她無奈只能選擇辭職從新加坡回到大馬。

她說,在發現被大耳窿騷擾追債後已第一時間向新加坡警方報警,惟新加坡警方卻說,由於案發地點是在大馬,因此勸請先放下手上工作回到大馬報案,和處理相關事務。

“後來回到大馬報案,警方也已開檔調查,但直到現在調查沒有下文,家人只好在住家大門裝閉路電視每晚輪流守門,以防這些大耳窿再回來鬧事。”

受害者蘇佩珊父親蘇金財隨後也說,其女兒和家人有誠意與大耳窿協商還款,但這些所謂的大耳窿多次避而不見,只要求將款項匯入銀行戶頭。

“我們擔心把錢匯入銀行戶頭後對方又聲稱沒收到錢,所以堅持面對面給錢,但對方堅持不露面,還以各種猖狂方式追債,這讓我家人人身安全深受威脅。”

蘇佩珊(中)召開記者會,控訴大耳窿猖狂追債行徑。左2起為蘇佩珊父親蘇金財、游佳豪,以及蘇佩珊哥哥蘇進安。
蘇佩珊(中)召開記者會,控訴大耳窿猖狂追債行徑。左2起為蘇佩珊父親蘇金財、游佳豪,以及蘇佩珊哥哥蘇進安。
其中一名潑漆和放火燒屋的大耳窿。
其中一名潑漆和放火燒屋的大耳窿。
閉路電視畫面清楚拍到大耳窿帶着汽油和紅漆前往受害者家中鬧事,一名跑腿更帶上口罩和鴨舌帽以防被拍到樣貌。
閉路電視畫面清楚拍到大耳窿帶着汽油和紅漆前往受害者家中鬧事,一名跑腿更帶上口罩和鴨舌帽以防被拍到樣貌。
大耳窿前往受害者家中鬧事後,還寫下字條揚言若再不還錢,就會把事情鬧大。
大耳窿前往受害者家中鬧事後,還寫下字條揚言若再不還錢,就會把事情鬧大。
大耳窿前往受害者家中放火燒屋子不止,還帶來紅漆潑向住家大門。
大耳窿前往受害者家中放火燒屋子不止,還帶來紅漆潑向住家大門。
大耳窿前往受害者家中放火燒屋子不止,還帶來紅漆潑向住家大門。
大耳窿前往受害者家中放火燒屋子不止,還帶來紅漆潑向住家大門。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是否贊成吉隆坡國際機場(KLIA)易名為雪州國際機場(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