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他的命,我也不在乎! " 伤心妈妈要阿窿向儿讨债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要他的命,我也不在乎! ” 伤心妈妈要阿窿向儿讨债

(吉隆坡27日讯) “大耳窿要了他的命,我也不在乎,因为他一次又一次的伤了妈妈的心。”



一名青年向大耳窿借钱后失去踪影,连累单亲妈妈及家人接获大耳窿死亡恐吓、电话骚扰和收到冥纸,安全受到威胁。

其母亲天天担惊受怕,要求大耳窿,要追债就找她儿子,别再干扰她。


张天赐(右)促请大耳窿向欠债者追讨债款,勿骚扰李女士。
张天赐(右)促请大耳窿向欠债者追讨债款,勿骚扰李女士。

单亲妈妈李女士(56岁),不堪大耳窿通使用各种方式威逼她为幼子还债,今日在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陈述自己的经历。

育有3名儿子的李女士指出,幼子曾于2010年因在网上非法赌博而向大耳窿借钱,当时她为儿子偿还了2组大耳窿共45万令吉债款,但儿子在今年1月以经营餐馆为由,再次向大耳窿借钱,该餐馆已于今年10月关闭。

她说,儿子要求她拿15万令吉偿还大耳窿债务,她以15万令吉的支票给儿子还债。

她指出,但今年10月尾,一名自称“伟杰”的大耳窿,要求她为儿子偿还包括利息的15万令吉债款;而其儿子自11月8日离家后,行踪成谜。

“我已没有能力为儿子还债,大耳窿应该向借债人追讨欠款,并非向我或无辜的家人讨钱;大耳窿借钱给儿子时,并未获得我允许就借钱,大耳窿应向儿子追债,不是我或家人,且我也不是担保人。”

大耳窿扬言送子弹

她透露,大耳窿追债未遂,就在面子书上公布她与家人欠债不还及上载照片,甚至她的前雇主也被连累遭殃。

李女士指出,她不断接到大耳窿的电话骚扰、收到冥纸,对方甚至扬言送她子弹,她已向警方报案。

她说,本身无职业,也寻找着儿子下落,以了解到底向大耳窿借了多少钱。

“我已向家人声明,勿再让这名儿子回家,甚至大耳窿要了他的命,我也不在乎,因为他一次又一次的伤了妈妈的心。”

摄影:杨美玲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地方政府禁止飲食業者在路邊、泊車格擺放桌椅嗎?