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漆、反锁家门、放火烧屋 2匿名人士悬赏缉凶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泼漆、反锁家门、放火烧屋 2匿名人士悬赏缉凶

(吉隆坡22日讯)八打灵再也日前发生大耳窿凌晨上门追债,泼漆还反锁欠债者家门放火烧屋全程被闭路电视拍下,行动党直辖区投诉局主任游佳豪透露,目前已有2名匿名人士愿悬赏缉凶,将这些挑战我国法律的大耳窿缉拿归案。



游佳豪今日陪同大耳窿放火烧屋案受害者苏佩珊(27岁)召开记者会时说,受害者是一名在新加坡任职幼教老师的大马公民,受害者是于本月初欲借贷投资朋友研发的手机应用程式,于是便在网上找到2家“借贷公司”借钱。



(本报林彩欣、李志强摄)


他说,受害者一开始向第一组大耳窿借钱时,因手续等问题最后没有借成,惟大耳窿却反咬一口向受害者声称对方已欠下高达3500新元(约1万507令吉)的债务,并要求立即还钱。

“再到后来向第二组大耳窿借钱,大耳窿要求先借1000新元(约3002令吉)给受害者以测试其“信用”,后再决定是否借更多,受害者后发现情况不对劲,于是停止向这些大耳窿借钱并报警。”

受害者苏佩珊随后指出,在停止向这些所谓的“借贷公司”借钱和报警后,大耳窿疑三番四次打电话骚扰她和其家人,甚至雇用跑腿于凌晨时分来到其位于八打灵再也住家泼红漆贴大字报,最后更反锁住家大门放火烧屋。

苏佩珊还说,这些大耳窿事后还得意地将泼漆和放火视频传给她,扬言若再不还钱就不止放火烧屋如此简单。

她说,这些大耳窿扬言要请一些“有势力”的人来处理这件事,甚至还说要买凶杀人。

“我并没有要逃避不还钱,但是对方三番四次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肯出来面谈当面拿钱,现在却反说我欠钱不还。”



阿窿拨电新国幼稚园 寻人讨钱

受害者苏佩珊透露,这群放火烧屋子和泼漆的大耳窿追债行径猖狂,甚至打电话到新加坡向其任教的幼稚园寻人讨钱。

苏佩珊说,在得知所任职的幼稚园被大耳窿骚扰,为避免连累幼稚园,她无奈只能选择辞职从新加坡回到大马。

她说,在发现被大耳窿骚扰追债后已第一时间向新加坡警方报警,惟新加坡警方却说,由于案发地点是在大马,因此劝请先放下手上工作回到大马报案,和处理相关事务。

“后来回到大马报案,警方也已开档调查,但直到现在调查没有下文,家人只好在住家大门装闭路电视每晚轮流守门,以防这些大耳窿再回来闹事。”

受害者苏佩珊父亲苏金财随后也说,其女儿和家人有诚意与大耳窿协商还款,但这些所谓的大耳窿多次避而不见,只要求将款项汇入银行户头。

“我们担心把钱汇入银行户头后对方又声称没收到钱,所以坚持面对面给钱,但对方坚持不露面,还以各种猖狂方式追债,这让我家人人身安全深受威胁。”

苏佩珊(中)召开记者会,控诉大耳窿猖狂追债行径。左2起为苏佩珊父亲苏金财、游佳豪,以及苏佩珊哥哥苏进安。
苏佩珊(中)召开记者会,控诉大耳窿猖狂追债行径。左2起为苏佩珊父亲苏金财、游佳豪,以及苏佩珊哥哥苏进安。
其中一名泼漆和放火烧屋的大耳窿。
其中一名泼漆和放火烧屋的大耳窿。
闭路电视画面清楚拍到大耳窿带着汽油和红漆前往受害者家中闹事,一名跑腿更带上口罩和鸭舌帽以防被拍到样貌。
闭路电视画面清楚拍到大耳窿带着汽油和红漆前往受害者家中闹事,一名跑腿更带上口罩和鸭舌帽以防被拍到样貌。
大耳窿前往受害者家中闹事后,还写下字条扬言若再不还钱,就会把事情闹大。
大耳窿前往受害者家中闹事后,还写下字条扬言若再不还钱,就会把事情闹大。
大耳窿前往受害者家中放火烧屋子不止,还带来红漆泼向住家大门。
大耳窿前往受害者家中放火烧屋子不止,还带来红漆泼向住家大门。
大耳窿前往受害者家中放火烧屋子不止,还带来红漆泼向住家大门。
大耳窿前往受害者家中放火烧屋子不止,还带来红漆泼向住家大门。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如果市场上有电召摩哆服务,你会使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